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2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时间设定为敦刚刚加入侦探社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两人走出公寓楼时,深蓝色的幕布正在从地平线开始一点一点蚕食横滨的穹顶,西面的云层红的宛如要烧起来,而东方的天际已有群星降临。

太宰一出楼门便马不停蹄地拦下了一辆车。刚一坐上后座,敦就忍不住问太宰:“那个太宰先生,我们现在是要去哪里?”

太宰治一边翻看着手机上的案件资料,一边回答:“警局的停尸间。”

“什么!!!”人虎显然还没适应侦探社前辈的套路,大脑在一瞬间卡了壳,好不容易收拾回碎了一地板的理智,他又问道,“太宰先生是要去验尸么?”

太宰治啪的拍了下敦的脑袋:“想什么呢,我们是去那里堵人。”

敦眨眨眼:“谁啊?”

“那个干掉三个吸血鬼的家伙,”太宰冲敦笑了一下,“横滨的吸血鬼间有个约定俗成的规矩,无论什么原因,在杀掉同类之后要负责毁尸灭迹——至少不能让尸体落在人类手里,否则很容易被发现异常。”

“房东在开门前听到的噼啪声应该是魔法阵发动的声音,想来是那个笨蛋杀手在杀死三个倒霉鬼之后来不及处理房东就来了,因此无奈之下他只能抛下尸体先行撤退。”

“法医一旦开始尸检就会发现不对劲,所以停尸间是他最后的机会。”

说这话的时候,太宰治语气平缓而笃定,然而眼中却似乎有一股寒气慢慢泛了上来。有那么一个瞬间,敦突然产生了一个错觉,仿佛那张笑脸背后站着的不再是武装侦探社的成员而是一个活在杀戮中的吸血鬼。

而此时,太宰的眼神则在不知不觉中放远,像是飞鸟穿山而过,透过重重人海落在时空中某个虚无的交汇点上。

“罗生门呐……”轻不可闻的自语宛如一声叹息。


即使是在夜里,警察局也不乏忙碌的身影。

太宰治也算是警察局半个常客,毕竟武装侦探社和警察合作也是常有的事。在例行填了一张表格之后,警察就把他们放了进去。

停尸间在警局三楼,大约是正处饭点的缘故,整条走廊不见一个人影。

“嗯我看看,301、302、303……”太宰治嘴里念叨着门牌带着敦沿着走道向里走去,寻找停放吸血鬼尸体的停尸间。

“……311,哦到了。”太宰治的语气欢乐的甚至有些轻佻,不过敦倒也习惯了。只见太宰治的手握住把手,正要顺时针一拧——

异变突生。

伴随着震天动地的巨响,木门猛地向走廊方向爆开,破碎的木块四处飞溅。太宰躲闪不及,被巨大的冲击波拦腰拍飞到墙上,滚滚烟尘间一个披着斗篷的人影扑了出来,向走廊尽头的窗户飞奔而去。

敦冲上去扶住摔在地上的太宰治,“太宰先生!”

跌落在碎木块和玻璃渣间的太宰治喘着气摆手道:“先去拦住那只吸血鬼。”

敦一迟疑,还是重重点了点头,一扭头追着黑影冲去。

兔起鹘落间,黑影很快就奔到了窗户前面,他脚步不停挥手向虚空一劈,玻璃尽碎。接着他双手一撑,也不管所在的楼层离地至少十米,毫不犹豫地从窗户翻了出去。在他身后的中岛敦同样没有减速,原本属于人类的双脚在刹那间变化为强壮有力的白虎后肢,纵身一跃也跟着黑影跳了出去。

一黑一白两个人影相继落地。巨大的冲击力仿佛从两人身上消失,双脚落地的瞬间他们甚至连膝盖都没曲一下,就这么留下龟裂的地面以人类永远无法企及的速度一前一后开始新一轮的追逐。

警察局的周围都是狭隘的巷子,稍微胖一点的人都可能挤不进去。然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黑影依然快得几乎只留下一道残影,所经之处尘土飞扬。换了别人大概早就不知道被甩到哪里去了,可惜他遇到的是中岛敦。

