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森芥】磷火

*文豪野犬 森鸥外×芥川龙之介  

*CP注意!无法接受请务必不要下拉

*作者放飞自我的产物,重度OOC

*食用愉快


这场下了足足四天的大雨直到三个小时前才停住。

城市巨大的排水系统终于获得喘息的机会,然而汽车从泊油路上驶过时依然会溅起不小的水花。这片半荒废街道的路面更是如此,放眼望去,数十米长巷子的地面已然全部被积水覆盖,远处高楼的倒影在水面上不住的摇曳。

芥川龙之介在踩进水洼的刹那察觉到身后人的踪迹。皮鞋带起的最后一滴水已融入水面一秒,积水被水滴劈开的声音却刚刚落幕。他刹住脚步,在水波静止的刹那,黑色的衣摆化身利刃向声音的来处刺去。

他本不应该如此快的下杀手,没人知道从跟踪者的口中可以凿出什么出人意料的情报,特别是当他们掉进尾岐红叶的审讯室时。

但是不巧,芥川今天心情非常糟糕,或者说是,恶劣。他花了三天时间跟踪一个可能帮助太宰治躲避港口黑手党耳目的地下医生,到头来却发现那不过是太宰治留下的一个幌子。芥川无法分辨究竟是错失找到太宰治的机会还是没能发现太宰治的陷阱更让他愤怒。因此,当他发现自己被人跟踪时,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

罗生门发动的第三秒,芥川听到了金属相撞的啷当声。愤怒驱使他以超乎寻常的速度转身,然而左脚刚要抬起却被一股巨大的力道阻止,下一秒,双手被极快且粗暴地反拧在背后,一股森冷的金属触感抵上喉咙。

“!”

“别乱动,我最近有些业务生疏。”声音的主人听上去十分轻松惬意,如果忽略掉他手中的手术刀的话,“晚上好,芥川君。”

芥川的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他难以置信的开口:“首领?”

“嗯,是我。”森鸥外笑眯眯地答道,手中的柳叶刀却往上移了移,被刀尖顶住脖颈的芥川只能被迫抬起下巴,接着头上传来不大不小的压力——森鸥外把下巴搁在了芥川的头顶。

“听樋口小姐说,芥川君已经三天没有回总部大楼了。”

“……”

“还在找太宰君的下落?”芥川听见了森鸥外不加掩饰的笑声,然而长发男人依然没有任何放开他的意思。带着薄茧的手如钢铸般死死扣住芥川的双腕,柳叶刀的刀尖稳稳当当地停留在里颈动脉三厘米外的皮肤上,芥川毫不怀疑在刀尖刺穿目标之前自己甚至来不及发动罗生门。

“是……”

“不过还是没有找到吧。”森鸥外道,“中华街、羽衣盯……还有要补充的吗?”

走过的地方一个不落自森鸥外口中徐徐吐出,芥川背后泛起一层薄汗。

“……龙之介?”森鸥外握住芥川手腕的手陡然向后一缩,芥川措手不及,踉跄着后退一步,正正倒向森鸥外的胸口。上好的西装布料无法阻挡男人的热量传向芥川的后背,然而芥川却觉得巨大的寒意一点点地向血与骨侵蚀,宛如被死神禁锢于牢笼。

芥川闭上双眼,森鸥外的鼻息在耳边缓缓滑过,炙热且冰冷,“没有了。”

“有趣……”

芥川一怔:“什么?”

森鸥外故作悲伤地叹气道:“一言不发地抛下过去又砍断所有联系,看来是没希望留住了,真遗憾。”

愤怒夺去芥川几秒钟的理智,他猛地转过身,甚至没有注意到对方已在不知不觉中松开了放在自己手腕上的手。

他注视着横滨最危险的男人,漆黑的瞳仁中烈焰在疯狂地吞吐火舌,他几乎是在咬牙切齿地低声咆哮道:“我会找到他,不管什么时候。”

森鸥外沉默片刻,突然毫无预兆地大笑起来,癫狂的笑声回荡在小巷中,可怖的如同爬回人间的厉鬼。

“那就祝你好运了芥川君,”他双手插在衣兜中,猩红的眼睛眯成一条狭缝,脸上依然是锋利的微笑。大风突然穿巷而过,两人的风衣被同时卷起,交叠在一起纠缠不休。

这是恶魔与黑犬的第一次单独见面,很久之后黑犬才明白,就是永远端着谦和有礼的皮囊,恶魔终究是恶魔,血不曾热,言不可渎,当恶魔向你伸出手,你就只能选择和他一起拥抱地狱。


自森鸥外那次突袭之后,芥川注意到因为太宰治叛变而增加的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视线在一夜间全部消失了,而他和森鸥外接下来的交际也恢复到仅限于日常报告中。只是森鸥外要求的汇报地点变的愈发奇怪,港口黑手党总部大楼的顶层似乎已经完全被他抛诸脑后。从午夜场的电影放映厅到水族馆的水底餐厅,芥川竟然开始习惯森鸥外不按常理出牌的见面地点。

