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太芥】醉者

*文豪野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当浓烈的黑麦威士忌落下喉头,芥川就知道大事不妙。即便被融化的冰块稀释过,灼烧般的感觉依然从喉咙一路烧到了胃里,大脑中的神经元几乎是在顷刻间陷入迟缓状态。芥川在头脑昏沉到无法控制之前迅速接通藏于耳朵中的通讯器:“任务结束,到后门接我。”酒精带来的昏沉和刺痛比想象中来的更快,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听接应者的回复就挂断了联络。芥川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着平静如常的样子匆匆穿过衣香鬓影的人群向后门大步走去。

自从芥川发现自己不善饮酒之后就将所有带酒精的东西拉入黑名单,却没料到这一次接到的任务需要潜入酒会。尽管他想尽办法躲开了所有需要喝酒的场合,但是没有想到在任务完成之后还是为了隐藏身份迫不得已灌下半杯的烈酒。

幸亏任务已经完成了。芥川这么想着,有些踉跄地撞开后门。黑色的雪佛兰就停在路灯下,芥川一把拉开副驾驶的门,“走,回总部大楼。”

一声嗤笑,“怎么,芥川君这个样子还想回去继续工作?”

芥川难以置信地睁大眼睛,他猛然转头,才发现手握方向盘的竟然不是熟悉的助手。

“太宰先生?!”

“很惊讶吗?是我来接应。”

“抱歉,只是我以为来接应的会是樋口君。”芥川突然觉得眼睛有些发干,他抬起伪装用的平光眼镜,捏了捏鼻梁。

“你的助手突然有急事,所以我来了。”太宰治目不斜视,连余光也没有分出来一点放在芥川身上,“你喝酒了?”

“是。”芥川这才发现酒精的后劲不知何时上来了,钝痛感伴随着混沌在脑中蔓延,他调整呼吸,努力不让自己昏睡过去。

芥川许久没有再说话,太宰治这才向副驾驶瞥了眼,即便对方此时低垂着脑袋太宰治也能看出来他的糟糕状态。

太宰啧了一声,腾出左手拽下芥川鼻梁上的眼镜。芥川一句“太宰先生?”还没出口就被太宰治打断,“安静点。”他随手把眼镜一扔,接着手指顺势往下滑用力扯开芥川的领带,同时毫不客气地解开他衬衫最上头的三颗纽扣。芥川还没有反应过来脖子连同锁骨就暴露在了空气中,做完这一切的太宰打开车窗,冰冷的空气倒灌进来,芥川打了个机灵,瞬间清醒了。

“清醒点了?”

“是。”芥川把被丢在膝盖上的眼镜收起来,太宰治的语气平淡,然而芥川还是听出了潜藏的怒火。他回忆了片刻任务的流程,并没有发现任何差错之处,芥川带着对太宰怒气来源的不明所以有些不高兴地皱起眉头。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不会喝酒就不要喝。”

“只是酒精饮料而已,”芥川抿紧嘴唇,皱紧眉头辩解道,“这种东西多喝几次就不会那么快醉了。”

前方有红灯亮起,太宰踩住刹车,“我对你的酒量没有兴趣,”他拉下手刹,“但是,明知会醉还在做任务的时候喝酒……”他的手离开放平的横杆,出乎意料地迅速握拳,猛地向芥川脸上挥去,“想死吗?”

太宰的动作太快,等芥川意识到发生什么的时候,脸上已经结结实实挨了一拳。

“下次再这样,就没那么简单了。”他冷冷地说着,点火发动汽车。


太宰治以为这次事情结束后芥川大概是不会再碰酒精类的东西,但是他失算了。

中原中也电话打来的时候太宰其实是不想接的,毕竟他刚刚躺上床没几分钟,奈何铃声响个不停,大有你敢不接我就一直打下去的势头。太宰有些无奈地接起电话,“喂怎么了中也?这个时候打电话。”

“别啰嗦太宰,赶紧过来把你的人接走。”

太宰顿了大概有那么一秒钟,“芥川……在你那里?”

