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DS/太芥】无名的回礼

*文豪野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迟到的白色情人节贺礼

*短打,OOC有

*食用愉快



芥川从太宰的身上闻到了一股特别的味道。

味道很淡,如果不是正巧站在下风处,芥川大概也不会有所察觉。他小心谨慎地做了一个深呼吸,将带着特殊气味的空气一丝不漏地吸入怀中。味道中似乎有一点来自奶油的甜腻,还没等揣摩清楚,很快又被另一种不知名的苦味掩盖,再一个呼吸,所有的味道就都消失了。

“芥川君,你是在发呆吗?”

芥川倏地抬头,才发现自己刚刚和太宰治说话说到一半竟然恍了神。“非常抱歉,请问太宰先生你说到哪里了?”

“今天训练暂停,”太宰手肘一曲,相当熟练地把前臂搁在芥川的肩膀上,“然后,我要你去帮我买个东西。”

“当然。”芥川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应诺下来,“太宰先生需要我去买什么?”

太宰从风衣内兜抽出一张明片递给芥川:“去这家店,买一袋巧克力回来。”

“巧,巧克力?”芥川有些许愕然。太宰不嗜甜,虽然不曾明说但芥川依然猜到了。爱丽丝有时会送给干部们一些森鸥外买回来的蛋糕,但每次太宰拿回来之后就转手塞给芥川,像是对奶油类制品了无兴趣。

芥川其实对巧克力之类的甜品并没有太大了解,他有些犹豫:“……那么,太宰先生想要什么样的巧克力?”

“随便,你看着买。我送人的。”太宰随意的耸耸肩,“挑你喜欢的好了。”

芥川忍不住皱起眉头,他有些吃不准太宰的想法——虽然以前也没猜中过。

“不过,芥川君还是认真选巧克力比较好,”太宰的语气依旧漫不经心,只是眼中多了那么些许的认真,“听好,巧克力中会包含赠送者的心意,不认真选的话,巧克力的美味就没有意义了。”

“如果明白了就好好选择吧,芥川君。”


就这样,芥川带着满头雾水找到了名片上的地址。直到打开店门的一刹那,芥川才从满屋子的粉红中意识到今天是什么日子——3.15,白色情人节。

浅红的玫瑰花装在鹅黄的玻璃瓶中摆满了每一个角落,心形的气球拴在任何一个可以栓的位置,随着暖气的风晃晃悠悠地在半空摇摆。店长大概尤嫌不足,不知道在哪布上了石榴味的香薰,巧克力的醇厚与石榴的清甜竟毫无违和的衔接在了一起。

简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少女心。

有那么几秒钟,站在门口的芥川产生了夺门而出的念头,然而最终他还是挪着步子走了进去。

装着各种样式巧克力的玻璃柜台前已有三五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女孩,少女独有的清脆嗓音被刻意压低,但是仍旧挡不住上扬尾音中的喜悦。青涩,被努力掩饰却怎么也藏不住的爱慕,宛如被闪闪发光的色纸包裹着的糖果。

“先生是想买巧克力吗?可以试试我们店新出的巧克力礼盒哦。”柜台的小姑娘的芥川靠近玻璃柜时就迎了上去,巧笑倩兮的脸庞与一旁摆放的玫瑰不分伯仲。

芥川点头:“是,有什么推荐的吗?”毫无疑问这是芥川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如此种类众多的巧克力,在聚光灯的照射下,巧克力丝绸般的表面折射出美妙的微光,顺滑的曲线有着甜品自带的柔软。他突然有些后悔没有叫上银一起,有女孩在场好歹不会如此手足无措。

柜台的姑娘也是见多了迷迷瞪瞪就来挑选巧克力的少年,她好心提醒道:“是来送人的吧?对方有什么特别的爱好吗?”

