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09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死寂。

黄毛看看芥川又看看太宰,一脸“哥们你傻了吧”的表情:“你的脑子没问题吧哥们。”

太宰嗤笑:“那你告诉我,刚刚吊着半空的时候你想说那个法阵是什么?”

黄毛张了张嘴,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你认出那是什么东西了不是吗?”太宰上前,逼近低头沉默不语的年轻人,“一个打杂的不应该认出那么糟糕的东西,况且看样子那位老爷子是背叛了你吧。既然那群家伙已经拉了一个打杂的入伙为什么不再拉一个呢?”

“因为他不是一个可以拉拢的小人物阿。”

“还要继续装下去吗鬼面君?或者你想让我们继续叫你黄毛?”

黄毛,不,应该叫鬼面了,终于抬起了一直低垂的脑袋。依然是那张年轻人特有的张扬面孔,然而眼睛中的轻狂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和无数在深渊中行走的人一样的,看不到底的淡漠。

鬼面面向太宰和芥川,右手按住胸口,以舞台上谢幕的演员般夸张的姿势鞠躬,道:“初次见面。武装侦探社的太宰治,以及——黑手党的恶犬芥川龙之介。”

他抬起头:“那么,言归正传。二位来小生这里是想知道什么呢?”

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芥川抬眼:“你不准备先解释下刚刚下面是怎么回事吗?”

鬼面露出职业化的笑容:“首先,你们要用什么来交换这个问题的答案?”

“哦,这就开始算进行交易了么?”芥川掩嘴止住咳嗽。

“是,只要是问题,在小生这里都是交易的一部分。”鬼面摊摊手,“毕竟这是小生的工作嘛。”

“用你的秘密交换,如何?”太宰治开口了,“当然,我说的是今天我们问的所有问题。”

鬼面眯起眼睛:“太宰君还真是不客气。”

太宰:“鬼面君的秘密这点价还是值得吧。”

“在横滨当了快七年的情报贩子,鬼面君的真面目到现在都没有流出去,想必是费了一番功夫。”

“况且一直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鬼面君只是区区一个人类的缘故吧。”

鬼面挠挠头道:“因为你们这帮暴力狂总是纠缠不清太麻烦了,被你们看到脸了还得了。”

“算了,就当吃亏消灾,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年轻人最终还是摊手示意投降。

芥川看向太宰,后者微微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先来,于是芥川转头对鬼面道:“下面的杀阵是怎么回事?”

鬼面叹气:“显而易见的事。一时大意大家一起掉陷阱里了。”

芥川眉头皱紧:“谁布的陷阱?”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鬼面忍不住咧嘴笑了。

“回答问题。”

“黑岩重吾,”鬼面嘴里吐出意料之中的名字,“是他没有错。”

太宰治开口:“那家伙也来找过你了。”

陈述句。

鬼面露出了个在嘲讽和自负间徘徊的笑脸:“知道小生这个地方的可不止太宰君一人。”

“七天前的晚上,黑岩重吾来找小生,问了三个问题。”

太宰:“你想说地下石室的法阵是那时候布下的?”

鬼面摇头:“不,如果那么早小生不可能不发现。法阵是黑岩授意布的,至于是谁做的……虽然很不想承认但十有八九是老头了。”

芥川突然开口:“你好像一点都不惊讶那人背叛了你。”

鬼面:“如果是黑岩重吾的话小生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看看他那天来做交易的开价就知道了。小生做生意那么久第一次被那么高的开价吓到。”

“黑岩重吾手上的底牌要比你们想象中多的多,小生一点都不怀疑凭借他手上的东西会说不动小生家那老头反水。”

芥川:“黑岩重吾要杀我们可以理解,但为什么他还要连你一起灭口?”

鬼面没有回答,而是望向太宰:“糟糕的法阵,不是吗?”脸上的表情意味深长。

太宰还是上身半倾地站在那里,然而周身的气场却变了。立于阵前的大将脱下素白的披风,露出了染血的甲胄。

“看来他的问题比那还糟糕。”

“显而易见。”

“那你的回答呢?”

“要看太宰君对糟糕的定义了。”

“总不会超过三百七十八页的牛皮纸。”

鬼面嘴角咧的更开了:“黑岩不应该想要杀死太宰君的,和赫尔墨斯一起走过冥界的人可不多。”

太宰回答:“是啊,要是只有自己一个就更好了。否则怎么会连鬼面都想杀。”

鬼面差点大笑出声:“可惜,和赫尔墨斯同行过的人可不是那么容易杀的。”

太宰:“如果我问鬼面君黑岩问你的是什么问题,你会回答吗?”

鬼面低头叹息道:“真是让人为难的问题啊太宰君,这可有违小生的职业操守。”

“换个问题吧太宰君。”

太宰没有继续坚持:“黑岩重吾的下落。”

鬼面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他走向柜台,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地图。

地图皱皱巴巴的样子,边缘还有不少缺口,也不知道是用了多少年。泛黄的纸上不乏涂抹修改过的痕迹,看样子鬼面平时没少对这张地图动刀子。

他把对开的图纸铺在桌上,太宰和芥川也跟着围了上来。鬼面掏出一只笔,刷刷地就在地图上画了三个圆圈。

画好之后,他把地图往太宰和芥川那一推:“黑岩重吾他们的据点在这三处中的其中一处,具体是哪一个就不知道了。”

太宰挑眉:“真难得,鬼面君也会有不知道的时候。”

鬼面讪笑:“小生是情报贩子,不是神仙。”

“也是,”太宰向芥川偏偏头示意该走了,“要问的都问了,告辞。”说完屈起手指扣了下桌面,卷帘门升起,两人转身便要离去。

“等等。”鬼面突然叫住了他们,“地图你们带上,算是小生的谢礼。”

他把地图折好递给离他最近的芥川,然而当芥川接住地图的时候鬼面却没有立刻放手。他眯起狭长的眼睛,注视了芥川片刻,直到对方的衣角开始泛起危险的晃动才幽幽开口:“你这样子,有多久了?”

“什么?”芥川皱起眉头。

“跗骨之毒。你就想让它继续纠缠下去吗?会死的哟。”如此认真的神情出现在黄发年轻人的脸上让人不由想毫无保留地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芥川张了张嘴刚要说些什么,太宰突然上前从鬼面手中直接拿过地图:“不知道答案的事,劝鬼面君还是少开口为妙。”少有的,他脸上竟隐隐透出毫不掩饰的杀意。

鬼面不以为意地耸耸肩,对芥川道:“给你个忠告:重走冥界,小心为上。”

芥川沉默了一下,回道:“多谢。”

“啊还有个事情,”鬼面拍了下脑袋道,“不知道有没有用,黑岩重吾那天要走的时候,我听到他和下属说话的时候似乎提到了“烟火大会”四个字。”

太宰停下脚步,回过身:“烟火大会?三天后的那个?”

鬼面挠挠头:“大概吧,他们说话的时候非常谨慎,小生也就凑巧听到这一句。”

“除了这个呢?”

“没了,”鬼面摊手,“小生又不是窃听狂。哦还有就是,黑岩刚下去的时候他的一个部下在外面接了通电话,打电话的人貌似只说了几句就挂断了。他的部下很急的说了一句什么“只差最后三个了”。”

“最后三个?”太宰眼中有刀光划过,“你确定吗?”

“当然,数字是绝对不会错的。”

太宰点点头:“如此,多谢了。”

“告辞。”



评论 ( 3 )
热度 ( 43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