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12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九点四十五,高岛屋百货。

“是,我知道了……辛苦中原先生了。”站在光亮的洗手台前,芥川一边偏头夹着电话,一边拿毛巾擦干手上的水珠,“那么烟火大会那边还要继续拜托中原先生和红叶大姐。”等到电话那头的人挂断电话,芥川才放下手机,他直起身,看向面前的镜子。

少年身上穿的还是那身标志性的白衬衫黑风衣,然而在镜子中出现的却是另一个截然不同的人。

那是一个比芥川本人明显高出半个头的男人,精瘦的体型,被晒得黝黑的肤色,面颊消瘦,脸上呈现出一种工作强度过大带来的暴躁。天蓝色的工作服扣子只扣到倒数第三颗,露出了里面的白T恤,胸口印着的天象维修几个白字显示镜中人的身份。

芥川注视着镜子中的“自己”,伸出右手向虚空做了一个抓取的动作。镜子里的维修工也和芥川一起伸手一抓,然后一顶和衣服同色的棒球帽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芥川维持着右手虚拢的姿势,把右手往头顶处慢慢一压。镜中人也同时抬高右手,屈肘,将帽子端端正正在头上戴好。

做完这一切后,一扇隔间的门打开,穿着一身铁灰条纹西装的太宰治走了出来。

他走到芥川旁边,绕着他走了半圈,又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遍,这才满意地地点点头:“伪装的不错。”

在太宰打量芥川的同时,芥川也在通过镜子端详着太宰。

男人今天少有地穿上了三件套西装,半温莎领带打的平滑饱满,胸前口袋中折好的深蓝方巾露出不多不少的一角。此时太宰脖颈和手腕上的绷带拆的一干二净,嶙峋的手腕难得暴露在了空气中。不但如此,他甚至把原本垂在额头的刘海全部梳到了脑后,透过鼻梁架着的无框眼镜,男人眼中闪烁的光芒更加让人琢磨不透。

芥川在脑中的形容词间卖力搜寻可以描述太宰此时装扮的妥当词语,然而最终还是无力地在衣冠禽兽四个字面前举手投降。

太宰在芥川身旁和他一样面朝镜子站定,“最后确认一遍计划。”

“考虑到这次黑岩重吾要准备三个地狱犬之吻的法阵,因此他们需要一个非常开阔的空间。根据平面图上的标识,符合的只有两个地方。”

“最顶层的会议厅,以及不对外开放的地下三层。”

“我去地下三层,所以芥川——”

“顶层由我负责。”芥川截口。

太宰低头轻笑,从外套内侧的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递给芥川。芥川接过来,是一个面目清秀的男子,一本正经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刻板。

“这个人是?”

“柳十卫,黑岩重吾手下的得力干将,”太宰对着镜子整了整领带,余光不易察觉地在依然低头看着照片的芥川脸上停留了片刻,“他从十岁开始就跟着黑岩重吾,但是黑岩没有把他带入港口黑手党,而是一直对外隐藏他的身份。老头子还真是蓄谋已久。”他最后不由自主地感叹了一句。

“如果遇上他,要当心,假如是黑岩会把赫尔墨斯之言中的内容传授给谁的话,就只有他了。”镜中,太宰对上芥川如黑曜石般的眼睛,一字一顿道,“记住我告诉你的,赫尔墨斯之言对你的伤害程度是翻倍的。”

芥川面色不改,微微点了点下巴:“了解。”


“只是话说回来……”

“太宰先生真的不加个幻术伪装下吗?”芥川的目光在太宰身上停留许久,终究还是忍不住了。

太宰一脸无辜地看着他:“伪装了啊。”

“新原左之助,林氏工业部门经理,代表林氏工业参加在高岛屋十八楼会议室举行的公会联谊。”为了以防万一做的伪装身份资料太宰只看了一遍就背的相当熟练。

芥川一顿,眼中难的透出了一丝无奈:“事先声明,因为潜入不易所以我们这一次没有多余的战斗力,太宰先生的身份如果在到达目的地前就曝光……”

“这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太宰抚平袖口的褶皱,耸耸肩,“话又说回来,芥川君是不是忘了你到现在都还没有赢过我哟。”

芥川皱紧眉头,眼中有刀锋的寒光划过:“那么今晚一切结束后还请太宰先生赐教。”一字一顿,坚决的一如若干年前那个在训练场即使无数次败北也会拼死站起来前行的少年。

太宰笑着摊开手:“啊,那要看今晚芥川君打完还有没有力气站起来了。”

说完也不管芥川明显黑了的脸就转身自顾自往外走去,末了还顺手在芥川的头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帽檐戴的太高了。”

镜子中维修工的帽檐压在了眉毛上,然而还是挡不住本尊脸上可疑的绯红。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已经迈着四平八稳的步子走出了洗手间。


芥川在心中默数时间,五分钟后,他再次确认了一遍所有的隔间空无一人,接着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

黑瘦的“维修工”把放在门口写着“打扫中”的黄色警示牌放到角落,拎着工具箱低头走向走廊拐角处的员工通道。

推开厚重的防火门,芥川顺着台阶向上走到六楼,一出拐角就看到一个大腹便便、满脸油光的中年大叔已经等在六楼的防火门前。

中年人看到维修工出现,还不等他走上来就问:“来修电线的?”