人虎一族的天赋在此时表露无余,敦死死咬在黑影的身后,不但如此两人之间的距离甚至还在逐渐缩短。

黑影显然没有想到自己能被追上,慌乱间一时没注意竟然跑进了一个死胡同。

自知无路可逃的黑影终于停下脚步,他缓缓转过身。黑色的斗篷将他从头到尾罩住,宽大的兜帽下,一道冰冷的目光直直刺向停在三十步开外的中岛敦。

在魔法生物之间流传着一张最不能惹的十大危险生物榜单,下面的各族起起伏伏,唯独吸血鬼常年霸占前三,雷打不动。

极高的移动速度以及惊人的战斗力再加上对各种魔法甚至炼金术的熟练使用,这一切勘称神赐的天赋使得吸血鬼在大部分的魔法生物眼中都是需要敬畏的存在,即便有了条约的束缚吸血鬼不再随意对其他魔法生物动手,但流淌在血液中对力量的恐惧却是无法改变的,因此大部分生物看到他们还是会尽量选择绕道而行。

敦一边小心翼翼地控制和黑袍男人之间的距离一边竭力思索对策。这是他第一次正面对上吸血鬼,永不枯竭的血之河和白骨垒成的山丘铸成了关于这个神秘种族的传说的祭台,太过莽撞就算有人虎强大到变态的自愈能力傍身也有可能难逃一死。

“碍事的家伙。”就在敦还在思考的时候,伴随着沙哑的咒骂,陷入死角的男人突然毫无预兆地暴起。黑色的衣摆翻飞,形如毒蛇的黑烟自斗篷中澎涌而出,沿着男人扬起的手臂蜿蜒而上,在男人右手掌中,烟雾幻化出兵刃的形状。只见他反手一握,黑烟四散,银白的长刀已然在手。

接着,就像是记忆出现了断层,敦只觉得黑色的人影一闪,下一秒男人便已近在咫尺。

一道犀利的白光将敦的视野一分为二,人虎咬牙横臂在前,在刀刃触及皮肤的一瞬白虎前肢成型,仗着虎骨超强的硬度,敦硬生生扛下了这一刀。

见一击不成男人立即收手,同时左手往一直徘徊在身侧的黑烟中一抓,又一把长刀被瞬间握住。

见势不妙,敦双脚猛一蹬地借着冲力向后高高跃起,堪堪躲过自右方劈来的刀刃。

目标再次落空,男人却力道不收,就势一甩竟直接将长刀冲中岛敦掷去。少年正要躲避,却惊恐的发现飞在半空的长刀蓦然分解、重组,变化为无数箭矢向自己直扑而来。

人虎的瞳孔剧烈收缩。漆黑的夜幕下,箭头反射的白光清冷如月华。

来不及了。

知道躲不过的敦下意识双臂交叠,护住脑袋,就在这时,空气中一声裂帛传来,无数黑色利刃如神兵天降自中岛敦头顶呼啸而出,眨眼间就将飞在半空的箭矢尽数击落。在离敦十米开外的地方,黑袍男人的脸在黑色利刃出现一瞬间失去了血色,原本杀机重重的男人竟然在颤抖着后退,眼睛还死死盯着前方。

“什么——”敦刚想转头,就觉得腰部一紧,脚底腾空,眼前突然就天旋地转起来。几秒钟后,后背部传来一阵剧痛,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是被甩到了墙上。

“好好呆着别碍事。”冷冽的声音回荡在狭窄的空间,一个消瘦的声影慢慢从阴影中走了出来,黑色的风衣猎猎作响。

来者看起来不过二十上下,苍白的脸上散发出的毫无生机的寒意让人不由联想起极地常年不化的冰原。漆黑的眼眸透亮如宝石,然而眼底的狠戾却宛若地狱犬的獠牙,叫人无法前进半分。

年轻人对跌坐在地上的少年看也不看一眼,直直地从他面前走过。顺着拂过年轻人的晚风,敦嗅到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像是炼金阵中燃烧的水银又像是逆十字架上凝固的血迹,那是由纯粹力量构成的血腥味。心中有根弦被陡然拨动,敦突然意识到了来者的身份——

吸血鬼。

“夜深了,还是早点结束吧。”穿着风衣的年轻人抬眼看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退到墙角的男人,眼神平静的不像是在看一个染血的杀器倒像是在看一具冷却多时的尸体,“你逃不掉的。”

“不可能,你明明已经被我给……”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滑落,黑袍男人的声线开始颤抖。

年轻人发出一声不屑的嗤笑:“你说的是这个吗?”他摊开手,锈迹斑斑的长钉噼里啪啦掉了一地。“许德拉的诅咒能被用成这个样子,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废物。”

“闭嘴混蛋!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来自死亡的恐惧压垮了理智的最后一根稻草,对生的渴求冲刷过每一根神经,最终激起了拼杀勇气的巨浪。

黑袍男人咆哮着向年轻人冲去,毒蛇般的黑烟再次喷涌而出。

这次黑烟不再变换形态,而是汇聚成最原始的黑潮,铺天盖地地向年轻人袭去。高达十数米的黑潮在那么一刹那间遮蔽了夜空,接着如一泻千里的瀑布般对着男子迎头盖下。

而男子却是连脚步都没挪动半分,黑色风衣的下摆骤然升起,变换出一道漆黑的巨大盾牌,以无法撼动的姿态隔绝了黑潮的攻击。黑潮滚滚而来,毫无保留地疯狂拍击着盾面,然而盾牌却没有一丝颤抖的痕迹。就在黑潮只剩下最后一段,而盾牌还未移开之时,一道寒光闪过敦的眼角。

意识到是什么的他脱口而出:“当心!”

