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4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太宰先生。”芥川龙之介恪守礼节,颔首致意,“我记得我已经让人虎告知太宰先生,请勿再插手这次的事件。”

“嗯,敦君确实告诉我了,”太宰治双手抱臂,脸上嘲讽的笑意不减,“所以呢?”

“港口黑手党和武装侦探社刚刚签署了停战协议,”芥川顿了一下,“但若太宰先生要继续一意孤行介入我族的事务,就请恕在下不得不做那背信之人了。”

“看来芥川君是都忘记了,”太宰治闻言咧开嘴角,锋利细长的犬牙在唇间一闪而过,“一口一个我族,说得好像我不是吸血鬼一样。”

“还有,从什么时候开始一个混血也可以自诩吸血鬼为我族了?”

冰水浇上被火烧灼过的岩石,平静的石面炸开。

芥川龙之介的瞳孔骤然收缩。 “砰!”,地板毫无预兆地龟裂成无数碎片,烟尘四起,黑色的熔浆随之澎涌而出,化为锋利的巨镰从四面八方向太宰治挥去。

太宰眼睛都没眨一下,只是淡漠地抬起手,“愚蠢。”然而就在他即将碰到刀刃的时候,巨镰上突然碰射出苍色的火焰,冲太宰呼啸而来。男人眼角一跳,足尖发力向上跃起,四射的火焰和漆黑的巨镰擦着衣角掠过。

“把地狱火附在罗生门上,芥川君终于学会动脑子了吗?”太宰刚一落地就调笑着说道,仿佛刚才的命悬一线不过是个玩笑,“说起来我在电梯口看到那个鸡肋一样的缪拉之盾的时候,差点以为教的学生还是和从前一样愚笨,一点长进都没有来来回回就那么几招。”

在场的若是中原中也,听到前搭档把堂堂七大防御阵之一、专门用来阻挡吸血鬼的缪拉之盾形容为鸡肋大概会直接一拳头招呼上去。然而芥川却只是平静地回应:“足够用就行。”

偏执、疯狂、不甘……因太宰的出现而瞬间沸腾的情感在眼中闪烁了一刹那之后就被芥川死死压回到名为淡然的面具下,如果不是陷入掌心的指甲,大概连芥川自己都会相信由杀伐狠戾构成的心脏已刀枪不入。


“哦,那还真是自信啊芥川君。”太宰的声音穿过层层叠叠地狱火,隐隐沾上了来自冥界的寒意。

当最后一个音节落地,原本密不透风的火墙突然裂开了一个口。一道银光从裂口中迸出,直扑芥川眉心。被无数次徘徊在地狱边缘的经历所锤炼的身体在大脑下达指令之前就做出了反应,芥川向后一仰,腰部几乎九十度弯折,银光擦着他的鼻尖略过。

一躲过银光的攻击,芥川迅速直起身。巨镰已化作黑犬,裂开血盆大口戒备地悬于太宰上方,身上燃烧的青色火焰将房间映的亮如白昼。

而太宰只是随意地交叉腿站着,摊开的的右手中,一块包裹着红色絮状物的透明晶体正静静浮在半空。

芥川眼底一暗:“原来‘希尔德的梦呓’真的在太宰先生手里。”

“除了躲躲藏藏连想不到连装傻也学会了,”太宰摆弄着掌心的晶体,“你在一年前就从‘脏鸭’那里得到了我手上有’希尔德的梦呓’的消息了不是吗?”

“在雪林里迷路了一个月还差点葬身狼腹才撞大运找到了’脏鸭’那个疯子,芥川君你这几年是在吃白饭吗?”

严酷的话语刺入芥川的耳膜,疼痛却没有传至心脏。意识到寥寥数句话背后蕴含的某种真相的芥川愣在了当场,“太宰先生你难道……”

“唠嗑结束。”太宰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手指猛然收紧——

七八道银光从’希尔德的梦呓’中迸射而出,向芥川袭去。芥川转身一闪,同时悬在上空的黑犬也冲太宰治扑去。

不过片刻间,太宰已和芥川你来我往地打了十多个来回。罗生门攻势惊人,太宰治一躲过来自下方窜起的地狱火,背后就有黑色的镰刀从上方劈下。即使动作迅速如太宰,也还是被火舌灼伤了好几处。

芥川同样没有占到便宜,不同于一般的攻击,’希尔德的梦呓’是为数不多可以打破罗生门空间阻隔的存在。而且实际上,由于罗生门的攻击以大面积群攻为主,这使得在芥川进攻的同时,视线也会受到阻隔。好几次,当芥川发现’希尔德的梦呓’时,银光已经近在咫尺。芥川勉强提高移动速度,但依旧无法避免地被银光划伤。

