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13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时间走过十点,高岛屋百货中的星河影院只剩下一间小厅在播放今晚的最后一场电影。

这是一部不讨喜的文艺片,加上不是黄金时间放映,使得八十多座的小厅只有三名观众。其中,一对情侣坐在靠墙的情侣座上,他们对这部电影显然不感兴趣,之所以坐在这里不过是为了有个可以耳鬓厮磨的地方,男人偶尔对女子附耳说上几句,逗得女子克制不住地发笑。沉浸于自己世界中的两人没有意识到,在放映厅第一排最角落的位置,还坐着一个人。

银从电影开场到现在坐了足足有二十钟,当荧幕上男女主角终于进行到约会环节的时候,入耳式耳机中电流穿过的刺啦声如约而至。

樋口一叶的声音传入少女耳膜:“银,是否就位?”

银轻轻敲了下耳机示意已经准备完毕。

樋口语速飞快,话语之间没有任何停顿:“看到你面前的幕布了吗银,在靠近你这侧距离边缘三米的位置,有一扇通向内部人员通道的暗门藏在它后方的墙壁上。一分钟后我会拉下这件放映厅的电闸同时停止电影的放映,你有30秒的时间在放映员赶来查看前通过那道暗门。”

“打开暗门的密码锁在门正前方的地面上,密码一共六位:486351。”

“现在,倒计时30秒。”

女声连同电流的声音戛然而止,银的耳边只剩下电影中女主被表白之后的喜极而泣。

她在心中默数时间,同时将披散的长发挽起。在放下手的一刹那,大屏幕陡然变黑,安全出口的绿灯也跟着熄灭,绝对的黑暗席卷而至。几乎同一时刻,女人的尖叫如期响彻整个放映厅。

银对刺破耳膜的声音充耳不闻,少女飞快而无声息地冲入幕布背后,不偏不倚在离边缘三米的地方停住,单膝蹲下。

打开和地面同色的密码锁盖子,银输入六位数密码,随着一声“咔哒”的轻响,墙壁中一道缝隙悄无声息地裂开。她毫不犹豫地一推,侧身从门缝中滑了进去,在关上暗门的刹那,工作人员的呼喊隔着一张幕布响起。


暗门一合,所有的声音齐齐消失。银打开耳机的麦克风:“进入完成。”

樋口继续指挥:“沿着暗道往前走五十米,右转,再走十米,然后你会看到在你的头顶有一个通风口。上去,顺着通风管直行三十米,你看到的第一个通风口下方就是位于高岛屋十二楼的的监控室。”

“掌握监控室控制权之后,直接用公共频道联系芥川前辈。”

“了解,”银答得干脆利落。

“哦对了,”樋口一叶又急匆匆补充了一句,“你现在走的这条暗道是这栋建筑上一个主人秘密修的,在平面图上没有显示,所以理论上黑岩重吾他们并不知道这条路的存在。”

“你的时间不多了。抓紧吧银。”

通话就此中断。

就如同樋口一叶所说的那样,黑岩重吾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这条通道的存在。暗道狭长且布满灰尘,看样子很长时间都没有人踏足过。银一路飞奔,转眼间就到了樋口所说的通风口的下方。暗道不高,她轻轻一跃双手就抓住了通风口的边缘,接着腹部发力向上一翻,同时双脚往通风口上用力一踢。本就腐朽不堪的铁栏杆瞬间被踹开,正式寿终正寝。

银顺势跃上通风管,找准方向匍匐前行,不多时她就来到了樋口所说的第一个通风口。她单膝跪地蜷缩起上身,压低呼吸透过通风口扇叶的间隙向下张望。

扁平的缝隙限制了视野的范围,尽管如此银还是看到通风口正对的房间里有一共三个穿着白色制服的高大男人, 倒三角的腰身和被衬衣勾勒出的肌肉线条,带着震慑显露出可怕的爆发力。他们或坐或立,但都齐齐盯着面前从上到下布满整个墙壁的监控录像,一动不动。

银摸出准备好的螺丝刀,一手握住通风口上的横杆,一手拿着螺丝刀小心翼翼不发出声响地将通风口挡板四角的螺丝拧开。放下最后一颗螺丝钉,银缓缓将通风口的挡板抬起一寸,同时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闪光弹,向下一掷——

