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双首领】Cause it's us 02

*现代无异能 AU

*执行官福泽谕吉×军需官森鸥外

*OOC有 BUG有



有时候福泽会想,通讯器那头的森鸥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福泽和同僚们的交流不多,但却也知道军需官中不乏出乎意料的有趣之人。

有的军需官是虔诚的基督徒,热衷于在执行者从狙击镜中瞄准目标时在耳机那头高唱哈利路亚。

“妈的搞得老子每次扣扳机的时候都忍不住接一句Amen,简直像一个变态,艹!”那人怒骂着,重重把啤酒杯拍在吧台桌上,刺青手腕上的十字架跟着是一通乱晃。

当然如果遇到十分慎重的军需官,那么你也许会在任务前的某个晚上,惊喜地在邮箱里看到从天而降的计划书压缩包,附件下方1G的大小提示足以让人多眨两次眼睛。

“你知不知道我看文档的时候发现撤退路线的顺序从A排到H!我他妈差点把鼠标直接摔地上!”

午夜将至,褪下火药味和杀意的执行官们坐在不起眼的居酒屋里,享受难得的清闲。啤酒冒出的气泡一个接一个平稳上浮,然后破裂。天妇罗的香气在白色的蒸汽间萦绕,粉红的三文鱼刺身滑入醋与芥末的混合物,疲惫的舌尖会是它们最后的归宿。


福泽穿着亚麻浴衣坐在居酒屋的最里侧,他一语不发地聆听着同僚们的叨念和吐槽,目光跟随着筷子专注在面前的鳗鱼盖饭上。

“嗨福泽君,有了军需官感觉怎么样?”菲茨杰拉德终止了他们之间的讨论,看向福泽。

福泽咽下最后一块鳗鱼,酱汁偏甜,老板今天一定又放多了糖。

“还好。”他回答的凌磨两可。

“说起来,福泽君的军需官是医生吧,”福泽注意到菲茨杰拉德说的是森鸥外的代号,“真的是还好吗?”

“阁下认识森鸥外?”福泽放下筷子,抬头看向菲茨杰拉德。

“啊,以前合作过一次,虽然不是作为军需官是执行官,”菲茨杰拉德往嘴里塞了一筷子凉拌海草,“怎么说好呢,不是特别愉快的经历。”

福泽有些意外,“他以前不是军需官?”

菲茨杰拉德含含糊糊地说:“不是,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他在组织里到底算是哪边的。”

“什么意思?”

“他最早是组织里的医生,技术一流,救活过不少被其他医生判了死刑的人,”菲茨杰拉德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声,“当然,也弄死过不少人。”

“后来好像出国消失了一段时间,回来后开始当执行官,不知道怎么又跑去做你的军需官了。”

“不过森鸥外确实是个厉害的人啊,”菲茨杰拉德笑了笑,“看起来总是笑嘻嘻的,下手倒是意外的狠辣,脑子又聪明,一不小心就被他当做了枪使。”

“嗯?菲茨杰拉德你不会想说上次抢了你人头的就是那个森鸥外吧?”旁边的约翰突然反应过来。

“是啊就是他,”菲茨杰拉德摊摊手,大方地承认下来,“辛辛苦苦打了半天小兵,杀到最后发现他把我当做诱饵,目标早就被干掉了。真是的,多少年没给别人做过嫁衣了。”

周围人听到菲茨杰拉德的自嘲毫不客气的发出大笑,于是话题又被顺利转移到了那些坑爹坑自己人的队友上。


喧嚣中,福泽陷入了沉思。在那次任务之后,他和森鸥外又合作了几次,都是不痛不痒的小任务,套路相似的宛如出自同一套模板,从开头到收尾毫无惊喜。这样的任务福泽做的多了,让他有时候也会产生一种自己其实是个每天打卡的上班族的错觉。

至于森鸥外,福泽最开始原本将他定义为一个有极大控制欲的疯子,之后他发现自己想的有些太过简单了。

福泽试图归纳森鸥外的行事风格,最终却只能无奈地用奇诡二字来盖章。有时候森鸥外会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然后突然开口只是为了纠正台上政客糟糕的意大利发音;有时候他会兴致勃勃地给福泽介绍伏特加的酿造工艺,然后在谈及酿造的细节间极为自然的插入警告“你身后拐角有三个保安要经过了。”

于是福泽意识到森鸥外对于任务是一种毫无章法的随性所欲,而在那些荒诞之下,却是如手术刀般锋利的决断。

他依然会在不动声色间提出充满个人风格的建议,然后在福泽一无所知时作出决定。

虽然事实早已证明,他提出的所有提议,即便是最荒谬的存在,从结果而言依然是最完美的。然而福泽对于森鸥外依然有着莫名的抗拒,那种阴冷的风格,冰冷的就仿佛是死神的注视。


短信的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福泽打开锁屏,森鸥外的短信跳出来:

“找到他了,出来加班吗福泽阁下?”

下面是一张模糊不清的照片,短发的男人站在半开的窗帘后,一头金发很是醒目。

福泽放下筷子,在走出居酒屋前,他按下了回复键:

“。”


福泽找那个叫做良秀的人有一阵子了。

良秀原本是组织里的一个工程师,直到半年前,他被人发下私下里拷贝组织中的机密数据拿到黑市上售卖,自此消失在了众人眼中。

福泽带上通讯器,“怎么样?”

