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15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强迫症发作改了一些细节所以这章就重发下(掩面)

——————————————————————————


太宰此时正站在高岛屋的地下三层,这是一个黑岩重吾刻意从平面图上抹去的地方,如果不是港口黑手党扒出了设计者的初稿大概他和芥川现在已经一起站在二十七楼了。

在黑蜥蜴们准备突击内部楼梯的同时,太宰孤身一人绕过监控同时避开工作人员,顺着高岛屋角落里货梯的电梯井爬到底部,通往地下三层的路口被藏在了那里。

和其他楼层不同,地下三层看起来像是刚刚建好便被废弃,除了林立的水泥承重柱以及凹凸不平的水泥地面外,太宰的视野中就只剩下在昏黄光线下看起来愈发低矮的房顶。

环顾一圈四周,太宰的脸上露出一个极度危险的微笑。他拍了拍手,语气欢快地像是在发出邀请:“嘿各位,既然来了就不要躲躲藏藏了好吗?”

“站在柱子后面和趴在屋顶的诸位,我看到你们了哟。”

这句话怎么看都是在胡扯,然而被说中位置的一众黑衣人脸色却同时变了,相互对视之后,他们的领头对部下点点头,率先从藏身之处走了出来。

太宰扫了一眼没有细数,但也能看出从黑暗中走出的黑衣男子至少有十个之多。

“哇哦那么多人,难度值有点高啊。”太宰眉梢挑起,脸上写着的兴奋和一个看到喜爱玩具的小孩如出一辙。

黑衣人们一步步逼近,很快呈包围之势。他们一前一后分成两排插空而立。这个队形看似松散,然而如果太宰选择攻击第一排的人,那么即使突破也将立即遭遇后方两人的袭击;如果想直接从第二排突围,则在穿过第一层包围的时候有很大可能会被左右夹击。

“哎呀这就有意思了。”太宰显然看出了这个阵型的端倪,于此同时,空气中弥漫起太宰熟悉的味道。混杂着硫磺气味的血腥味一点点蚕食周遭的空气,背后隐藏的重重杀意久违却依然熟悉。太宰几乎在闻到的瞬间就明白了那是什么。

“想不到诸位全部都是我族,黑岩长老还真是客气。”一句足以让港口黑手党大半吸血鬼闻之色变的断语就这样被太宰语调轻松地说了出来,他的站姿还是和一开始那样松松垮垮,说话的同时不加掩饰地将一干黑衣人从左往右打量了一番,“看来是没有其他人了,那么我们开始吧。”

没有人动,黑衣人依旧一动不动地矗立在原地。然而站在后面一排的一个黑衣人忽然发现了异样。

他看到在他斜前方,一位同僚投在地上的影子手上凭空多出一把匕首,然而当他再抬头向前看时,那人手上却是空空如也。黑衣人的心跳几乎骤停,然后还没等他开口提醒,影子陡然提手将匕首狠狠往脖子上抹去。

血雾炸开,那名同僚死气沉沉地倒下。

如同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被推倒,血花一团接着一团在虚空绽放。有那么一刹那,时间似乎被按下了暂停键。黑衣人不过眨了个眼,再睁开时,第一排的吸血鬼已然全部倒地。

他下意识地想要看向那个站在暗门前,甚至连手都没有从口袋里掏出来的男人,然而在他的目光瞥向男人前,血雾业已笼罩他的视线。

那是他在这个世界看到的最后一样东西,随后黑暗再也没有离去。


短短十秒,太宰的面前再没有一个活物。

男人叹息着,从横七竖八的尸体间走过,融入了黑暗的深处。


二三十米外,一道镶嵌于墙壁中的巨大铁门出现在太宰面前。

他刚在门前站定,就听到一声沉闷而生涩的轰鸣陡然响起。伴随着巨大的声响,铁门缓缓打开了一道缝隙。像是黄泉的亡灵在黑暗中的吐息,阴冷得几乎让心脏停止跳动的风卷起,在太宰身旁徘徊许久后才恋恋不舍地消散。

“请进。”年长者特有的嘶哑喑哑的声音自门缝中传出,在水泥柱间回荡着渐渐远去。

宛如死神的邀请。

太宰低头笑了笑,信步走进大门。

大门在太宰身后合拢的瞬间,穹顶的无数盏烛火燃起,整个空间亮如白昼。

这是是一个足有半个标准足球场大的房间,而在在太宰前方五米处就有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坑挡住了他的去路。坑不深,太宰只要稍微低下头就能看到平整的坑底,以及覆满水泥地面的猩红色纹理。