坠地的瞬间,白光肆虐,骤然响起的惨叫声几近要撕毁空气。银掐着时间在白光消失的刹那跳下通风口,落地时如树叶凋落般悄无声息。她的足尖刚触到地面便陡然发力,直直冲向还蜷缩在地上紧紧捂住眼睛的壮汉。手一反,刀已在指尖。寒光掠过,犹如蝴蝶在阳光下扑闪翅膀时鳞粉折射的光辉。

三刀之后,地上只剩下三具脖子还在淌血的尸体。

银这才有空仔细打量四周。尽管樋口已经事先告诉她这是一间监控室,然而真的进来之后银心中还是微微一震。

房间呈正方形,最多也就十平米的样子,然而房顶却被挑高到了足有五六米的高度。四面墙壁被无数液晶显示屏挂满,银甚至没有看到可供进出的房门——应该是被显示屏挡住了。在确定监控室没有其他人之后,银打开了通讯器。等待数秒后,耳机中传来芥川龙之介的带着寒霜的声线。

“报告位置银。”

“已到达监控室,”银的视线从躺在地上的三人身上扫过,“障碍清理完毕。”

芥川嗯了一声,又点名道:“立原。”

被念到名字的人立即回复:“到十二楼了芥川大哥。”

“监控室的入口藏在十二楼回廊尽头的消防器材背后,带着你的人守好她。”

立原:“是!”

芥川:“银,看监控,告诉我黑岩在哪层楼布了人手。”

银闻言迅速扫视了一遍四面墙的显示屏,目光在其中一面墙上停住了。和其他三面墙不同,这面墙上的监控的主角不是在商场中顾客而是一群身着黑衣面露戒备的男人。而通过监控可以看到,他们所站的地方不是楼道的拐角便是紧闭的防火门前,而他们脚下灰色地砖也显示着这些楼道并非是给顾客上下的路。

她看了看监控下方的标识,按住耳机,“十、十五、二十、二十五楼的……内部通道防火门?”

芥川听出了银尾音的迟疑,淡淡地解释道:“高岛屋十楼以下是商场十楼以上二十五楼以下出租给了公司或者餐厅,为了将顶上三层高岛屋自己的办公区域和楼下的区域完全分隔,他们不但单独开了两个直达二十五层的电梯还另外修了一条只在上三层开通防火门的安全楼梯,就是你看到的内部通道,这也是前往上三层的唯二途径。”

解释了那么一大长串,芥川喉咙有些发痒,他低低咳嗽两声,又道:“广津先生,你和你的人现在何处?”

沙哑的声音回道:“如你所安排的,除了立原带走的一队人,剩下的人已经分成两队,分别埋伏在十楼和二十楼。”

芥川接着部署:“让你的人在楼层的北面找到一间储物室,储物室左侧的墙壁背后就是内部楼梯的拐角处,等我命令炸开墙壁,剩下的事你知道怎么做。”

广津沉吟了一下:“全部突破后需要黑蜥蜴上到二十七接应吗?”

芥川:“不必,做好你们的事。”

“请等一下,”银突然开口,视线飘向角落中一个被红线框出的监控,“有个监控看起来不太对。”

监控的角度很奇怪,他的视角中只显示出了一扇门的一个角。从露出的一角来看,那门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铅灰色铁门,除了表面多了些许锈迹,然而银还是从中发现了一丝不对劲。

她走到控制台前,放大监控。

门角平铺在显示器中央,带着它面上细如秋毫的繁复纹路。扭曲的线条映入银的瞳仁,勾出了脑海深处前人的血。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听到抽气声陡然响起,芥川几乎在同一时刻发问:“怎么了银?”

银极力克制住心底的震惊,按住耳机:“有一扇门……他们刻上了哈迪斯!”

“牢不可破的哈迪斯啊……”芥川听起来却似乎没有一丝意外,他思考了片刻问道,“内部楼梯开在二十七楼的那道安全门?”

银看了眼底下的标注:“是。”

“不必在意,那不是你们需要考虑的。你们要做的只有扫清干扰,其余的我来处理。”

“一分钟后行动开始,”芥川依然呆在电路室中,此时他正对着被卸了门板的电箱一根一根确认线路对应的用途,“监控室可以进行全楼广播,银,把那段音频放出来广播后就切断掉所有监控电源,然后关闭楼顶的通风扇。”

“所有监控吗?”

“是,”芥川终于找全了所有要找的电线,小心地把他们拨到外面,“接收监控的可不止监控室一处。没有猜错的话黑岩重吾手下那边也会有一份。”他习惯性地皱起眉头,柳十卫的照片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

“还有三十五秒,做好准备。”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