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7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很少有照相馆会那么早就开门营业。

清晨六点的横滨,即便是上班族也还不曾踏上马路。晨雾未散,偶尔有那么一两只野猫踮着脚,轻巧地从车辆稀少的泊油路上跑过。

太宰带着芥川来的这家照相馆的时候,整条巷子中只有这一家店铺开始营业。

这家店看起来有些年头,外墙有霉斑留下的痕迹,“津田照相馆”几个字怎么看都是上个世纪的风格。

“太宰先生,我们来这里是要做什么?”

“找一个叫鬼脸的情报贩子。”太宰说着推门走了进去。

这家照相馆的店面不大,加上摆在门口的体积庞大的老式打印机使得空间看上去甚至有些拥挤。

店里只有一个坐在柜台后带着老花镜低头看报的老人以及一个缩在板凳上打PSP的年轻人。

年轻人顶着一头扎眼的黄发,还东一搓西一撮的做了酒红色挑染,看的芥川不由觉得和他一比立原简直是个审美正常的三好少年。在磨得发亮的木头凳子下面,一只一看就营养过剩的大白猫正团成一个圆球趴着睡觉。

听到门上风铃发出脆响,看上去年近花甲的老人抬起头,笑的极为和善:“想不到那么早就有客人。是照相还是洗照片?”

太宰递上一张储存卡,“洗照片。”

老人看上去年纪一大把,用起电脑来却是相当娴熟。他熟练的打开储存卡里的文件夹,“那么,是要洗哪几张?”

芥川站在太宰身后,探出头看了一眼电脑屏幕,接着不易察觉地顿了一下。满屏的照片,却无一例外皆是纯黑,而清楚看到这一切的店主面上却没有一丝疑惑。

清晨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缝隙,在地面投下如蝴蝶扑闪的光斑,空气中,沉淀的纤尘翻滚而起。芥川的脸上依然毫无表情的近乎冷漠,而在看似平静的黑色风衣下,漆黑的野兽已悄然睁开了眼睛。

“这张吊桥,这张黑狗,还有……这张薄荷叶。”太宰点了点屏幕。

芥川瞬间明白了太宰在做什么,他警惕地瞥了眼墙角的年轻人。只见那人依旧沉迷于自己的游戏,像是都没注意到店里多了两个人。

“黑白还是彩色?”

“一半一半吧。”

问答结束,拼图吻合,一丝不差。

老人关上电脑,笑意依然温和,然而眼中却有什么东西发生了变化。

“阿历,带客人去暗房洗照片。”

“知道了老头。”

年轻人这才放下PSP,揉了揉本来就乱七八糟的头发,抬手间还不小心露出了胳膊上骚包到爆的玫瑰纹身。

“这边走。”他掀起墙壁上的挂画,一手拎起放在架子上发的老旧煤油灯,一手推开了藏在后面的狭小的铁门,当先走了进去。

门后是一道向下的台阶,宽度只能勉强一人通过,太宰和芥川一前一后跟在年轻人后面走了进去。煤油灯发出的光线极为微弱,只能堪堪照亮脚下的台阶,前后则是化不开的漆黑。三人都没有说话,只有脚步声一下下在狭缝中回荡。

芥川突然有种相当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是在他看不到的阴影中,有数不尽的魑魅魍魉正在窥探着他们这些造访者。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终于下到了楼梯底部。

就着煤油灯的微光,芥川勉强看出了这似乎是一个人工开凿的洞穴。

“就是这里了。”年轻人脚尖磕了下地面。

火苗从两侧迅速窜起,沿着墙角飞快蔓延,眨眼间就在石壁下围成了一个火圈,同时也照亮了整个空间。

芥川环顾四周,石室不过两三个车库大小,然而抬头仰望时却无法看到穹顶。火光没入黑暗,让人不由生出一种仿佛站在深渊之下的错觉。

石室中央放着一张只有三条腿的木桌,几张泛黄的信纸和一只笔帽生锈的钢笔孤零零地躺在桌上。

“鬼面从来不见人。”看到芥川似乎在搜寻什么般地打量周围,太宰开口解释,“把要问的问题写在信纸上扔到火里,火焰中会弹出另一张写着情报要价的纸,要是能接受就再扔一张空白信纸进去。然后你就可以回到上面,店主会准备好你要的情报。”

“啊哈看来是老顾客,”年轻人打了个哈欠,“既然规则你们都知道了,那我就先上去了哟。你们慢慢谈。”说完转身就要踩上台阶。

一股强烈地不安感突然猛地绞紧了芥川的心脏,“等一下——”

“干嘛?”年轻人一边转头一边抬脚往台阶上迈。

芥川啧了一声也不客气,罗生门直接窜出一下缠住年轻人的腰,同时猛然发力向后就是一拽。年轻人重心不稳,差点摔了个面朝天。

“我操你什么意思?”年轻人莫名其妙被来了这么一下,气的差点发飙。然而芥川却一言不发,飞快抄起桌上的钢笔往入口一掷。

年轻人一时间以为钢笔是冲自己来的,慌忙抱住脑袋就往地上蹲。生锈的钢笔从年轻人头上一米处飞过,然后,还没来得及落地就像是被什么击中般“砰”一声炸开,火光一闪,一块焦黑的块状物啪的掉到了地上。

年轻人的脚一下就软了:“啊啊啊!!楼梯上什么时候有这东西了!!!”

太宰和芥川的脸色同时沉了下来,他们不再理会桌上的东西,快步走向楼梯口。

芥川当先做出判断:“单向阵法。”是个只有在向特定方向行走的时候才会触发的阵法,因此他们下来的时候毫发无损。“难道那个鬼面……”

“不知道,要出去才能清楚,”太宰眯起眼凝望漆黑的楼梯,“不过这个单向阵没有把我们困住那么简单。”他踢了踢地上已经成破铜烂铁的钢笔,“这是个杀阵,一击杀不了我们所有人,一定还有后手。”

仿佛是要印证他的猜想般,让人心脏颤抖的轰鸣声陡然从黑暗的楼道中传来,越来越响。

太宰当机立断猛地上前一步,抬手一挥,七八个阵法没有半点停顿地打出。闪着微光的法阵刚在虚空中旋转停稳,如同千万匹奔马般翻滚的黑泥就从楼梯上呼啸而至。

散发着死气的黑泥毫无缓冲疯狂地向法阵撞去,纯粹的力量对碰,像是有看不见的千军万马嘶吼,法阵的光芒瞬间大盛,刻画在中央的符咒开始疯狂旋转。



/修罗期上来摸个鱼/

评论
热度 ( 37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