维修工鞠躬:“是,来的时候迷了路,非常抱歉来晚了。”

中年人不耐烦地摆摆手,拧开防火门的把手:“行了行了,你赶紧跟我来。”

维修工再一鞠躬,匆匆跟上中年人摇摇晃晃的步子拐进防火门。

防火门的后面是一条走廊,装潢和外面的商场意外的一致。吊顶上水晶灯错落排列,大块白色大理石铺陈的地板光可鉴人,走廊两侧每间隔十米摆放着精心打理过的等人高盆栽,连为数不多的生机也透出标准化的冷硬。走道中,男男女女行色匆匆,面无表情地向外人昭示着这片区域的真实用途。

维修工保持在中年人身后半步的距离,一路上老老实实,目不斜视。而这层伪装下的芥川则毫无顾忌的四下观察周围的环境,将每一个细节一丝不漏地刻入脑海。

中年人带着芥川一连拐了三四个弯,每走入一条新的走廊周围来回穿梭的工作人员就要少上一些,等他在最后一个拐角前停了下来时,芥川已经身处在一条空空荡荡的走廊尽头。

中年人站在尽头的拐角,指了指里面唯一的一扇门,“电路都在里面,四号线和八号线出了问题,现在七楼整层楼的自动门都关不上。你自己进去处理看是什么问题,我二十分钟后再过来,你那个时候一定要给我修好听到没有。”

维修工忙不迭点头:“是、是,您放心没问题。”

中年人看人已经带到也懒得逗留,急匆匆地扭头返回。“维修工”注视着他肥硕的身躯消失在了远处,伪装下的人最后扫了眼走廊另一头的监控探头和头顶的通风口,才慢腾腾走了进去。


与此同时,高岛屋百货,顶楼。

深色加厚的绒布窗帘已经全部拉开到两侧,一整面墙大小的落地窗将城市的夜景毫无保留地纳入远眺者的视野。苍白的月光混着远处烟火明亮的黄色光辉投在地上,将空荡冰冷的房间分成了黑与白两部分。

偌大的房间,只有柳十卫一人地站在阴影中。他面前的会议桌上孤零零摆着一台笔记本电脑,屏幕发出的荧光将他消瘦的脸打上了一层蓝光,然如被冥火映照。

突然间,在屏幕右下角,一个红色的标记开始闪烁,柳十卫按下回车,沉声道:“说。”

数个声音有条不紊地响起。

“六组就位。五至十楼防御完成。”

“七组就位。十一至二十楼防御完成。”

“柳十卫大人,高岛屋全楼防御完成。”

柳十卫微微低头,凑近打开麦克风,垂下的刘海挡住了男人大半张脸:“所有人听好,守住各自岗位,无论发生什么,禁止离开一步。”

数个声音同时应诺:“是!”

“那么今晚就看诸位的了,”柳十卫说完这句话就关闭了连线,还没等他抬起头,一个视频窗口就跳了出来,自动全屏盖住了整块屏幕。

一张苍老的脸印在了柳十卫的瞳孔中。

“看起来你已经准备好了,柳十卫。”

男人恭敬地鞠躬道:“是,一切已经就绪。”

视频中,黑岩重吾看起来更加苍老,因为阴影的缘故脸上的皱纹显得愈发深了。在他的佝偻的脊背后,除了黑暗空无其他。他就像是站在地狱的路口,看着重返人间的路。

“芥川龙之介的踪迹呢?”黑岩重吾问。

柳十卫:“根据我们派去人的报告,还在烟火大会上。”

黑岩重吾动作缓慢地闭了闭眼睛:“那么,太宰治呢?”

柳十卫的身子明显僵住,当监视津田照相馆的探子汇报说看到太宰治和芥川龙之介同行时,几乎所有核心成员都在彼此脸上看到了惊愕,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那个离开了港口黑手党四年的男人会再次出现,甚至淌进这趟浑水。他是一个游离于计划外的变数,是一个随时可能打出的,掀翻庄家的鬼牌。

过了许久,柳十卫才回道:“万分抱歉。自他和芥川从津田照相馆出来,甩掉了跟踪的人之后就再也没有发现他的踪迹了。”

黑岩重吾对于这个回答似乎并不意外,他对上柳十卫带着不甘的眼神,像个对着因为考试不及格而难过的孙子的老者般叹息着摇了摇头:“不必在意,一切按计划。”

“守住你的位置,他们就算毁了这栋楼也无法阻止我们。”

柳十卫肃然躬身:“是!”



#啊啊啊突然速冻降温结果每天都不想出门(摊)

#16年快要过了,依然是一条咸鱼(摊)

#新原是三次元芥川老师原来的姓氏

评论 ( 3 )
热度 ( 32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