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赫尔墨斯之言 17(终)

*原著背景上的半西幻AU

*吸血鬼宰×吸血鬼芥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


芥川大口大开地呼吸着,背部的灼痛没有一丝减轻的痕迹。他脚步踉跄地踏过地毯上没有燃尽的火圈,最后一点支撑双脚的力气被抽离,前后摇晃几下后,芥川终于跪倒在了地上。有生之年第一次,芥川龙之介是如此的感谢自己过去因为被牵连而受到的伤,如果不是因为当年从死灰之火中侥幸逃生,此时的他大概已经坠入地狱。

又是一口血涌了上来,眼前的景象开始模糊不清,芥川猛然收紧撑着地面的拳头。

“该死……还没有结束……”芥川竭力把为数不多的气力集中到大脑,试图留住最后一缕意识。

芥川的鼻翼突然感到一阵轻柔的触感。有风,他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他看到空气中无数纤尘开始飞舞,慢慢在柳十卫张开的手掌心中凝聚,一个闪着幽蓝微光的玻璃球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芥川抬起手,狠狠一捞,玻璃球像是被看不到的线牵引般飞落到了他的手中,带着死灵气息的魔力在刹那间缠上了芥川的手腕。芥川握着玻璃球的手不由一抖,接着他抬起左手,按住通讯器。

“太宰先生。”

“等你很久了芥川君,”太宰的声音如约而至。

芥川咽下喉头的血,顿了一下道:“非常抱歉太宰先生。”

“道歉就不用了,”太宰说,“东西拿到了?”

“是,钥匙是一个玻璃球。”

太宰唔了一声:“打碎它芥川君,记得先把耳机摘下来。”

“了解。”

芥川依言摘下耳机。他收拢握着玻璃球的手指,沾着血的手很滑,加上四肢的脱力有那么两次他差点没有拿住玻璃球让它掉下去。芥川闭上眼睛,指尖红光燃起,玻璃破碎的声音迸溅于空气之中。

就在芥川松了口气的时候,他听到了从破碎玻璃球中传出的歌声。

悠扬而隽永,像是森林里的精灵在月夜下的咏叹越过了千年的光阴到达此岸。然而,还没有等芥川做出任何反应,剧烈的撕裂感就在胸口猛然炸开,熟悉的疼痛在一瞬间将他淹没。

该死的,药没带在身上。

带着这个不甘的念头,芥川龙之介倒在了还未干涸的血泊中。

地下十米。

太宰举起耳机,附着的魔力使得声音成百倍的放大。随着第一个音符的落地,黑岩重吾的脸色即可变了。当最后一个音节散去,屏障降落,黑岩重吾的脸业已白成了一张纸。

太宰带着意味不明地笑容跳下坑底,他拍拍手,三个女孩晃晃悠悠漂浮着离开坑底,落在了他身后的平台上。接着太宰单膝跪下,右手轻轻在地上一拍,气浪以他为中心向四周翻滚着远去,所经之处法阵的线条皆毁。

太宰站了起来,抬起头举起右手,食指中指一靠比作一把手枪的形状,直指面前的出逃者。太宰对上黑岩重吾灰败的眼睛,面上的笑意冷得就像极地的寒冰,他无声的张了张嘴——

“砰”


中原中也刚刚从电梯井的暗门跳出来就差点和太宰迎面撞上,“青花鱼你这家伙……”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太宰截了下来,“黑岩重吾在前面的门里,还有三个女孩子处在昏迷状态,他们就交给你了中也。”

中也一把拽住太宰,后者绷紧的下颚让他心里一阵发紧:“等等,太宰你现在要去哪里?还有芥川人呢?”

“芥川在顶楼,我去把他带下来。”太宰拍拍他的肩膀,头也不回地钻进了电梯井。


银已经恢复了高岛屋的供电,太宰坐上直达电梯直奔顶楼。黑岩重吾的失败没有让他感到一丝轻松,他注意到从歌声响起到结束,耳机中就再也没有出现芥川的声音。不详的感觉挥之不去,像是缠上心脏的毒蛇,随着收缩将这种感觉成倍的放大。

“叮——”电梯到达二十七层,太宰甚至没有等电梯门完全打开就侧身挤了出去,他一路奔向会议厅,猛地推开了大门。

映入他眼中的首先是大片大片的血红,接着,他看到了即将被红色淹没的漆黑。

太宰的瞳孔不受控制地收缩,“芥川!”他在芥川身边蹲下伸手将他抱了起来,声音中透出无法掩盖的慌乱。

芥川的脸上灰败地已经没有一丝血色,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止不住地滚落,黑色的风衣看不出血迹,然而太宰只是将他抱住就已经沾的满身的血。太宰认识芥川五年来,从没有看过芥川比此时更狼狈的样子。

