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10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从鬼面的照相馆离开已经接近中午,太宰带着芥川又是打车又是换乘地饶了不知道多少圈,才终于在一处公寓停了下来。

公寓楼临河而建,水汽泛起,将夏日的暑气压下去不少。公寓面积不大,装潢以灰白为主走的是大众化但是绝不会出错的简约风。房间里的布置简单且没有多余的东西,然而和芥川那个除了一张沙发一个茶几外就几乎是一干二净的客厅比起来也算的上相对不错了。

太宰随手脱下风衣挂在衣架上,头也不会对芥川道:“自己找地方坐。”

芥川在四下打量一圈之后,最终还是放弃沙发,拉了把椅子在靠近阳台的圆形茶桌旁坐了下来。而当他无意中看到阳台砖石地板上散落的绑带时,芥川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你脸上的表情是怎么了?”太宰不知何时回来了,手上还提着一袋青色的——蜜桔?

芥川难得迟疑:“太宰先生,这是您的——”

“我家,有什么问题吗?”太宰在芥川对面坐了下来,顺便把一大袋蜜桔往后者那推了推,“你那地方已经被发现,别告诉我你还准备再回去。”

芥川没有说话,对于太宰出人意料的坦诚难得没有任何反应,甚至连脸上也依旧是一副冷冷淡淡的样子,虽然此时他脑中负责理智的部分已经稀里哗啦碎了一地,混乱程度大概和看到穿着新款小洋裙的爱丽丝的森鸥外有一拼。

芥川默默把袋子往旁边挪了挪,直到视线中几乎看不到蜜桔的影子才停下手,单刀直入道:“三日后的烟火大会,太宰先生怎么看?”

太宰:“芥川君是觉得,在三日后的烟花大会上黑岩重吾他们会出现是吗?”他问的不咸不淡,然而芥川还是从中听到了一丝可能连太宰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嘲弄。时隔多年,依然熟悉如昨日。

少年注视着太宰的脸,男人正从袋子中拿出一个蜜桔开始剥皮。阳光从阳台飞落,纷纷扬扬地洒了一地,明媚而慵懒的光线投在男人低垂的眼帘上,将男人眼角的锐利了削弱几分,并添上了少许的温和。

“甚是怀疑。”半响,芥川才如此答道。

太宰把剥好的蜜桔扔进嘴里,在桌下伸直双腿,懒懒地往椅背上一靠:“怎么说?”

芥川:“我不认为以黑岩的谨慎程度会让鬼面那么轻易地听到他和部下的对话内容。”

太宰:“你怀疑鬼面在和黑岩联手?”

芥川颔首:“或者故意是黑岩让他听到。”

太宰开始剥第二个蜜桔:“目的呢?”

芥川双手放在膝盖上,笔直的脊背宛若出鞘的长刀,他抬眼,对上太宰的目光:“请君入瓮。”

太宰笑了一下,刚要开口说什么,一段音乐骤然打破了短暂的安静。

“一个人啊自杀……”

晃晃悠悠的音调和声音主人的风格一脉相承,尽管竭力克制然而芥川的脸还是有轻微的扭曲迹象。太宰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样子,继续和蜜桔皮死磕:“芥川君介意帮我拿下手机吗?在风衣的兜里。”

芥川起身去给太宰拿手机,当他要将手机递给太宰时,男人却抬了抬沾满果汁的手,然后一脸无辜地看着芥川。读懂自家先生意思的芥川抿了抿嘴唇,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手一划接通电话,然后把手机举到太宰的耳旁。

太宰把头往手机那靠了靠:“嗨敦君,那么早啊。”

明显属于少年人的声音随着电流漏出了一点到空气中,模糊不清。

太宰一边听着电话,一边手上不停:“……已经查到了吗?结果如何?”又一个蜜桔剥好,这次太宰把橙黄的果肉举到芥川嘴边。

芥川愣了一下,直到看到手的主人扬起眉毛才慌忙低头,张嘴,小心翼翼地咬住蜜桔,同时努力不碰到男人的手指。甜腻腻的汁水一下滚落到舌尖,芥川还没来得及收回探出的脑袋,太宰手指一推就把蜜桔整个塞进了芥川嘴里。少年嘴巴下意识地一合,嘴唇碰上食指尖,温热感从唇间顺着神经网传至四肢,港黑恶犬向来稳如泰山的手瞬间一抖。然而就在这大脑当机的刹那,太宰已经收回了手指,同时还相当顺手地把大拇指的指肚往芥川嘴唇上一抹,将三四滴黏腻的蜜桔汁尽数沾在了上面。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太宰的电话似乎也打的差不多了,他和电话那天的人又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便挂断了电话。芥川也放下手机,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芥川突然产生了一种想问打电话的是谁的冲动,然而是否太过僭越的顾虑使他有些踟蹰,思绪徘徊间藏在喉咙的话已经吐了出来:“白头发的小鬼?”