那是一把悬于空中的长矛,紧随着最后一波浪潮从盾牌的死角向年轻人刺去。而此时,年轻人的视线还被最后一缕黑烟阻隔,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

就在长矛即将冲破黑烟之际,年轻人突然动了。

黑色盾牌驻守原地,风衣却瞬间膨胀,狰狞的黑犬骤然窜出。恶犬张开大嘴向前猛扑,一口咬住长矛,接着上下颚一合——长矛瞬间被拦腰弄断,钢铁龟裂,随之化作黑烟散在了空中。

年轻人面无表情地看着黑袍男人,“到此为止了吗?”

黑袍男人低垂着头,一言不发,就在敦以为他已经放弃抵抗的时候,他的嘴角扭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

“太天真了。”

下一秒,原本被年轻人扔在地上的长钉陡然同时窜起,向着他的四肢射去。距离太近,年轻人甚至无法做出任何防御就被数根钉子狠狠刺中,鲜血瞬间淹没了钉子布满铁锈的表面。黑色的风衣下,数道青灰色的纹路以长钉为起点,开始迅速在年轻人皮肤上蔓延。

随着钉子击中目标,年轻人像是被打了一拳似得踉跄地后退了一两步,同时原本还在昂着脑袋的黑色野兽也随之消失,变回了最初的风衣形态。

“你要是不把这东西带过来我估计还真要死在你手上了,”黑袍男人从墙角走出来,脸上的恐惧已然散的干干净净,“听说你身为吸血鬼却从来只用异能不用魔法,那么想必你一定不知道许德拉的诅咒可不止能用一次。”

“你以为只要破了附在长钉上的咒语就可以了吗?只要媒介没有被破坏,许德拉的诅咒就能一直使用下去。”

“放弃吧,不管是异能还是魔法,只要被许德拉的诅咒钉住,就都不能用了。”

男人的脸孔浮现出难以抑制的疯狂,就在他还要说下去的时候,年轻人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

“角色死于话多,你没听说过这句话吗?”

“什么?”男人还准备开口嘲笑两句,突然发现了一丝异样。从年轻人被钉子射中到现在,他的表情就一直是淡淡的,甚至连眉毛都没皱一下。

男人虽然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但刹那间脑海中警铃大作,然而还不等他有什么反应,就觉得左边脖子上有什么温热的液体流了下来。他下意识的伸手一摸,再抬手时已是满手的血。

男人不可置信地看向年轻人,在他身后,黑色的野兽正露出獠牙。

“都说了没有用了。”男子说着掩嘴发出一阵咳嗽声。

“怎……怎么可能……”

“许德拉的诅咒是很有用,可惜它只对纯血吸血鬼起作用。可惜在下乃污浊之人不曾受到该隐垂青,不过是区区混血而已。”

血液带着生命在飞快流逝,男人再也无法说出什么,只是脱力般地重重靠在墙上,黑色的瞳仁逐渐涣散。

“弱者没有活下去的权利,更何况是叛徒。”黑色的野兽再次昂起头,开始准备最后的致命一击。

猩红的光芒就是在这时亮起的。

硕大的五芒星阵出乎所有人意料地出现在黑袍男人身后的墙壁上,边缘发出的红光映亮了整个胡同。年轻人眉头一皱,黑色的野兽如离弦的箭向前窜去,但是还是来不及了。一只苍白的手从五芒星阵中伸了出来,在黑犬的獠牙触碰到黑袍男人之前拉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拽了进去。红光一闪,五芒星阵带着黑袍男人消失了,他就这样从死神手上勉强捡回来一条命。


年轻人收回黑色的野兽,皱着眉头啧了一声,“难打的虫子。”

被遗忘在角落的敦扶着墙壁想要站起来:“那个……请问你是?”。

“鄙人芥川,”年轻人转身,居高临下地看着白发少年,“烦请阁下替我向太宰先生带句话——”

“我族的事情在下自会处理,还望他不要随便插手——”

“以及,芥川龙之介向他问好。”


评论
热度 ( 46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