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16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芥川站在天台的外侧,双手插在口袋靠着网状铁围栏,半只脚已经悬空在外。在他脚下,夜晚的横滨如画卷般铺开,霓虹闪烁,光影陆离。车流来往的嘈杂经过几十米的距离,听起来有些不真切。晚风带着烟火大会留下的火药味席卷过他身侧,拉起风衣的下摆疯狂摇曳。

芥川一手抓住围栏的网眼,上身呈四十五度前倾,低头仔细端详着正下方倒映着灯火的玻璃幕墙。片刻后,像是已经打定主意般,黑色的野兽昂起头颅,锋利的獠牙扣死围栏。芥川松开抓着围栏的手,顺势纵身跃下。

柳十卫刚擦干净手上的血迹,落地窗处便陡然传来了玻璃破碎的声音。

狂风呼啸着吹乱了他的刘海,柳十卫蓦然回头,视线所及处,铺天盖地的黑色长矛向他刺来。柳十卫瞳孔猛然放大,他想也不想横臂当胸,苍色的法阵疯狂流转,在长矛即将划破手臂之际挡下了这一击。当最后一根利刃被阻断,法阵也同一时刻破碎消散。

柳十卫慢慢放下手臂,整面墙壁的玻璃落地窗已碎的干干净净,不速之客踩在满地的玻璃渣上,被风卷起的黑色风衣宛若战旗,猎猎作响。

芥川龙之介背对着璨如星辰的满城灯火,面无表情地对上了柳十卫的眼睛。

柳十卫皱着的眉头展开了一点,他缓缓开口:“芥川龙之介?”

“正是。”芥川颔首。

“柳十卫。”男人自报家门,“真是令人意外的出场方式,不愧为港口黑手党的恶犬。”

海风呛人,芥川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哈迪斯没有派上用场,看起来你很失望。”

“区区小事而已,”柳十卫平静地摇摇头,“毕竟无论如何阁下今日都是无法摧毁地狱犬之吻的。”

“抱歉让阁下失望了。”

“无妨,那并不是我的任务。”芥川说道,“我只是过来拿钥匙的。”

柳十卫一顿,眼神变得灰暗不明:“这样啊,想不到大人的计策还是被你们发现了。算了,反正无论是什么目的,阁下今日都将止步于此。”

话音还未落地,两把手枪已然出现在了柳十卫双手,下一秒,六发子弹几乎在同一时刻从枪膛射出。然而还没有等子弹飞过两人间一半的距离,就被咆哮而出的黑色野兽击落。

芥川的眼角捕捉到子弹落地时反射的银光,眉头皱紧:“银弹?”吸血鬼对于银弹的厌恶说是与生俱来也绝不夸张,因此即便银弹是克制吸血鬼的最佳武器也没有几个吸血鬼会在对战的时候用上,按中原中也的话来说就是:“那味道隔着一百米闻我都能吐出来你还让我用?”

柳十卫对于芥川的话没有回应,又是六发子弹同时射出,罗生门亦是毫不客气地迎头而上,化作巨镰直接将银弹拦腰斩断,子弹残片还没落地,又是一批子弹从枪管呼啸而出。好快,芥川这么想着眼皮一跳,但同时罗生门也不含糊直接横扫挡开,冲势不减趁着柳十卫此时枪中无子弹的空隙直扑他面门。

然而就在黑色利刃即将触碰到柳十卫的刹那,枪声响了。

黑色的刀锋在瞬间被炸成三节,无力地垂落在地,半秒钟后,弹夹落地的脆响振动起港口黑手党恶犬的耳膜。

芥川瞳孔猛然收缩,他想起了那几乎连成一声的枪响。罗生门收回,他直起微微弓起的腰。

“你不是吸血鬼。”吸血鬼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完成在两秒钟内换完弹夹并开枪的动作,“狼人吗?”

“我不记得承认过我是阁下的同族。”柳十卫不置可否,“怎么,阁下很在意我的种族吗?”

芥川皱着眉头冷冷回道:“这种事情无关紧要。”

柳十卫轻轻点了点下巴:“那么我和阁下的想法是一致的。”

枪响。

罗生门暴起。

芥川说不在意柳十卫的种族是确实不在意,对于他来说,既然对手的速度惊人那么自己只要比他更快便是。

不存在任何问题。

子弹连成一片,然而罗生门守的亦是滴水不漏。黑色的野兽飞扑,但是每一次的进攻都被扼杀在半空。两人的速度越来越快,但是却没有任何一次攻击能够成功达到对方的领地。

在罗生门不知道第几次拦住子弹时,芥川突然感受到一丝不对劲。在不知不觉间,空气的湿度开始加重,掉落在地上的银弹表面甚至覆盖上了一层水雾。

鬼使神差的,芥川转头看向窗外,接着不由愣住了。

破碎的只剩个框架的落地窗外,铁灰色的云层聚集成片,就连横滨夜晚明亮的灯火都无法穿透它们的阻隔投入芥川的眼眸。一眼看去,云朵以低缓而带着压迫感的速度涌动着,云间有充满危险气息的闪电若隐若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刹那间,芥川心中泛起了一种奇诡的感觉,云层就像是一道牢不可破的大门,而站在门内的自己早已不在现世。

“欢迎来到尘世。”柳十卫道。

“尘世?”芥川回过头注视着柳十卫,“又是赫尔墨斯之言上的阵法吗?”

“是的,很美的名字不是吗?”