“嗯,我的新部下,”太宰的脸上又恢复了芥川熟悉的表情,平淡的笑意,参杂着不易察觉的冰冷,“是相当优秀的年轻人呢。”

听到优秀两个字的时候,芥川放在膝盖上的手条件反射地握紧,上下牙骤然发力,像是恨不得压碎对方般死死压在一起。芥川觉得现在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变的可怕,虽然从太宰的角度看他只是脸突然绷住了而已。

一切如常。除了眼中被寒霜激起的疯狂跳跃着的光芒,亮的惊心动魄。

太宰似乎不准备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他迅速回归正题:“还记的我昨天晚上说的关于地狱犬之吻的东西吗?”

芥川点头:“是,记得。”

“昨天晚上太晚,有些东西我没细说,”太宰往后躺了躺,明明坐的的木头椅子愣是让他坐出了躺沙发的感觉,“地狱犬之吻需要七个祭品,但是他有时间限制。”

“从第一个祭品开始,在一个下一个月圆之日之前,必须完成所有献祭,否则就得从头来过。”

“我让敦君去查了从上一次满月到现在,所有失踪女孩的消息。从警察局那边得到的消息是,排除掉年龄不符的,一共有四个女孩到现在都没找到,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还差三个——”电光火石间,鬼面的话从芥川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窜了出来,“烟火大会是在中元,他们难道——”

太宰不置可否:“有可能,毕竟要一下找到三个符合条件的女孩不是那么容易的,烟火大会上人流众多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但万一向你说的,是请君入瓮呢?”

“所以,我想放弃烟火大会直接去他们的据点,”芥川回答的很平静,语气里的自信近乎嚣张,“处决黑岩重吾以及他的手下才是我的任务。”

太宰笑了,拿出从鬼面那拿来的地图,平铺在桌上:“三个据点,你觉得会是哪个?”

芥川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其中一个圆圈。

太宰脸上的笑意更深了。

“怎么说?”

“假设他们真的准备在烟火祭上狩猎,为了以防万一他们不会选择在据点以外的地方进行献祭,况且如此巨大的阵法不是一时半会就能绘成的,一旦被破坏他们不会有时间重新布一个。所以他们只能在他们的据点进行献祭,为了能及时返回他们不会选择太远或者路程不便的地方。如果烟火祭只是个陷阱,他们不能排除我们识破并直接攻击据点的可能性,为了能及时把在烟火祭上的人员抽调回来进行支援路程必然不会太远。”

“况且,中国有句话:大隐隐于市。”

消瘦的食指在地图上不轻不重一点,指尖落处赫然标注着五个字:高岛屋百货

“烟火大会也不能放着不管。”太宰唔了一声,“既然他们胃口那么大,就好好招待一下吧。”

芥川点点头表示同意。

太宰像是想起什么,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抬头看向一脸严肃的芥川:“说起来黑岩手下有多少人还不清楚,你确定要直接上门踢馆?”

芥川坐的笔直,语气果决道:“他的人剩不了多少,否则知道我租住的房子也不会只留个警告就走。”

“行,”太宰合掌一拍,“那么,想想该从什么地方开始呢?。”


芥川首先给樋口一叶打了个电话,铃声刚刚开始响起电话就被接了起来。

“芥川前辈。”

“我需要高岛屋百货的平面图,有标出所有电路和通风管道的。”

电话另一端传来笔在纸上飞速滑动的声音,“现在就要吗?”樋口问道。

芥川:“马上。”

“是,芥川前辈。”

芥川放下手机,对太宰点了点下巴道:“二十分钟之内应该就能拿到了。”

太宰做了一个哇哦的夸张口型:“芥川君对自己部下还真是自信啊。”

“比不上太宰先生。”

太宰看着芥川,面前的人即使努力将面部神经工作效率降到最低,也挡不住眼中的火星迸溅而出。他终于忍不住不厚道地笑出了声。时光过了那么久,少年终究还是那个挺着一身傲骨在污浊中跋山涉水的少年。

没等芥川眉头竖起,太宰已经将话题挑到了别处:“话又说回来,芥川君在港黑呆了那么久,似乎一直没有去查当年的法阵是什么。”

“不好奇吗?”

