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8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太宰以无可撼动地姿态站在法阵与芥川之间,手指间萦绕的白光源源不断地注入阵中。

“芥川!”他头也不抬地喊道。

芥川听闻,一言不发地转身抓住还跌坐在地上的年轻人的领口,老鹰捉小鸡般把他拎了起来:“喂黄毛,还有其他出口吗?”

“卧槽你叫谁黄毛呢!”年轻人炸了。

芥川冷冷道:“出口。”

火光摇曳,苍白的脸随着晃动的影音笼罩上了一层厚重的杀意,从微皱的眉头到抿紧的嘴角,少年像是从地狱中爬出的杀神,脸上每一寸线条都是开过刃的刀锋,冷冽锋利。

黄毛被芥川的阵势吓住,瞬间怂了。他哆哆嗦嗦地指了指石室上方:“上面……上面有一个门连着店里。”

芥川飞快地环顾了一下四周。

“楼梯呢?”

黄毛看起来都快被芥川咄咄逼人的口气吓哭了:“下面没有楼梯,只有上面有。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们随便丢个咒把上面照亮看看就知道了,他妈那又没多高!”

芥川抬头向虚空凝视片刻,接着单手握拳,再张开时一团微弱的萤火已然出现在了手掌中。他轻轻一抛,苍色的萤火颤颤巍巍地向上方的黑暗飞去,同时光芒也越来越亮。当它在半空停下时,散发的白光已经足以把石室上方的每一寸角落都照的清清楚楚。

穹顶离地面大约十多米的样子,在高七八米的地方,一圈高大的书架镶嵌在石壁中。上面摆放的书本密密麻麻,或叠或立,一点空隙都没有留下,在书架的的下方还有架起了一条凌空栈道供人行走。芥川只一眼就看到在书架间的空隙间有一条向上的石阶隐没在阴影中。

芥川收紧捏着年轻人衣领的手,“这个上面平时是谁在用的?”

黄毛磕磕巴巴道:“是,是鬼面大人。”

“布了什么阵法?”

“平时只有鬼面大人在的时候会施个掩盖术,现在,现在……”

芥川听出了黄毛的言下之意:他们既然连楼梯都布下了如此大的杀阵,又怎么会漏掉这个如此明显的出口。

但是来不及了。

芥川看向只身抵挡黑泥的太宰,白色的法阵依旧不动如山岳,然而四周旋转的符咒已经开始颤抖——没有时间了。

芥川咬牙:“太宰先生!”

“想好了吗芥川君?”太宰回头,“死路未必只有一条哟。”席卷着死亡的黑泥在他身前不足一米的地方翻滚咆哮,然而男人的嘴角却还勾着波澜不惊的笑意。

罗生门代替了芥川的回答,黑色的带子干脆利落地绕上太宰的腰,收紧。

太宰转回头:“那么,我数三下。”

“三——二——”

“一!”

黑色的野兽向上方窜去,一下咬住了栈道的栏杆。接着伸长的罗生门迅速收缩,拽着芥川三人腾空而起。几乎就在同一时刻,抵挡着黑泥的法阵破碎,散成白光消失在了空气中。再无阻挡的黑泥澎涌而出,瞬间覆盖了整个石室,桌子连同火焰被一起吞没。

“好险好险。”太宰拽着变化为绳索的罗生门,低头打量下方涌动的黑泥。陡然间,像是闪电在乌云中惊起,几个的画面突然如走马灯般在太宰脑中闪过。翻滚涌动的黑泥、染血的少女……时间倒流,灰烬聚合,毁于大火的残卷带着被忽略的真相重回于世。

可怕的念头在太宰脑中炸开,得出的结论使男人呼吸一窒。

“芥川——!”

余下的话音淹没在了爆炸声中。平静的穹顶毫无预兆地爆裂,巨石卷着火焰宛如灭世的流火,铺天盖地地落下。

在最前方的芥川连眉毛都没抖一下,拎着黄毛的手直接一松。

黄毛还没来得感受下失重的可怕就被一根窜出的罗生门勒住了肚子,可怜他被那么一拽差点连隔夜饭都吐了出来。

和黄毛一样被罗生门粗暴吊着的太宰看到他发青的脸色,眼疾手快捂住了他的嘴把后知后觉的尖叫堵在了喉咙里。

“我建议你最好保持安静,”男人偏偏头,“否则我就让芥川君把你扔下去。”