森鸥外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像是一边说话一边在咀嚼着东西,“还呆在酒店的房间里,看样子他约了意大利那边的人交易数据,唉同行竞争还真是可怕。”

“地址发给你了,顺便如果没有弄错,他应该是把数据放在了酒店地下室的保险柜里。”

“他用酒店的保险柜?”福泽想,太不谨慎了。

“附带有六个保镖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守在地下室门口,啊,说起来因为意大利那边是副社长亲自过来谈生意的缘故,酒店里多了,我数数……”

“哈,十三个意大利黑手党打手。不错,我喜欢这个数字。”森鸥外满足地打了个饱嗝,福泽非常确定自己听到了对方拍桌子的声响。

“人在哪?”福泽把话题拉回正轨,“还有,认真点别吃东西!”

“喂我这是晚饭好吗?阁下都在吃夜宵了我才好不容易补上晚饭,太过分了!”森鸥外说,“黑手党的家伙在顶层总统套房,良秀在十一层的商务间。他们约在十一点的时候在良秀房间见面……直接去地下室孤狼!一定要在他们交易前拿到存数据的硬盘,不然就拿不回来了!”森鸥外说到最后语速飞快,气息却稳的波澜不惊。

福泽瞄了眼手表,还有二十五分钟,要快点了。他猛地踩下油门,“保险箱的密码你搞到了?”

“还没有,”森鸥外回答,“不过,马上就有。”

“对了,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不过在阁下到达保险箱之前可以暂时不要联系吗?我有一些事情……嗯需要去处理下。”

虽然福泽从未寄托于从森鸥外口中听到歉意的存在,然而这句话光是内容就足以让福泽光火,不过这几次合作他也习惯了森鸥外的语焉不详,所以福泽干脆地撂了句:“自便。”


地下室前的守卫没有给福泽造成太多的麻烦,如果不是为了赶时间福泽大概连手臂上的擦伤都不会有。

推开地下室的门,福泽一眼就看到了镶嵌在墙体中的保险箱,半面墙大小的箱门让他忍不住呼了口气。

“我到了。”

“阁下的速度比我想的要快啊,等等我这马上好。”福泽听到通讯器的那天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然后是森鸥外冰冷且带着蛊惑的声音。

“六位数的密码,开头是一,那接下来的五位呢?”森鸥外的声音比福泽听到的任何时候都冷,他忽然明白森鸥外在和谁说话了。那双猩红的眼睛又出现在了福泽的脑海,即便是隔着虚无的电流,对方话语中的的杀意和冷冽依旧一丝不漏地传递到福泽耳中,他不由按紧了通讯器。

“五八……六三一”男人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恍惚,就像是在恶魔蛊惑下,不由自主地出卖灵魂。

森鸥外轻笑:“感谢你的诚实。”一声撞击的闷响,福泽听到了重物落地的声音。

“吐真剂?”福泽依次转动保险箱的旋钮,想到那个总是坐在后方的男人此时离自己不过百米,他突然感觉有些许的微妙,“军需官竟然亲临第一线,你还真是……”随心所欲。

“时间紧迫,请不要在意这点小事,”通讯器那天传来不紧不慢的脚本声,接着他就听到森鸥外补充了一句,“对了,这件事情不要和与谢野小姐说,被知道了是会被轰出军需部的。”

福泽想起同僚的森鸥外过去的描述,询问的冲动瞬间涌了上来,然而话到嘴边又被他生生咽了下去。

不是问这种问题的时候,福泽对自己说。

“要送你一程吗?”拿到硬盘的福泽问森鸥外。

“那就有劳了,”最后一个音节只落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下一秒,密集的枪声砸向福泽的鼓膜。

福泽瞬间站住脚步,一个快速转身冲向电梯,“意大利的那些人?”

“是。”森鸥外的气息有些不稳,“麻烦了,他们这是想新帐旧账一起算。”

“他们和你以前认识?”福泽一惊。

“三年前在欧洲拍卖场上截了他们一块粉钻原石,撤退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看到了脸。”背景中是枪声凌乱,然而从森鸥外的话中福泽却愣是听出了一种气定神闲。

“你知道他们认识你的脸还跑过来?!”

“一群杂兵而已。”森鸥外还在笑。

福泽差点气的一拳砸在墙上。

“阁下不用上来了,这边我能解决,”即使没有监视器的帮助森鸥外似乎也能毫不费力地知道福泽在做什么,“请把车开到酒店后面的马路上,我三分钟后下来。”

福泽看了眼电梯上方的提示,数字已经从十五跳到了三。通讯器中的枪手没有减缓的迹象,透过纷杂的脚步声,福泽隐隐可以听到意大利人短促的惨叫和气急败坏的咒骂。

福泽深深看了眼电梯的提示灯,转身奔出酒店大门。


车轮摩擦着地面发出一声尖锐的嘶鸣,福泽一手把住方向盘,另一手握紧装满子弹的手枪。他看向右手边紧闭的大门,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放在方向盘上的左手正在一点点攒紧。

他在等大门打开的声音。

玻璃破碎的爆响就在这时划破空气,福泽只见细碎的晶体洒落一地,然后一个漆黑的影子从天而降。黑发的男人踉跄着单膝跪地稳住身子,接着一刻不停起身向福泽奔去。

福泽迅速打开车门,接住了一头撞进来的男人。车门在他身后被砰一声关上,血腥味瞬间在狭小的空间里弥漫开来,混乱的呼吸声中仿佛还有冷冽的杀意没有消退干净。福泽还没来得及扶住男人前倾的上身就见他抬起了头,沾满灰尘和血迹的脸说不出的狼狈,只是嘴角的笑意看上去锋利的却宛如刚刚淬火而出。

福泽手顿住了,就在这一晃神间,猩红的双眼已直直映入他的脑海。

“嗨,孤狼。”


TBC

碎碎念:这一章真是……写的一言难尽(总感觉OOC出了天际啊!!)(突然痛哭)

#还是求评#笔芯#



评论 ( 12 )
热度 ( 65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