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3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时间设定为敦刚刚加入侦探社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前篇 :01   02

——————————————————————————


敦找到太宰的时候,后者正坐在警局的医务室和值班护士谈天说地。也不知道他说了什么,端着托盘的护士笑得差点喘不上气,甚至走出医务室时脸上都还是没收起的笑意。

敦还没来得急打招呼,太宰就一眼看到了满身尘土的他,太宰挥挥手:“回来了敦君,有受伤吗?”

敦摇摇头,拜人虎强大的自愈能力所赐,在走回来的路上伤口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没有拦住那个人?”

“抱歉。”敦看上去有些失落,虽然在看了黑袍男人和年轻人的战斗之后他就明白将黑袍男人拦住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但一想到没有完成太宰先生的嘱托人虎少年依然有点不甘心。

他把追上黑袍男人之后的事大概说了一遍,包括后来出现的自称芥川的男子和他要自己带的那几句话。

“……嗯,差不多就是这样,他说完就消失了。”敦挠挠脑袋,“话说回来太宰先生,那个叫芥川的人他到底是……”

“按他自己的说法——”太宰治答道,“港口黑手党的看门犬。”

“黑、黑帮!?”

“嗯,黑帮。”太宰治站了起来,“港口黑手党是横滨最大的黑帮,同时也是最大的吸血鬼组织,里面有七成的成员拥有吸血鬼血统。虽然他们和我们最近签了停战协议不过还是不要靠他们太近比较好哦。”

“看样子是港口黑手党最近有吸血鬼叛逃了——啊,不用太惊讶这种事情时有发生的。”太宰治耸耸肩,安抚性地拍了拍中岛敦的肩膀,“显然这次追捕叛徒的任务是被芥川接下了,公寓楼里的三具尸体就是他的杰作。”

“啊对了敦君,那个最后出现把黑袍男人带走的红色法阵,你还记得它中间的图案吗?”太宰治突然问道。

敦愣了下:“我想想……嗯虽然站的远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不过似乎是一个互相环绕成两个圆环的双头蛇。”他双手比划了两下。

“双头蛇啊……”太宰治呢囔着,“那还真是有点棘手了。”

“嗯?太宰先生你说什么棘手?”

“没事,不用在意。”太宰治拍拍手,“走吧敦君,任务还没有结束。”

敦有些不安:“那太宰先生,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港口黑手党的内部事务,吸血鬼的字典里向来没有包容宽恕之类的词语,虽说这几年收敛了不少但依然无法掩盖他们锱铢必较的事实。在受到警告后还坚持插手,总感觉吸血鬼们大概不会善了。

“接下来就要分头行动了敦君,”太宰治说道,“说起来能请敦君帮忙查查这个东西吗?”说着递上了一张纸条。

敦接过纸条仔仔细细看了一遍,用力点点头:“嗯,交给我吧。但是太宰先生你现在是要去哪里呢?”

“我吗?我去见一个笨蛋学生,许久不见也是时候去打声招呼了。”太宰摆摆手走出房间,晃晃悠悠地消失在了阴影中。


走出警察局大门,太宰拐进了旁边一个僻静的巷子。他掏出手机,熟练地拨通了一个曾经打过无数次的电话。

“喂,森先生吗?”

电话那头的人似乎没有一丝惊讶:“哦是太宰君,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是想好要重新回来当干部了吗?”

“森先生想太多了,”太宰治淡淡道,“我只是来问问,那个东西……是被偷了吧。”

即使隔着电话也能明显感受到男人顿了下,“随便乱猜可不是个好习惯啊太宰君。”

“那个从芥川君手下逃走的家伙,用的法阵是黄金罗盘。”太宰靠在墙上,没有理会森鸥外,缓缓道,“据我所知,即使在高层,也只有三人会用这个阵法。”

“一个底层的小卒是不会使用,不,应该说是根本不会知道这种阵法,除非他看到了那个东西。”

森鸥外沉默半响,突然笑了:“太宰君还真是和从前一样敏锐呢。”

“对,那些家伙,他们盗走了‘赫尔墨斯之言’。”

即便已经猜到答案,然而当那六个字真的击中耳膜时,太宰的眼皮还是不自觉一跳,“连这种东西都会被偷,森先生我要怀疑港口黑手党是不是开始走下坡路了。”男人的嘲讽异常尖锐。

森鸥外却不在意,低低轻笑道:“太宰君大晚上的打电话来不是只是为了嘲笑我们的吧。”

“说吧,你想要做什么?”

“合作。”太宰嘴角勾起,话中却听不出一点笑意。

“再拖延下去,异能特务科那帮家伙就要察觉了。虽然很不想,不过如果让他们发现契约之书的失窃我这边也会很麻烦,总归我也是吸血鬼的一员。”

“如何?算是我个人和港口黑手党联手,大家速战速决。”

“真不像是太宰君会说的话呢,”森鸥外道,“太宰君这么做……是在怀疑芥川君的能力吗?”

“怎么会,我只是在怀疑派他出来人的智商而已,”如果有人此时站在太宰面前,就会发现他脸上笑的格外真切,让人不由怀疑这幅皮囊下是不是还藏了另外一人,言辞犀利舌头毒辣,“那群叛逃的家伙人数不明暂且不说,事关‘赫尔墨斯之言’,你竟然派出了芥川!”