在急速的躲闪间,芥川似乎没有发现太宰正在悄然逼近。再一次,当太宰治侧身闪过罗生门的攻击,乘着下一轮攻击的空当,裹着绑带的双手迅速一合,亘古的誓约之词连绵不绝地从翕动的嘴唇间流淌而过。耀眼的白光以太宰治为中心向四周辐射开,所到之处,火焰顿消。

沉寂的莱茵河。

芥川面色一沉。

失去地狱火保护的罗生门一暴露在空气中,一只缠满绷带的手就跟着覆了上去——

人间失格发动。

光芒一闪,黑色的野兽瞬间消失。而此时,芥川龙之介与太宰之间不过十步之隔。

太近了。

芥川和太宰脑中同时浮现出这一句话。

男人忍不住勾起了嘴角。刚想说些什么却突然感到一丝不对劲。

在深渊沉睡的血液感受到了危险的存在,一瞬间太宰的脑中警铃大作。然而还不等他有所动作,他却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动弹不得。

一低头,太宰看到自己的脚在毫无察觉间开始石化,化为岩石的脚底已和地面牢牢连在了一起,而深灰色的死气还在一刻不停地向更高处蔓延。再一抬头,空旷的客厅中,闪着猩红光芒的巨大十字星阵已然覆盖整个地面。

“美杜莎的墓地……原来如此,”太宰面色不改,“你什么时候布下的阵?”

“从在下租下这件房子的时候,”芥川掩嘴抑制住咳嗽,“原本是想把这里作为剩余背叛者的葬身之处,想不到用在了太宰先生身上。”

太宰低头笑了:“所以,你一开始用罗生门破开木地板就是这个原因了?”

美杜莎的墓地可以石化除了施法者外所有站在法阵中的生物,而他唯一的缺陷就是必须要接触到空气才能发动。

芥川先是用罗生门伪装成进攻的样子破坏地板,接着又利用地狱火阻碍太宰治的视线使他无法注意到水泥地上法阵的纹路,直到最后——

一击必杀。

“我说芥川龙之介,”太宰蓦然抬头,眼中的光芒摄人心魄,“我有没有教过你,除非猎物咽下最后一口气,否则绝不要放松警惕。”

芥川的瞳孔骤然放大:“什么……”

话音未落,芥川就觉得脖颈一紧,一条青色的藤蔓波土而出,从他背后缠上了他的脖子。

“真是天真啊芥川君,你凭什么觉得只有你会有后手。”

“怎么样?要不要比比是你先被勒死还是我先被变成石头?”

芥川对上了太宰的眼睛。

一模一样。

即使翻滚的狼烟在横滨上空升起无数多次,即使港口黑手党的恶犬之名已几乎与死亡无异,然而男人看向他的样子却依然不曾有一丝改变。

少年在泥沼中摸爬滚打、九死一生多年才好不容易积攒起的那么一点点不可名状的、连自己都无法启齿的期冀,就这样被一个眼神烧的干干净净。

像是四年的时间被粗暴地一刀砍断,训练室里流下的血再一次漫到脚边,港黑恶犬从喉咙深处尝到了久违的腥甜。

愤怒笼罩上芥川苍白的脸,他咬牙切齿刚要开口说些什么,寂静中,一个特殊的电话铃却突然响了起来。

如同有人按下了暂停键,萦绕在太宰周围拔刃张弩的气氛陡然消失。他露出一个“真是慢死了”的表情:“怎么这个时候才打来。”

说着他打了个响指,芥川脖颈上的藤蔓游走着退了下去。

芥川一怔,单方面突然终止战斗实在不像是自家老师的风格。

看到芥川愣在了那里,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太宰忍不住啧了一声:“你是连电话都不会接了吗?”

芥川这才回过神,掏出了手机。

“首领。”

“嗨,芥川君,你碰到太宰了吗?”电话里男人的声音有些失真,背后还隐隐少女哼歌的调子摇摇晃晃的传来。

芥川点点头:“是,实际上太宰先生就在在下面前。”

“哦那么巧,”森鸥外的声音听起来却是毫不意外,“芥川君,这次的追捕就和太宰君联手吧。”

“首领?”芥川愕然。

“那些家伙干的好事快要惊动异能特务科了,我们得在那群家伙找机会插手之前结束他们。虽然立场不同,不过在这件事情上我们和武装侦探社的利益还是一致的。那个东西,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那些鼠辈得到。”

“所以芥川君,这次就拜托你和太宰君了。”

“要好好相处哟。”


挂断电话,芥川默默看向太宰治,男人的脸上的笑容在他眼中依旧浮夸的毫无诚意,漆黑的眼睛像是云雾缭绕的深渊叫人看不分明,只会越陷越深,然后毫无知觉地溺死在了虚无中。

就像自己一样。



评论 ( 4 )
热度 ( 47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