看到黄毛和刷漆似瞬间惨白的脸,太宰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似的开心地笑出了声。

与此同时,下落的巨石离芥川已不过咫尺。燃起的火焰倒映在漆黑的瞳仁中,无量业火再次燃起。在巨石即将砸中芥川的瞬间,罗生门暴起。化作黑色的镰刀向上一劈,硕大的石头由中间裂成两半,擦着芥川衣摆坠下。躲过巨石,连接着围栏的黑带猛地一晃,带着芥川和下方吊着的两人避开紧随在巨石后接二连三的碎石。

又是一声爆炸传来,更加密集的巨石从天而降。抬头望去,竟看不到一丝落石与落石之间的缝隙。

芥川抬手,猩红的法阵出现在了虚空,符咒流转,如同地狱中永不熄灭的火海。

“烧。”

熔浆爆沸,数以百计的红光宛如上古战场中铺天盖地的箭矢冲落石呼啸而去。一束束红光没入石头,几乎同一时刻,巨石表面龟裂,接着齐齐碎裂成了粉末。

芥川手一挥,悬浮在手心的法阵瞬间变大,旋转着向穹顶飞去。法阵一接触到碎石化成的粉末,飞灰瞬间散的干干净净。同时,还挂在半空的三人也得以清楚的看到了覆盖在整个穹顶的法阵。

穹顶已经因为两次爆炸变得破烂不堪,然而在嶙峋的岩石间闪着苍色光芒的妖异符咒依旧清晰可见,扭曲的线条蜿蜒着盘踞在每一寸角落。

“我说芥川君,”太宰在下突然开口,“托大当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芥川没有说话,然而法阵上升的速度明显加快,转眼就逼近了附在穹顶的法阵。

黄毛看着身旁的男人眉宇间没有一丝紧张,忍不住戳了戳他:“喂,你真的不去帮他一把吗?那可是……万一真的解决不掉那玩意我们可就真的挂了。”

男人像是听到了一个幼稚的笑话般突然笑了,然而温和的笑意并没有传到漆黑的眼底。

“我教的人,”他用只有他们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还轮不上你来怀疑。”上升过程中带起的气流吹乱了男人的头发,透过纷飞的黑发,黄毛看到男人如同寒潭的瞳仁下,是不容置喙的笃定。

黄毛突然说不出话了。

就在这时,猩红的法阵终于触碰到了穹顶。如同天地间混沌初开的巨响伴随着刺眼的白光瞬间席卷了整个空间,太宰和黄毛都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二人同时抬头,层次不齐的岩石被齐齐削平,妖异的符咒还在,只是原本连绵不绝的线条已经全部断开。

芥川的话传来:“到了。”

“什么?”黄毛还没反应过来就觉得视野旋转,接着后背一痛,竟是被直接扔到了栈道上。

他还没来得及骂上两句,芥川就从栏杆上翻了过来,撇了他一眼道:“闭嘴。”

黄毛只能悻悻地把几个字在嘴里绕了几圈然后咽下肚。

罗生门抓栏杆的位置奇准,通往地面的石阶就在三人身后。有了上次的经验,太宰先往楼道丢了一个小法术进去,没有任何反应。

“干净的,”太宰转头对芥川点头道,“我开路,芥川你殿后。”

三人一前一后,有惊无险地走完了台阶。

台阶的出口在店铺柜台后的一块瓷砖下。太宰谨慎地打开地面的活门板,透过打开的门缝四望,发现整个店中空空荡荡,甚至连原本睡在地上的猫也不见了踪影。

太宰爬了出来,绕着店铺走了一圈。

“看样子是只剩我们几个了。”他说着一打响指。

卷帘门刷的落下,窗帘也在瞬间合拢。随着光线的暗淡,空气仿佛开始慢慢凝固。太宰转过身,看向刚刚从楼梯中挪出来的黄毛:

“来吧,是时候算账。”

黄毛转头要跑,但是芥川早已把他的后路堵死。自知今天是逃不过的黄毛叹了一声,自暴自弃道:“行行行,你们要问什么就问吧。反正我就一打杂的,什么都不知道。”

太宰周身的气场在悄然间发生了变化,男人的眉眼开始弯出危险的弧度。

“你确定你什么都不知道吗?情报贩子鬼面先生。”



#看了最新话,日常心疼my芥

#大力球评(笔芯)

评论 ( 6 )
热度 ( 37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