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成活


  • 只是一篇流水账


  • 死神视角


  • ooc有





嗨你好,我是死神。


哦没错,就是你们说的那种成天飘来飘去收割灵魂,带走生命的那种。


不过我可没有浑身上下罩着黑袍子,自从我第一天上岗穿了一天结果起了满身痱子之后那玩意就被我扔厨房当抹布使了。别说,还挺好用的。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不过我们死神的工作也是有分区域负责的。你问为什么?拜托,满世界跑会累出工伤的。连天使都分教堂了为啥我们不能分区域收割灵魂?这是职业歧视你懂吗!


我工作的地方是一个叫横滨的城市。总体环境不错,除了我对海风过敏这点外。


如果工作久了,你就会知道在一个城市里那些群体是最容易接触到死人的。掌握规律之后你就可以没事干的时候多在那群人周围晃悠,方便第一时间带走灵魂,减少路上奔波时间。比如我就知道,东京的死神就直接赖上了一个小学生,一周带走五人毫无压力。


至于横滨……那当然是港口黑手党啦。


一个月里的火拼大大小小加起来也有那么十多次,简直承包了我三分之一的工作量,勘称黑社会的业界良心。


嘛虽然大部分时候他们都是重伤又被拉回去的。


港口黑手党里的人其实还蛮有趣的。比如他们的老大是个萝莉控就出乎我意外(才没有反差萌!)还有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两个人,每天看他们互相嘲讽打嘴炮我能多吃两碗饭(应该不会长胖吧)。




接着有一天,太宰治带回了一个孩子。


那个孩子是被太宰治从贫民窟捡回来的。刚来的时候瘦瘦小小的一只,总让我联想到被抛弃的小野猫。


不过那个孩子的眼睛很漂亮,跟玻璃球似的,我可以在里面看到大片大片的星星。


对了,那个孩子叫做芥川龙之介。很棒的名字不是吗?


芥川龙之介看起来是一个相当没安全感的人,在刚来的那段时间里他甚至不会离开太宰治超过一米,有时候太宰治去出任务,那孩子就会一脸失魂落魄地呆在一个地方动也不动,直到太宰治回来才恢复正常。到后来太宰治看他那个样子,干脆直接让芥川睡在了自己的房间。嗯你说是不是在一张床上?我怎么知道我是死神又不是偷窥狂!!


又这样过了好一阵子,太宰治开始把芥川往训练场里丢了。


那真的是一段无法形容的日子。我第一次看到太宰治那副笑嘻嘻皮囊下不加掩饰的冰冷。


太宰治对芥川龙之介的每一次训练都毫不手软,几乎招招见血。挥出的拳头永远伴随着冷冰冰的嘲讽,有好几次看着昏死过去的少年我都在怀疑太宰治是不是要把芥川弄死在训练场上才罢休。


与此同时,芥川龙之介的身上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悄然发生着变化,但我一直说不上来是什么,直到他第一次任务的到来。


芥川的第一次任务简直就是一场灾难。情报的错误导致日后被称作港口黑手党看门犬的少年在初出茅庐之时便被迫面对二十个雇佣兵和一个异能者老手。


漆黑的罗生门在空旷的仓库中如同喋血的群妖疯狂地切割着一切实体,他从一开始就毫无保留,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一次又一次硬撑着发动罗生门。


我蹲在房梁上,一滴血飞溅到了脸上。


是芥川的血。好烫。


等到战斗结束的时候,我看到得到消息的太宰治冲进了大门。


原本半跪在地上芥川强撑着站了起来,嘴唇翕动。


“我的任务完成的如何太宰先生?”