他轻轻摇了摇芥川的肩膀:“喂芥川,醒一醒。”

芥川的眼角颤抖着,然而依然没有睁开,意识模糊间他似乎听到了太宰的声音,尽管无法理解其中的含义但是还是下意识地开口了:“太宰……先生……”

太宰的眼角瞥到芥川身侧的玻璃碎片,一下就明白了。

“撑住芥川。”他腾出一只抱着芥川的手解开领口的纽扣,伸出食指在皮肤上做了一个切割的动作。血珠一下子冒了出来,很快开始一股股地向下流淌。太宰一手小心地托起芥川的脑袋,让芥川靠近自己淌血的脖颈,同时他低下头,嘴唇擦过芥川的面颊,在后者的耳边停住:“喝下去芥川君。”

吸血鬼血液特有的气息使得芥川重新找回了那么一点少的可怜的意识,他花了足足半分钟才明白太宰话的意思。“等等……太宰先生……”芥川试图拒绝,他现在的情况根本无法控制自己对于新鲜血液的本能。

太宰自然明白芥川在想什么,他的手指穿过芥川的头发,不容拒绝地扣住芥川的头,让他的嘴靠近冒血的伤口。滚烫的血流入芥川的嘴中,灼热感在刹那间烧断了他最后的理智。

芥川猛地伸出手抓住太宰的衣服,那些在今晚深入骨髓的寒冷在面前这个男人靠近的瞬间散的一干二净。太宰身上温热的气息就像是长途跋涉的夜行者在丛林中看到的篝火,就算面前是荆棘丛生或是万丈深渊也要不管不顾地奔去。

芥川张开嘴,对着太宰裸露的脖颈用力咬下,血液滚滚而入,胸口的疼痛渐渐有了被压制的迹象。

“太宰先生……”芥川的嘴中吐出最后一句含糊不清的呢喃,陷入了昏迷。




尾声


芥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极为熟悉的苍白天花板。

他眨了眨眼睛,昏黄的光线带给他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芥川花了三秒钟的时间才意识到他已经身处港口黑手党的医院。芥川深吸一口气,阻碍思绪的海水开始慢慢退去,漂浮在半空的神智一点一滴地落地,飘忽不定多时的三魂六魄终于归位,然而脑壳依然沉的厉害,带着昏迷多时特有的茫然和疲倦。

“你醒了?”

芥川一愣,接着不可置信地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太宰……”坐在窗户上的男人竖起食指抵住挂着笑意的嘴唇,把芥川未说完的话挡了回去。

不速之客从窗户上跳了下来,走到芥川身旁:“睡了三十个小时的感觉怎么样?”

“还好,”芥川努力坐起来,太宰的突然出现让芥川感到些许的不真实,他当然不怀疑凭太宰的实力出入港口黑手党的医院算不上难事,但是,为什么呢?他隐约猜到了理由,却无法鼓起哪怕一点的勇气去深究其原因。毕竟,不去感受绝望的方式之一就是断绝接触绝望的机会。

太宰在芥川的床头站定,四目对视,然后太宰开口了:“听说最后柳十卫用了死灰之火?”

“是。”

“还好,是死灰之火。”太宰叹息中的如释重负带着隐隐的庆幸和说不清的喜悦,他伸出缠满绷带的手,在芥川的头顶重重揉了揉,“芥川君还是和以前一样拼命呢。”

“而且看起来比上次见面优秀了不少。”他笑着,注视着芥川惊愕的眼睛俯身上前,低头抵住芥川的额头。彼此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鼻息更加炙热,芥川觉得自己的脸快要烧起来了。

“太宰先生。”他下意识地想要后仰,却不想被太宰放在自己脑后的手拦了下来。

“恭喜芥川君,第二次从拉尔手中逃脱。”太宰扣紧芥川的后脑勺,然后毫无预兆地低头吻上了对方苍白的嘴唇。冰冷,但是依然保持着生的温度。

芥川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嘴上的触感在刹那间把他的理智打的七零八落,脑中有什么东西轰的炸开了。就在他发愣的时候,太宰的另一只手也环上芥川的后背,用力将他拥在怀里。芥川颤抖着,几乎是下意识扯住了太宰身上风衣垂下的衣角。

太宰笑了,慢慢加深这个吻。横滨落日的余晖于此时散入病房,苍白墙上映出的金色光芒仿佛让时光带着暖意冻结在了此时。

“要一直活下去啊芥川君。”

“是太宰先生。”


FIN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

*能够在文野第二季结束前写完真是太好了

*最后,大力求评(笔芯)



评论 ( 11 )
热度 ( 62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