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双首领】Cause it's us 03

*现代无异能 AU

*执行官福泽谕吉×军需官森鸥外

*OOC有 BUG有


森鸥外的笑意刚在嘴角成型,福泽的手就按住他的头顶,迅速往下一压。同时他平举左手,对着窗外连扣扳机,三发子弹正正送入追踪者的胸口。

“坐稳。”福泽将油门一踩到底,目光透过后视镜看向后方穷追不舍的追兵。子弹击中钢板的声音接二连三袭来,噼里啪啦的声响每一下都像是在心口重重砸上一拳。福泽忍不住在心底啧了一声,该死,都是大口径手枪。

乘着枪声暂时减缓的数秒,福泽手臂伸出窗外,看也不看,又是几枪连射。看到大部分的追兵倒地,福泽一把将方向盘打死,汽车呼啸着拐弯冲上主干道,密集的枪声瞬间被甩在了身后,周围一下安静了。

副驾驶的森鸥外发出如释重负的嘘声,“枪法了得,福泽阁下。”

福泽用余光看了森鸥外一眼,对方的脸上一直挂着意味不明的浅笑,只是脸色苍白的让人一眼就看出是失血过多。往下一瞥,森鸥外的右手正牢牢按住腹部,手指缝隙的暗红还在缓慢流动。

“去医院还撑得住吗?”福泽说着,脚上油门又往下压了几分。

“组织的医院太远了,嘶——介意我去你家吗?”森鸥外注意到福泽紧锁眉头看向自己的腹部,稍微有些无力地抬起手摆了摆,“擦伤,包一下就好。”

福泽于是不再坚持,驾驶汽车开向自己的公寓。

夜晚空旷的道路帮了大忙,福泽一路猛踩油门,终于只花了平时二分之一的时间到达公寓楼下。

“到了。”福泽刚把森鸥外那侧的门打开,对方就脱力般向他倒了下来,福泽赶紧将他扶住,“喂,撑着点。”

“抱歉,”森鸥外的头靠在福泽的肩膀上,声音含糊不清,“失血的速度好像比我预期的快了点……”

福泽眼皮一跳,架起森鸥外的胳膊把他抱出副驾驶座。森鸥外察觉出福泽的想法,他弯曲手肘,试图做一个婉拒的动作,结果被福泽一句话直接压了下去。

“别动!”

森鸥外于是难得安分下来,任凭福泽把他半拖半抱地带上楼。


福泽连带回来的硬盘都来不及放好,就先把森鸥外在沙发上放下。他打开医药箱,幸好,虽然许久不用但东西倒也齐全。

森鸥外听到了福泽折回的脚步,他努力抬起垂下一半的眼帘,“所以,这算是初次见面吗,福泽阁下。”他露出一个说得上凉薄的笑,可惜因为失血多少显得有些脆弱。

“你在监控器里不是见过我很多次了。”森鸥外的风衣已经被脱下搭在一旁,福泽半低着头,飞快解开他染红一半的衬衣。足有十厘米长的伤口一下暴露在了空气中,苍白的肤色下,深红的伤口分外狰狞。布料离开伤口的瞬间森鸥外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他的左手倏地抓住沙发靠背,指节因用力过大而开始泛白。

福泽只一眼就看出那是一个刀伤,即便被凝结的血块掩盖了大半,他还是从伤口平直的线条中看到了刀锋的快和利。福泽没有发现自己的眉头已经快凝成了疙瘩,他一言不发地从药箱里拿起碘伏,开始清理伤口。

“还有其他受伤的地方吗?”清理完伤口,福泽扯开绑带开始止血包扎。

“背后的淤青算吗?”刀伤的刺痛感压迫着大脑,然而森鸥外依然有心情对福泽随口调笑。福泽听了,握住绷带冷不丁就是用力一拉,毫不意外换来了森鸥外狼狈的抽气声。

“我开玩笑的,阁下别在意,”说话间,森鸥外微微撑起上半身,好让福泽缠绑带的手能够到自己腰后,“本来应该连刀伤都不会有,谁想到意大利的那群家伙安排了人偷袭……真不像他们的风格。”

福泽对森鸥外的抱怨只是点点头,“一个问题,为什么要亲自过去。”

福泽的问题并没有让森鸥外感到意外,他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脸上的表情漫不经心,“时间紧急,我总不能让你一边从良秀嘴巴里凿密码,一边让你去和几个大块头武斗吧?”