自杀两个字芥川几乎要脱口而出,克制了半响才总算把它拦在了嘴边,他思索片刻:“嗯……他,比较喜欢酒。”

姑娘惊讶地眨眨眼,但转念一想,爱喝酒的姑娘不多见却也并非没有,于是她指向柜子:“喜欢酒是吗?那不如试试酒心巧克力?从樱桃白兰地到苹果利口酒都有哦。”

芥川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向最下方的那层,只见那里摆放了一个西洋棋的棋盘,上面是齐整的黑白棋子,尽管知道都是巧克力做成,但芥川还是为惟妙惟肖的制作工艺惊讶了一把。这确实是一件非常出色而郑重的礼物,然而少有的,杀伐果决的港口黑手党的恶犬却开始举棋不定。

要……包含赠送者的心意……明知道只是作为一个代理来帮忙挑选礼物,但在这个念头跳出的刹那芥川还是心头一跳,仿佛有什么不该出现的弦被拨动了。

他有些慌乱地再次扫视整个玻璃柜,接着便注意到一盒造型奇特的巧克力。制作者将黑巧克力制作成万圣节风格的蝙蝠,又别出心裁的在蝙蝠的翅膀上裹上一层白巧克力。如果……把这个当成自己的礼物……念头出现便再也无法消失,有什么东西突然从心底奔涌而出。在理智束缚情感之前,芥川的手已经替他做出了决定。

“这个蝙蝠巧克力,麻烦帮我装好。”


刚走出店门就被冷风糊一脸的芥川打了个哆嗦,瞬间清醒了。他按照额头,突然开始后悔方才的选择,但事已至此,如今只能寄托于对方在将礼物送人之前不要拆开包装,否则在接下来的一个月如何面对太宰都成了问题。

好在太宰似乎对芥川买的巧克力长什么样并不关心,他收下之后整整一天都不见了人影,一直到晚上芥川将要离开时。

“给。”

芥川看着太宰手上熟悉的纸袋,眼睛陡然睁大,他万分惊愕地看向面前的男人,“太宰先生?”

太宰叹口气,解释道:“本来是要给爱丽丝的礼物,她很久之前就和我们几个人说想要白色情人节礼物。结果还没送上去就被森鸥外拦住了,理由是吃多了蛀牙。”

芥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再次为首领的护食表示深深折服。

“所以,你就收着吧,”太宰继续说道,“我不吃甜食。”

芥川依言接下纸袋,他知道自己应该感到庆幸,即使他依旧无法忽视心中毫无理由的失落感。


回到家中的芥川拆开巧克力的包装,却发觉到不对。盒子中不再是自己选择的蝙蝠巧克力,而是变成了造型各异的黑巧克力,从最简单的圆形到复杂的五角星不一而足。只是每个巧克力的边缘都缺乏平整,甚至是有些粗糙,仿佛是初学者的作品。

芥川皱了皱眉,或许是太宰带出来的时候拿错了盒子,这个巧克力兴许是别人送个太宰的也说不定。虽说是个自杀爱好者,但不可否认太宰在女性中有着超乎想象的好人缘。芥川犹豫片刻,还是放弃给太宰打电话询问的念头,毕竟,实在是不想让对方发现自己挑中的巧克力的形状。

这么想着,芥川拿起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只是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差点被噎住。

太甜了……


“我说,太宰君是笨蛋吗?”爱丽丝抱着手臂气呼呼地站在太宰门口,被抱怨的对象却一脸无所谓地盘腿缩在沙发上,左手拿着一本封面都掉了的小说,同时右手不间断地往嘴里丢黑白相间的巧克力。“想要送芥川君巧克力就直说嘛,为什么还要拿我当挡箭牌!小心我去告诉林太郎!”

太宰把化了一半的巧克力咽下去,才回答道:“有什么办法,要是直接把巧克力给芥川君,可能一个月他都要躲着我走了。”

“况且,不这样做我怎么收的到芥川君的巧克力呢?”他说着,又咬了一口蝙蝠巧克力。

爱丽丝撇撇嘴:“太宰君那么大的人了还喜欢这种送来送去的游戏,幼稚!”

太宰忍不住发出一声闷笑,他放下书本,“没办法,像这种虚无的东西,没有个载体可是很容易怀疑它的存在的。”

所谓的爱是无法触碰的虚无,年少不知愁的人们用一次又一次的誓言和告白给虚无塑造出可感知的实体。只是,当语言缺席或无能为力之时,也就只有这些甜腻发软的食品,能勉强传递出一点点人心的热度,好叫被冰封的心脏不至于失去本能。

不可说,不可闻,那不如全部吞咽下肚,化作血液,从心脏开始流淌。

太宰笑着,吃下最后一块巧克力。



(最近,摸鱼严重……就,老是想偷懒)(不要打脸


评论 ( 2 )
热度 ( 77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