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6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安吾把还在滴水的雨伞小心地放在墙脚,和过往无数次一样,此时的酒吧中只剩下坐于吧台前的两人。昏黄的灯光散落一地,在他们身上笼罩出一层稀薄的暖意。

在高脚凳上坐定,安吾从挎包中拿出一个资料夹递给旁边的太宰,“给,你催着要的资料。”。

“不愧是安吾君,速度好快。”太宰放下酒杯,开心地接过资料夹直接翻看起来。

安吾端起桌上早已倒好的酒,有些好奇地偏头看向太宰:“说起来太宰君,你突然要关于‘赫尔墨斯之言’的资料是要做什么?”

太宰翻资料翻得飞快:“还不是为了芥川的事。”

“芥川?就是你前一阵从贫民窟带回来的那个小孩?”一直没有开口的织田作问道,“他怎么了吗?”

“那家伙,以前在贫民窟的时候碰上两个吸血鬼死斗,结果其中一个吸血鬼发狠用了’死灰之火’,他在旁边没躲开被伤到了。”太宰说的风轻云淡,安吾听了却差点把没来得及咽下的酒一口喷出来。

“那个只在’赫尔墨斯之言’上出现过的’死灰之火’?”安吾满脸惊愕地放下杯子,“不对,那个不是必杀的灭魂阵法吗?他是怎么活下来的?”

太宰耸耸肩:“谁知道,运气好或者不是纯血的缘故吧。不是说鬼才拉尔是个执着于纯血的偏执狂吗?有传言说’赫尔墨斯之言’上的一些法术还被他特意改成只针对纯血吸血鬼的,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

安吾:“所以然后呢?芥川他是怎么了?”

太宰挠挠头:“虽然是逃过一劫,但似乎留下了后遗症。”

“按他自己的说法,就像得了什么病一样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作。发作的时候心脏会剧烈疼痛,然后痛感会一直发展到四肢,最后疼到脑中一片空白浑身使不上力,甚至有时候会直接晕厥过去。”

织田作突然开口:“这个……是他自己告诉你的?”

“不,是我发现的。”太宰腾出一只手端起酒杯,仰头喝干剩下不多的酒,“一个月前训练的时候,他突然就倒在地上缩成一团,刚开始我还以为是我下手重了,后来才发现不对。”

“你下手有轻的时候吗?”早已听闻太宰训练手段的安吾扶额叹道。

太宰不以为意:“反正,我等他缓过劲来问了半天,都要揍他了他才和我说了原因,那家伙也不知道是在倔什么。啧,小鬼真的是好麻烦啊。”他有些不高兴地皱了皱鼻子。

织田作:“所以你找安吾君要资料是为了找根治的方法?”

“根治估计是不可能了,”太宰啪的合上资料夹,“就想看看有没有可以压制延后发作的药物,不然以后万一出任务出到一半发病不是找死么。顺便,还不清楚他这个究竟是后遗症还是……阵法的延缓发动。”说到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男人的声音低了下来。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的凝固。三人不约而同地沉默了,身处这个吸血鬼扎堆的港口黑手党,就算是身为人类的织田作也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最后还是织田作打破了沉默,“那他在你找到药物之前的发病,你要怎么处理?”

太宰看着手中只剩下冰块的洛克杯,冰块切面反射的白光有些刺眼:“喂点血压下去,只能先这样了。”

安吾一顿:“等等!你说的喂血难道是指……”

“我的血。”太宰道,“以前听首领提过,纯种吸血鬼的血对于一些魔法伤口有治愈作用。上次他发病的时候我试了一下,确实有点作用。”

安吾:“你还真是……下的了手。”

太宰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这次谈话结束之后的半个月,太宰找到了抑制芥川发病的冥河水。

从自己臭着一张脸的老师手中接过药瓶的芥川不会知道,面前的男人为了这小小的一瓶药剂,已经不眠不休整整五天。



“失礼了。”芥川垂下眼,趁着疼痛感还没加重到无法抑制的地步,他熟练地从衣兜里掏出一个药瓶。却不想,还没打开手腕又被太宰握住。

男人的手看上去只是松松扣住少年嶙峋的腕骨,然而每一寸的肌肉都因为蓄满力量而紧绷着,芥川一挣竟没有挣开。

“你上次发病,是什么时候?”太宰面上风轻云淡,眼底却已是惊涛骇浪。

芥川瞳孔一缩,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三天前。”他最终还是回答了。

太宰紧追不舍:“这一个月的发病率?”