中原中也不耐烦的啧了一声:“啊没错,总之你先过来再说,他喝醉了。”接着他报了个太宰非常熟悉的酒吧名字。

等太宰赶到中原中也说的地方的时候,空荡荡的酒吧里只剩下了坐在吧台的两个人。不,严格意义上来说是一个个人,因为芥川已经趴到在了桌子上。

太宰先走到芥川旁边,低下头嗅了嗅,浓郁的酒气扑鼻而来,他啧了一声:“我说中也你也太没事干了,找谁不行找他来喝酒,就他这酒量也就比一杯倒好上那么一点。”

中原中也一脸你在开玩笑的表情:“卧槽?!死青花鱼是他自己来找我喝酒的好吗?”

“他自己找过来的?”

“是啊,”中原中也端起酒杯,冰块已经融化快一半了,“今天本来我休息,结果中午的时候芥川过来问我,说如果下次一个人去酒吧喝酒能不能带上他。我问他为什么,他一脸严肃地说不想因为酒量的问题而无法得到某个人的认可。”

说到“某个人”的时候中也下意识加重语气,眼睛越过酒杯望向太宰治。被无声谴责的对象并没有任何表示,他无辜地眨眨眼,“所以你就带他来了?”

“没错,”中也说,“我以为他说的酒量不好只是喝不了太烈的酒,没想到——”

他低头看了眼已经睡过去的后辈,无奈地叹气,“一杯就到了。”

太宰大概是能想象出中也以为可以多一个人一起喝酒结果发现是个一杯倒时候的心情,他相当不厚道地笑出声:“行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带他回去。”

芥川醉成这个样子,太宰也不指望能叫醒他,他干脆利落地把芥川捞起来,接着往肩上一甩,稳稳当当地把他扛在了肩上。

“啊真是麻烦,果然不能随便在外面捡人回来,小孩子事情就是多。”他抱怨着,和中也摆手道别,却不想在转身之后被中也叫了住。

“我说太宰,人带回来了就好好教。”中也没有转头,慢慢喝干面前的残酒,“你好歹看着他一点,他刚和我到这里的时候,一个人要了整整一瓶的白兰地。”

太宰的脚本一下停住了。

中也继续说道:“如果不是我拦着,可能在他醉过去之前就已经给自己灌上了一大杯。现在的后辈,简直可怕。”

“虽然大家都是靠疯狂和偏执那种混蛋东西才能活下去,但是疯到芥川这种程度,还是太危险了。试着教给他一点别的吧,否则,万一有那么一天——”

中也捏紧酒杯,他有点说不下去了,但是太宰已然听出他的言下之意。

“我知道啊,”他笑着,轻轻地说道,“但是以目前的我,这是唯一能教给他的东西了。况且,总得先让他活下去。”

银不在家,太宰只能随便挑了间房间进去。一路走来的晚风似乎让芥川醉的不那么深了,他的嘴中开始呢囔起听不清的胡言乱语。太宰懒得仔细去听芥川到底在说些什么,他弯腰,顺势把芥川放倒在床上。但是当他准备直起身的时候,衣领处却传来了极为固执的牵扯感。太宰踉跄一下,左手迅速抵住床铺才没让自己倒下去,他低头,看到芥川的手不知何处攒住了自己的领子。

太宰叹口气,他扣住芥川握紧的手,发力:“喂芥川,松个手。”

然而面前的人此时半边脸陷在枕头中,露出的半边脸上是酒醉没有过去的昏沉以及因为头疼而紧皱的眉心——完全没有任何松手的意思。

就在太宰即将失去耐心,开始考虑是不是应该直接把这只顽固不堪的手先弄脱臼再接上的时候,他突然听到了从芥川嘴角溢出的意识含糊不见的话——

“太宰先生。”