“……”福泽无言,“那为什么事先不说。”

“会被阁下阻止的,不是吗?”森鸥外耸耸肩,“想必如果我提前说明,阁下一定会非常强硬的要求我呆在后方,虽然没什么用就对了。”

“除了给福泽阁下徒增困扰,我看不出还有什么其他意义,既然如此,不如我们直接跳过吧。”森鸥外注视着福泽看向自己的双眼,一字一句回答道。

福泽一晒,“你以前不是军需官。”处理森鸥外的伤口时福泽就注意到了,即使得到了很好的处理,对方的胸口和腰腹依然可以看到被重伤后留下的疤痕,“听说你以前做过执行官?”

“也不算,只是有一阵你们执行部缺人,我过来搭把手。”森鸥外说。

“搭把手?”福泽满脸狐疑地看了他一眼。

“开玩笑的,”森鸥外笑出声,“只是你们部长开出了一个非常好的价格,我实在是没有理由拒绝。”

福泽冷哼一声,这才是森鸥外的风格。

“话说回来,没想到福泽阁下对我的过去那么关心。”森鸥外低低笑着,“真是诚惶诚恐。”

“不想说就不必说了,”福泽头也不抬,“一时好奇而已。”

“没关系,想听我就说好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森鸥外的坦然让福泽有些意外,他不由慢下了手中的动作。

“我以前在北海道那边当地下医生,后来遇上了一些麻烦的事情,就不做了。”森鸥外说话的时候懒洋洋的,数分钟前的杀意早已消失的干干净净,仿若这幅把一切都不放在眼里的模样才是他的本来面目。

“组织的老大欠过我人情,我没地方去,就在这的医疗部挂了个名。不过偶尔还是会去抢一下别的部门的饭碗,说起来,我似乎已经在阁下几位执行部同僚的黑名单上了。”

“看出来了。”福泽淡淡地说。能从意大利那群人手下几乎毫发无损地逃脱,森鸥外的能力或许比执行部三分之二的人都要强,至于以前都是在做地下医生……哪个地下医生那么能打,想来话里也就一半能信。

绑带绕完最后一圈,福泽在末尾打上一个结,“所以,你怎么想到要跑来当军需官了?”

“就这一次,和与谢野部长强行要的,”森鸥外笑了笑,“孤狼福泽谕吉终于同意找军需官,这个机会就算要把整个军需部掀个底朝天我也不会放过。”

森鸥外的语气平静,声线甚至没有一丝的波动,这句话的内容本应带来怒涛激流,然而在森鸥外的口中,却平淡的好似只是在谈论今日晚餐的内容。

然而福泽还是从中听出了潜藏的狠戾,与其说那是行走灰色地带所沾染的戾气,倒不如说更接近黑色世界的阴冷。他一时恍然,竟没有意识到其中和自己相关的部分。等福泽反应过来,森鸥外已经坐直了身。

“已经好了吗?真是麻烦阁下了,”森鸥外向福泽凑近了点,“那么,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收留我一晚吗福泽阁下?”

福泽不易察觉地轻叹,他当然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送客,“我去给你铺被褥,榻榻米睡的习惯吧?”

“没事没事,我不挑地方。”森鸥外说,“对了,那个硬盘阁下准备什么时候送回总部?”

“那边没急着要,等过两天我写完报告再一起送回去。”福泽从沙发上起身,拿起药箱向房间走去,“你先呆着,冰箱里有喝的,想喝什么随便拿。”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了什么,顿住脚步回头对已经站在冰箱前的森鸥外说,“伤员别喝啤酒!”

“哈?!”森鸥外的嘴角耷拉下来,脸上瞬间一片愁云惨淡。

“别这样啊福泽阁下!”


TBC


评论
热度 ( 46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