“虽然,阁下大概是不会喜欢她就是了。”柳十卫向前伸出手,像是要抓住什么般,徐徐收拢手指。

徘徊在窗外的乌云如同失去束缚的野马,翻滚着涌入,芥川还没来的及作出反应,就被云雾吞没。柳十卫也随之从视野中消失。

芥川低头,云雾越来越重,甚至到了连地板都模糊不清的地步。该死,心中这样暗骂着,芥川绷起全身神经,自然下垂的风衣依然保持着平静,但是黑色的野兽却已急不可耐。

陡然间,一股灼热感出现在了后背。芥川想也不想,罗生门化作长矛向地面一刺带着芥川腾空而起,借着巨大的支撑力芥川直接悬停在了半空。他低头看向一秒钟前自己站的位置,水汽太浓,他只能勉强看到地面有一道焦灼过的痕迹。

“什么——”芥川还没来的及在脑中得出结论,后背便毫无预兆地传来一阵剧烈的刺痛。像是电闸被突然拉下,大脑在一瞬间只剩下了死气沉沉的空白。直到意识重回,面颊的冰冷让芥川意识到自己已经倒在了地上。

芥川挣扎着试图爬起来,但是还没等他完全站起,又是一道刺痛狠狠砸在了背上,而这一次芥川终于看清了元凶。

“闪电是么?”他强忍着脑袋几乎炸裂的疼痛没有再次倒下,单手握拳抵住地板支起上半身,“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了吗柳十卫?”

柳十卫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不。”

这一次,七八道闪电同时在芥川周围炸开,罗生门甚至来不及升起就已被阻断。

芥川喘息着单膝跪地,死死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喉咙深处的腥甜翻滚着涌上了,深色的血从嘴角流出滴落一地。黑色风衣的下摆被撕裂地破碎不堪,毫无生机地散发出焦味。

脚步声的回响将芥川包围,柳十卫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他面前。子弹上膛,漆黑的枪口在芥川额头前一寸停住。

“我不太喜欢烧焦的死法,太不体面,”柳十卫缓缓道,“如此,也算是给阁下最后的敬意了。”

芥川抬头,漆黑的瞳孔中不甘的火苗还在肆虐般的燃烧。

像是要疯狂到最后一秒。

枪响。

今晚最后的血花于此时炸开。


柳十卫难以置信地看着阻拦在枪口与芥川额头之间的黑色屏障,银弹几乎已经贴着对方的额头却再也无法前进一步。一秒钟之后,来自腹部的钝痛感终于传达到大脑皮层,他慢慢低下头,只见三四根漆黑的长刀从地板中刺出,深深没入腹部。

鲜血已流一地。

“怎么可能……”罗生门撤回,失去支撑的柳十卫晃了晃身子,慢慢倒在了地上。

芥川咳嗽着站了起来,喉咙中的猩甜没有淡下去的意思,四肢百骸的疼痛让他几乎使不上劲,他吃力地直起脊背,透过面上的血污和伤口,肃杀和冷意以不可磨灭地姿态印入了柳十卫看向芥川的眼睛。

“哈……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血液的涌出让柳十卫的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他握着手枪的右手颤抖着抬起,却因为使不上力而不住晃动。

芥川又咳出了一大口血,他喘息了片刻说道:“你不会真的觉得,凭你现在的样子可以在罗生门钉穿你手臂之前扣动扳机吧。”

柳十卫笑了,虽然笑声中的抽气声使得他听起来像是个破洞的鼓风机。他拿着手枪的手突然向上抬起直指天花板,接着,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银弹击中天花板的瞬间,芥川听到了徘徊在地狱的风声。

“滴答——”一滴温热的液体滴落在他脸上,芥川抬头,在看到天花板的瞬间瞳孔无法抑制地猛然收缩。

巨大的天花板上布满了宛若蜘蛛丝一般的纹路,然而不用于一般阵法流畅细腻的线条,组成这个巨大法阵的线条毫无美感可言,线条粗糙不堪棱角分明。这就如同一位濒死的匠人,耗尽最后一丝气力刻下这幅满含绝望的残品。

“我……咳咳……说过,阁下今日终将止步于此,”力气从浑身上下抽离,柳十卫举着的手终于松开,枪啪的一声掉到了地上,接着他竖起食指,重重往下一劈——

“死灰之火。”

无数的流火带着灰烬从浸满鲜血的缝隙中滚落,直达屋顶的火墙在芥川周围升起,港口黑手党的恶犬甚至没来的及作出任何反应,就在顷刻间被火焰淹没。

“幸好提前准备了祭品,不然……”柳十卫喃喃自语着,“黑岩大人,在下到底没有辜负您的重托。”

然而,就在他眼中的生命之火即将熄灭的刹那,一副超乎他预想的画面毫不留情地刺破了他的视网膜。燃烧的火墙陡然炸开,黑色的野兽咧着獠牙呼啸而出。火光映照下,少年只剩下一个消瘦的剪影,轮廓清晰而锋利。柳十卫不可置信的张了张嘴,但是还没来得吐出任何一个词语野兽的獠牙就已划破了他的喉咙。

柳十卫的眼睛就这样死死的瞪着天花板,直到黑暗将他淹没。





#上午去看了萨利机长,到的时候商店都没开门结果只能绕道从侧面的直达电梯上楼()

#最新一话虽然被捅了一大刀但是最后芥真的real帅!!(捂胸口尖叫)爆衣的几秒我觉得我可以循环播放100次(捂鼻血)

#心疼敦被揍又被踹,新双黑被揍的次数加起来大概可以甩其他人八条街

#结尾新双黑的镜头真的炒!鸡!燃!坐等最终话(乖巧)

评论 ( 2 )
热度 ( 29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