太宰忍不住伏低身体,凑到芥川嘴边,那些含糊不清、逻辑全无的话语终于落入耳中。

“我怎么可能……败在这种理由上……”

“等我学会……太宰先生就一定会……”

“嗯……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绝对……”

后面的话听不清楚了,芥川似乎又陷入了昏睡,只是那皱起的眉头预示着这显然不是一个美好的梦境。

太宰的手突然丧失了力气,他叹息着,尽管知道芥川无法听见他还是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需要用这种东西来寻求认可,等你成为横滨最锋利的刀的那天,你所求的……”他顿了顿,脸上露出了一丝促狭,“虽然,大概差不多已经得到一半了吧。”


在那天之后,中原中也难得摆出前辈的派头对着芥川说教了顿,无论结果如何,芥川似乎再没有试过酒。一直到太宰不辞而别,一直到他看到太宰换上不曾见过的驼色风衣出现在武装侦探社的那一方。


“一杯黄金梦境。”芥川在吧台的角落坐下,港口黑手党的任务好像总是避不开酒吧之类的地方,好在那么多年下来,芥川早已学会如何点一杯酒精度数不是太高的酒给自己做伪装,即便躲不开要喝也不至于醉的不省人事。

大概是正午的缘故,酒吧中并没有多少顾客,芥川抬头看了眼吧台后方的钟表,和提供情报人员约好的交易时间快到了。

“您的黄金梦境。”高脚杯被推到了芥川面前,杯中明黄的液体散发出甜腻的果香——怎么是橙汁?

芥川抬头,看到身着酒保服的男人单手支着下巴倚在吧台上,面上的笑容熟悉万分。芥川面部神经僵硬了那么半秒钟,“太宰先生。”他用极为冷静的声线念出这个说过无数次的称呼。

“不知道太宰先生突然出现,有何贵干?”

“今晚的火星很明亮。”太宰答非所问,然而芥川却是听懂了的。

这是今天和情报交易者的碰头暗号。

芥川垂下眼,静默半晌,“所以,武装侦探社也开始和港口黑手党做生意了吗?”

“当然不是,”太宰的眼角一弯,“只是我个人和港口黑手党的一次交易而已。”

“或者说,是和你的。”太宰从吧台下拿出一个厚实的文件袋,向芥川推了过去。那是被太宰佚名接下的、芥川在地下情报网发布的悬赏资料。

芥川没有去看桌上的东西,只是抬头注视着太宰:“那么,太宰先生想要什么?”

一个男人的照片被压在资料袋上。

“这个男人昨天被车撞死在了码头,我想知道准确原因。”

芥川沉默着,片刻后,他颔首说道:“好。”

太宰看着芥川收起资料袋:“想不到芥川君竟然点了鸡尾酒,我还以为你一直都是无酒精饮食。”

“装个样子而已,”芥川说,“总不能让酒保上一杯果汁。”他的目光落向那杯已经被遗忘多时的橙汁。

太宰抑制不住闷笑出了声,“那还真是可惜,”他站直身子,“很久没有看到过芥川君喝醉的样子了呢。”

明明是在室内,芥川却感到有风扑面而来,他知道,那不过是大脑深处的那一些糟糕回忆又上升到了水面,带着浓烈的酒味以及脸颊的刺痛。

“不会再有了。”他就这样平静地,对过往的那些疯狂定下了判词,顺便补上那个很早就理应出现的应诺。

太宰嘴角弯了弯,笑容温和了几分,“是吗。”

“那就算了,”他说着,端起鸡尾酒杯一饮而尽,“顺便,其实这不是橙汁。”

芥川有些惊讶地睁大眼。

“是我请你的,sex on the beach*。”太宰看着对面的人愣住在了当场,又迅速故作镇定地告辞抢先离去,终于,他低下头,无声地笑起来。



*sex on the beach : 一般翻译为激情海岸,用原文只是因为太宰的恶趣味



评论 ( 3 )
热度 ( 63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