他上前几步,目光落在了大坑中心躺着的三个女孩身上。从微微起伏的胸口看来,她们只是处于昏迷。

老人的声音再次从太宰正前方响起:“想不到会在这里再次见面,真是让人惊喜,太宰君。”

太宰这才抬起头,视野越过十数米宽的大坑,汇聚在站在另一头的老者身上。他笑眯眯地说:“是只有惊没有喜吧,黑岩长老。”

老者咳嗽了一声,摆摆手:“卸任多年,太宰君不必那么客气。”

“是吗?我以为你挺喜欢这个称呼的。”

又是一声断断续续的咳嗽:“虚名而已。”

“确实,活都活不长了,要这些还有什么意义。”太宰敛起上扬的嘴角,瞳孔深处,黑色的浓雾再一次聚集。男人身上温和明亮的光消失了,在这个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烙印于吸血鬼血液深处的杀意随着太宰的一呼一吸愈发冰冷。

黑岩重吾的低笑回荡在墙壁间:“等太宰君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老人家们的愿望也就只剩下那么几个了。”

“不过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意外,太宰君竟然会亲自搅这趟混水,这可不是你的风格。”

太宰的回答是一声意味不明的嗤笑。

黑岩长叹:“但是我还是小瞧你了,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会真的找到这个地方。”

太宰忍不住哈的笑了一声,“十多个纯血吸血鬼放在外面,你和我说你没想过我会找过来?”

“只是以防万一而已,”黑岩平静地回答,“年纪大了,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能那么无所顾忌。”

“不过看起来似乎那些人并没有起什么作用,不愧是看过赫尔墨斯之言的人,太宰君果然和我想的一样优秀。”

太宰不置可否地耸耸肩,他看向黑岩重吾,那个在港口黑手党经历过无数腥风血雨的老人就这样安静地站在那里,下垂的眉梢流露出老年人特有的平和。他已经太老了,弯曲的脊背让人忍不住怀疑它是否还能支撑的起这个躯壳的重量。但是在黑岩重吾的安详下,太宰治仍旧能感受到高踞长老之位多年留下的威严。

“看来是只剩我们两个人了呢,那么现在黑岩长老是准备怎么样呢?要下场亲自动手吗?”太宰调侃着,在黑岩看不到的手心中,苍色的烛火开始摇曳。

黑岩摇摇头:“自然不是。”

“招待在此。”

他抬起拄着的拐杖,轻轻磕向地面。

光芒迸射,一道半透明的巨幕在离太宰不到半米的地方自下而上猛然升起,将他与巨坑和黑岩分隔两边。

太宰的瞳孔骤然收缩:“赫卡忒……”

“正是,”黑岩的语气带着赞赏和欣慰,“既然已经认出来,就不用我多说了。放弃吧,太宰君。你走不过这道屏障的。”

“你和我一样清楚,赫卡忒从发动之时起便为双生阵。”

“一者为门,一者为钥匙,想要打开太宰君面前这道‘门’的唯一方法就是通过钥匙获得破阵的咒语。”

太宰眯起眼睛,下颚不由自主地绷紧:“你把钥匙……放在了呆在顶层的柳十卫那里。”

黑岩发出喑哑的笑声,算是承认了。

“其实刚开始我还有些期待,如果来这里的不是太宰君而是芥川君又会是怎样。港口黑手党名声在外的恶犬,让人不由产生想要交手的欲望啊。”

太宰淡淡地扫了黑岩一眼,“老人家就不要想着这些年轻人才会干的事情了,况且,芥川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对付。”他抬手按住内置耳机。

“芥川君。”

芥川的声音中夹杂着呼啸的风声,“都听到了,太宰先生。”

“很好,那我就不多说什么了,”太宰道,“打开赫卡忒中’门’的每一个咒语都独一无二,它们只在阵法制成的瞬间产生。若是不拿到钥匙,就连布阵者本身也不知道打开门的咒语。所以,务必拿到。”

“了解。”

“那么,我就在这等芥川君的好消息了。”

芥川没再多言,道了句失礼便中断通讯。

黑岩看着太宰的动作没有制止,“太宰君对芥川君的能力似乎比传言中的更加信任。”

太宰笑了,他眼神中的笃定在刹那间压过了遍布浑身上下的杀意,“黑岩长老就没有想过,为什么森先生会让芥川一个人来负责追捕吗?”

黑岩重吾面色不变,只是握着拐杖的手指不由自主地攒了起来。


评论 ( 2 )
热度 ( 30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