太宰顿了一下,还准备说些什么,然而未出口的嘲讽却硬生生让森鸥外陡然冒出的短短十二个字堵在了喉咙里。

那是一句来自过去的陈述,也是一句对未来的判词。

那是’赫尔墨斯之言’笼罩在所有知情者头上的最大的阴影。

“太宰君,还是相信这句话的吧,”森鸥外轻轻道,“芥川君知道你这么关心他会很高兴的。”

“放心吧,我决定之后会告诉芥川君。”

“就这样了。顺便多说一句,随时欢迎你回来哟太宰君。”

太宰的回答是猛地挂断电话。


一群飞鸟划过小巷狭长的上空,羽翼扑闪的声音随着夜色沉入深海。太宰背靠墙壁,所有的表情在刹那间消失的一干二净,脸上的沉寂宛如百尺下的深海。思绪的海浪转头涌回半个小时前。


白发少年追逐黑影远去,炸开的门板激起的灰尘还未完全沉淀。太宰相当干脆地席地而坐,眼睛却是注视着墙上被炸开的空洞,半晌,随着皮鞋踩在碎粒上的吱嘎声响起,他脸上露出了“果然如此”的表情。

 一个消瘦的身影有些摇晃地从烟尘后慢慢走了出来,似乎是没有料想到外面还有人在,当来者完全暴露在空气中时,太宰看到那张素白的脸上闪过一丝愕然。

太宰的嘴角刚要勾起,但却在对上年轻人眼睛瞬间皱起了眉头。

他的瞳仁漆黑如夜,然而原本应该同意纯粹的眼白却有红丝自眼角蔓延而出。仔细观察,那些红丝还在不停颤动。

几乎是下意识的,太宰的眼神在看到红丝的一刻阴沉的可怕,深渊下隐隐有风暴来临的暗潮涌动。冰冷的表情刹住了年轻人向前再踏一步的脚。他身子一僵猛地攒紧了拳头,然而最终他还是只是冲太宰微微点了点头,一言不发地转身大步离去。


随着消瘦的背影消失在了回忆的尽头,太宰也走出巷子。抬手拦下一辆的士,他报了一个地点,正是方才他在案发现场看到的高楼的所在地。

时钟刚刚走过九点,近五十米高的建筑中灯火星星点点。

太宰治很容易地在一楼大堂找到了坐在传达室的保安。

“警察,”他掏出一个许久不用、但依然足以以假乱真的警察证,“我们在调查一件谋杀案,需要查看你这边的房客名单。”

谋杀两个字成功吓到了很明显初出茅庐的保安,他乖乖掏出了抽屉里的住户名单。

十多层公寓楼的住户名单足足有七面,太宰的目光一排排飞快地扫下去,接着在903室的新原澄江四个字上停了下来。

“这个新原澄江,他住进来多久了?”太宰在名字上敲了敲。

保安拿过名单,挠了挠头道:“新原先生啊,他的房子是刚租的,才搬进来了大概一周左右。平时似乎不怎么出门,周围的邻居都没和他打过照面。”

“是吗,”太宰笑了,“感谢你的协助。”


太宰坐上空无一人的电梯来到九楼,随着“叮”一声提示音,电梯门缓缓打开,然而他却依然站在电梯厢中,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样子。

楼道中,白织灯的亮度有些不足,昏暗的灯光使得本来就不宽阔的空间显得更加狭仄。

像是占卜师仰望星空,太宰注视着眼前空无一人的走道的眼神竟格外专注。他张开手掌,缓慢而谨慎地向前方伸去,就在手掌即将探出电梯厢的一刻,泛着青色光芒的涟漪骤然出现,自掌心向四周扩散。

太宰突然笑了起来,“果然还是这个啊,他还真是……”他自言自语道,接着手掌向前快速一劈。

空气中传来一声玻璃龟裂的轻响,在人类无法看到的地方,魔法构成的透明晶体散落一地。太宰这才走出了电梯厢。


走到903的门牌下,抬手便要拧开门把的太宰在皮肤触及到金属的瞬间突然顿住了。

孤狼从穿过崇山峻岭的风中嗅到了千里之外的血腥。温吞的笑意从太宰治的脸上消失,薄如刀锋的嘴抿成了一条锋利的直线,瞳孔的黑色似乎更深了,眼中来自地狱的磷火开始明灭不定。

过了不知道多久,太宰终究还是转动了门把,门开了。

没有理会过道两边数扇紧闭的屋门,太宰踏着缓慢但坚定的步伐向客厅走去,然后,他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地狱。

苍白的月光穿过巨大的落地窗,在照亮了空旷的客厅的每一寸角落的同时也照亮了被吊在半空的浑身是血的女孩。

宛如被抛弃的破旧人偶。

粗糙的麻绳死死缠绕在女孩纤细的脖颈上,几乎陷进了肉里。黑色血块凝结在头发上把发丝上纠结成一缕一缕,挡住了原本理应明艳如桃花的脸,鲜血沾染了女孩身上的裙子以至于甚至无法看出它原本的颜色。

在女孩光裸的脚下,猩红的五芒星阵子示威般的露出獠牙。

太宰治默然垂下头,半响,他伸手打了个响指。麻绳断裂,仿佛有看不到的巨人在小心地托举着,女孩的尸体缓缓降到了地面。

他挥了挥手,白光一闪,女孩的尸体连同地上的法阵一起消失了。

完成这一切后,太宰治突然露出了一个讥讽的表情:“来了那么久,你还准备躲到什么时候?”

死寂。

接着,如同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一颗石子,落地窗前的空气一阵波动,一个消瘦的年轻人从扭曲的虚空中走了出来。月光在他前方投下被放大的阴影,白与黑间界限分明,如同生与死。

丧钟敲响于横滨上空,深渊里的猛鬼再次重临人间。

太宰看着来者,有那么一刹那,他的眼中似乎只剩下了那人的面孔。

“好久不见了,芥川君。”


评论 ( 2 )
热度 ( 42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