“请太宰先生不要把在下和十多岁好奇心泛滥的小鬼相提并论,”虽然太宰没有点明但是芥川还是明白了他话中所指,“况且已经发生的事,溯源也无法改变既定的事实。”

“是吗,”太宰偏偏脑袋,“芥川君还真是无趣啊。”

“你中的那个阵法叫做死灰之火,唯一的记录在赫尔墨斯之言上面。”

芥川怔住了,又是赫尔墨斯之言。

“和你讲了那么多关于赫尔墨斯之言的事,也不在乎多上那么一点了。”太宰上身前倾,双手交叠支在桌面,“赫尔墨斯之言除了写在纸上的那些阵法,还有一些秘密是鬼才拉尔没有记录的。其中有一条是,虽然书中很多魔法厉害的可怕,但是他们的效果却只有一次。”

芥川一愣。

太宰:“通俗点来说就是说,如果你对一个人用了上述中的某个魔法,那么下一次你再对他使用相同的魔法时就不再有效了。”

芥川有些难以理解地皱起眉头:“但是,为什么阵法的设计者要这么做。”

太宰打了个手势道:“在希腊神话中,赫尔墨斯的身份之一是黄泉的引路者,而赫尔墨斯之言里的内容也几乎都在象征着这一点,他的每一个阵法几乎都是杀阵。而拉尔认为,如果有人能够从中侥幸活下来,那么就说明赫尔墨斯并不想收留他,再用相同的方式把他送入黄泉便是对赫尔墨斯的不敬。很有趣的想法不是吗?”

“不过,虽然如此,赫尔墨斯之言中同样有另一种隐藏存在。”太宰继续道,“那就是,如果和赫尔墨斯之言有过接触,我是说不管是使用过赫尔墨斯之言或者是受过赫尔墨斯之言的伤害,那么只要是接近赫尔墨斯之言中的任何一个阵法,除了是以前遇过的那个,那么他受到的伤害将会比原有基础更高。”

芥川:“所以太宰先生的意思是……”

“要当心芥川,黑岩重吾他绝对不是第一次看赫尔墨斯之言。”太宰缓缓道。

芥川听到最后一句的时候猛的抬头:“太宰先生你说什么?”

太宰重新靠回椅背:“在鬼面那里碰到的那个杀阵,我以前在赫尔墨斯之言里看过。”

“如果黑岩是在十天前从禁地窃取之后才第一次翻阅赫尔墨斯之言,他不可能那么快就掌握一种以上的阵法,所以只有一种可能,他在很久以前就翻阅过赫尔墨斯之言。”

芥川不知不觉绷直后背:“您是说我们接下来还会碰到赫尔墨斯之言里的阵法吗?”

“不排斥这种可能性。”

芥川安静了片刻,这是一个重要的情报,他知道此时自己应该专心于思考因为这个信息的出现而可能需要改动的计划,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每当他试图理清思绪的时候,太宰的那句“当心芥川”就会直接从脑海中蹦出来。

当心两个字,在港口黑手党中是几乎绝迹的存在,大家都是在刀尖上行走的人,一不留神便是万劫不复,何来当心可言。所谓的当心不是沦为多此一举的笑话,就是被底层成员们当做了威胁用语。

芥川看着面前的人,这是他第一次从对方口中听到如此直白不加掩饰的忠告,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似乎触碰到了什么。某些他不曾发现、亦不曾注意过的事实。

就在芥川出神的当口,太宰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拽了回来。

“你有邮件来了。”他指了指芥川放在桌上的手机。

芥川难得有些慌乱地抓起手机,打开之后飞快的扫了一眼标题,而后将手机放到了太宰的面前,他起身道:“高岛屋的平面图。”

太宰也不客气,拿起手机,放大图片,他注视着平面图勾起嘴角。

“开始制定作战计划吧芥川君。”


/修罗期终于过去了,是时候调整生物钟了/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