黑曜石的眼睛深处有火舌在疯狂摇曳,不甘、偏执、期冀,无数种情绪缠绕着印于芥川瞳孔之中的男人的影子。


我太熟悉那种眼神了。每次路过刀山火海,那些注定要在地狱中呆到世界末日的亡灵看向上方人间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


我好像明白了,为什么我明明已经听到了芥川灵魂将要脱离躯壳的沙沙声,他还是从我手里逃走。


真是有趣,人类的执念。




那次事件之后,我跟在芥川旁边的时间也越发多了起来。


杀伐果决,心如寒铁。充斥着腐烂和血腥气味的词语在一点一滴侵蚀芥川的骨骼,少年的眼神由热到冷,罗生门的名号在横屏出现的也越来越频繁,然而那个名叫“太宰治”的执念却没有褪色半分。虽然芥川早已不会想以前那样一直跟在太宰治身后,但是一旦太宰治出现在视线中,芥川的眼中也就只容得下太宰治了。


其实我倒是可以理解芥川。他将得到太宰治的认可视为最大的目标,为此他甚至不惜以生命为赌注。可惜,以执念为生的人,注定也将因此而死。


早晚而已。




时间就这样走了下去,直到有一天我带走了一个叫织田作男人的灵魂。


太宰治走了。


中原中也告诉芥川这个消息的时候, 刚结束任务的他还浑身上下都是血。听到这个消息,我反射性地看向黑衣的少年。


没有愤怒,没有崩溃。芥川龙之介以极度反常的镇静姿态谢过了告知消息的前辈,转头继续走向医务室。我飘到芥川的面前,小心翼翼地看向他的眼睛。


一片死寂。


片刻之后,一粒火星从灰烬里翻了上来。




太宰治离开港口黑手党后,芥川的生活规律的可以。


接接任务,泡泡训练场,没事的时候一个人去找找太宰治。


年纪轻轻日子过得就像一个苦行僧,连中原中也都知道泡居酒屋,他芥川龙之介除了太宰治就不知道别的东西了吗?找点兴趣爱好也好啊!


我都替他着急。




又过了那么几年,太宰治总归是出现了。以武装侦探社成员的身份。


于是芥川就此和曾经的老师刀剑相向。


芥川和太宰治正面对上过好几次,每次都伴随着太宰治的冷嘲热讽败下阵来,无一例外。


我觉得太宰治委实是个有点口是心非的人,连我这个死神都看出芥川的实力在以可怕的速度增长,他太宰治却总是顶着一张轻蔑的脸对芥川说:“真是不成器。”


即使在最后一次的战斗中他被芥川打裂了三根肋骨。




然后,终究是到了那一天。我最后一次在活人的世界看到芥川龙之介。


可能没有谁会想到,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也会有被包围的一天。


二十多名异能者蜂拥而上,芥川抢在太宰之前向前一踏,罗生门暴起。


鲜血将天空染红又一滴滴往下落,新死的亡灵嘶吼着乱窜一遍遍体会阴阳远隔的残酷。


师徒二人联手,也不过是勉强取胜。


“芥川。”听到声音的芥川有些期冀地转头,就在这时,异变突起。


一个还没死透的异能者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发动了异能。


数百只飞箭铺天盖地呼啸而至,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罗生门发动。


黑色的镰刀迎头而上,或挡或斩地拦下了大部分的飞箭,除了最后一支。


一切就像是三流导演镜头下的慢动作。芥川扑向太宰治,在最后一刻挡下了那支箭。


用心脏。


我再一次听到了灵魂即将离开肉体的沙沙声,我知道,只一次他真的逃不回去了。


我看到太宰治跪在地上死死抱住芥川龙之介,往日妙语连珠的嘴此时却颤抖的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他把芥川紧紧抱在怀里,仿佛能以此阻挡身上温度的褪去。


“太宰先生……”芥川吃力地翕动着苍白的嘴唇。


“不用说了,”太宰治仿佛意识到芥川要说的话,他收紧抱着芥川的手臂,声音颤抖“是的,你已经变强了。”


“你一直做的都很好。”




流星于芥川龙之介的眼中滑落,我带走了他。





评论 ( 6 )
热度 ( 54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