“到今天是第四次。”

太宰闭了闭眼睛,“三周时间四次发病⋯⋯”他觉得仿佛有什么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在心底翻滚,乌云终于还是化作豪雨砸下,硬是把沉在水底平时藏的严严实实轻易不显露的怒气激了上来。

芥川的病一旦身体负担加重就会发作频繁,他给了芥川冥河水却知道那不过是在饮鸩止渴,然而港口黑手党又怎么可能是养病的地方,都不过是在为生存拼死搏杀而已。

换了从前在港黑,他大概会反手把芥川摔墙上再臭骂一顿,然而现在他却想直接把芥川打晕过去等他病情稳定再把他弄醒。

不省心。太宰在心里暗骂。

“太宰先生?”芥川看到太宰眼底的阴晴不定,有些拿不准自家老师的想法,“抱歉,不介意的话我要服药了。”

太宰回过了神。

“三天前才吃了药还敢再吃。你以为冥河水是那么好吃的么?你的命还要不要了!”

他收回按着芥川肩膀的手,伸出食指,咬破。猩红的血珠一下冒了出来。不等芥川有所反应,太宰不由分说把冒血的食指抵上了他的嘴唇。

手指有点凉,然而芥川嘴唇的温度却还要低。温热的血顺着黑犬微张的嘴滑了进去,直到舌尖漫开熟悉的腥甜芥川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随即头皮一炸,大脑跟当机似得一片空白。


纯种吸血鬼的血对于他的旧疾来说有着更好的抑制效果同时不会伤到根本,但是吸血鬼这种生物,对于自己的血液却有着近乎偏执的珍视。

曾经,在魔法生物内部的一个论坛上,有人发帖询问说如何把一块金刚石碾成粉末。这种一看就是没事找事的问题本来很快就会沉下去,然而却因为楼下的第一条相当彪悍(或者说不要命)的回复直接飘红置顶了整整一个礼拜:

拿它划破一个吸血鬼的皮肤。

一时间楼下一溜刷屏似的“楼主保(kuai)命(shi)要(shi)紧”、“二楼我敬你是条汉子”、“卧槽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

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想芥川堂堂港口黑手党一大杀器,风里来浪里去什么丧心病狂的阵势没见过,就算是十天前单挑二十个雇佣兵也还不是面不改色抬手就杀。

结果他就这么败在了这么一串血珠上。

指尖末端的血其实温度不高,然而当那一点点的血丝慢慢从舌尖滑进喉咙,沿途留下的炙热却让芥川突然想起多年前的冬日,还在为温饱挣扎的自己拉着银蹲在墙角闭着眼从阳光中汲取温度的日子。

如此浓烈而纯粹的温度,一如那日来自千万光年之外的光辉。直刺心脏。

像是吸血鬼对血液的本能作祟,芥川神使鬼差地伸出舌头,舌尖颤抖着轻轻向指肚一舔,把最后一滴血卷入口中。等血合着唾液吞咽下肚,他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三魂六魄归位,芥川一手格挡住太宰治手臂的同时像是逃避洪水猛兽般地猛地向沙发上一仰。

“失礼了。”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不动声色一点。

太宰不以为意地收回手:“剩下的事还是等天亮再继续吧。”然而下意识的,他曲了曲止了血的食指,仿佛指尖还停留着对方嘴唇上偏低的温度。

“啊对了,还得要向芥川君借个房间休息呢。”

“……太宰先生自便就是。”

看到芥川似乎还处于精神恍惚的状态,太宰突然心情好了起来。怒涛平息,少有的,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不带任何嘲讽或虚伪的笑容。

而芥川那么一抬头,太宰脸上的笑意就这么毫无保留地闯进了他的眼底,像是奔波千里风尘仆仆的独狼终于归乡,因整整一天的战斗与厮杀而沸腾的杀意缓缓沉寂在了月光之下。

“那么晚安,芥川君。”

“晚安……太宰先生……”




/另一个修罗期开始,大概会消失那么两周吧(蓝瘦香菇)/


评论 ( 4 )
热度 ( 56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