就比如此时,港口黑手党的恶犬坐在摩天轮上一边平静地吃超级装的草莓冰淇淋,一边向坐在对面的首领报告上一次任务的详情。

在芥川到达的时候,森鸥外已经坐在摩天轮上,他见芥川弯腰踏进两人坐的摩天轮,便腾出抱着冰淇淋桶的手把身侧另一个足有半个足球大小的冰淇淋桶递给芥川。芥川看了一眼结满白霜的盒子,面无表情的掰开盒盖。

森鸥外笑眯眯地看着芥川舀起一大勺草莓冰淇淋,抬手示意他开始报告。

报告内容不长,等摩天轮转到最高点,芥川也说完了全部,他忍不住低头看向还剩至少三分之二的冰淇淋,无声地叹了口气。

“芥川君,已经见过侦探社那边的新社员了吧。”森鸥外合上已经空空如也的冰淇淋桶,漫不经心的问道。

芥川颔首:“是。”

“你的评价。”

“短距离攻击方面……可能会是很大的威胁。”

“哦?”森鸥外有些玩味地偏头,“难得听到芥川君给出这么高的评价。”

男人靠着椅背,双手交叉放在腿上,摩天轮钢架上霓虹灯闪烁的冷光照在他的脸上,投下明灭不定的阴影。

对上森鸥外眼睛的芥川莫名一窒,光影的交迭加深了森鸥外眼角的皱纹,同时也将猩红的双瞳映照地更加冰冷,宛若恶魔窥探向人间的双眼。

“仅仅是作为港口黑手党一员对敌人的评价而已。”他转头看向远处,眼中闪过一丝被压抑的愤怒。

“所以,是危机意识的作用?”森鸥外笑着眯起眼睛。

暴烈的情绪在刹那几乎实体化,芥川眼中的火如爆炸般燃烧,一句“开什么玩笑”几欲脱口而出,半响,他才吐出一句:“没有。”

“是吗……”森鸥外脸上浮现出危险的表情,玫红与青蓝的光滑入摩天轮的箱体中,将森鸥外手指间的金属映出一叶白光。

芥川没有看清森鸥外的动作,只觉得不过一个眨眼,森鸥外的脸已近在咫尺。他条件反射地偏头,柳叶刀的刀尖蹭着脖颈上的寒毛划过。芥川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左脚屈膝前踢,不想森鸥外动作更快,右膝猛地压上芥川大腿。罗生门刺出,森鸥外的手术刀却闯过一片黑刺,直抵芥川下颚。

“铛——”

森鸥外有些惊讶地看到芥川脖子上陡然出现黑色的铠甲,手中的柳叶刀因为突然的撞击不住颤动。

他慢慢露出一个有些扭曲的笑,然后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样坐回位置。

“有趣,芥川君也开始走近身格斗路线了吗?”

“……只是刚开始。”

“那你几天前在训练场晕过去,就是因为这个?”

芥川一怔,他回想起醒来时训练场明显调高的中央空调温度,仿佛明白了什么。




黑色的风衣换成黑色的西装,恶犬还是那个恶犬。

芥川站在水晶吊灯的阴影处,伸手努力把太过紧绷的领口扯的松一些。森鸥外只留下一个装饰浮夸的宴会邀请函,其他细节连一个字都没有明说,芥川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觥筹交错的环境不适合芥川,他避开人群密集处,绕着圆形的大厅慢慢绕上一圈,同时不动声色地将记下每一个到场者的样子。

当芥川调整好领口和领结时,他听到身旁的帷幔后传来低低的呼喊:“芥川君。”

他一愣,转身撩起帷幔,却见森鸥外斜倚在阳台的白石栏杆上。对方看见川向他走来,只是慵懒地冲他举起杯,笑的一脸衣冠禽兽。

芥川在森鸥外身边站定:“首领。”

“玩的开心吗芥川君?”

“……”芥川看向森鸥外笑的眼角皱纹都多了几分的脸,决定保持沉默。

“看样子没尽兴呢,哎呀,中也君可是很喜欢这种场合的。”

芥川叹了口气,觉得还是直接挑明为好:“首领,我今天的任务是什么?”

森鸥外露出一副有些遗憾的表情,像是对芥川的反应有些难过:“杀人。”

芥川张口,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就见森鸥外眉头一皱,陡然伸手将芥川拽了过去。芥川猝不及防,踉跄着一头撞向对方的胸口。森鸥外动作不停,迅速转身背朝帷幔,黑色的大衣垂下,正正好挡住芥川大半的身子。

森鸥外一手掐住芥川的腰另一手扣在他的脑后,稳稳将他按于怀中。他赶在怀中人努力挣脱前低下头,“嗨别动。”

芥川感觉到男人的嘴唇轻轻擦过耳廓,热气一股脑洒向脖颈,对方大衣上罪爱香水的广藿香也突然变得清晰而真实。就在一晃神间,森鸥外微微抬起头,鼻尖交错,四目对视,猩红色的瞳仁布满芥川眼中的世界。

芥川的脸后知后觉地红了,同一时刻,帷幔被人用力掀开,女人的娇嗔和男人的调笑随着踢踢踏踏的脚本声传来。

“诶……”脚步声停住,陡然出现的男人终于意识到阳台上还站着其他的人。

森鸥外听见来人不但不起身,反而更贴近了几分,刀锋般的薄唇若即若离地贴上少年的嘴。

芥川倏地睁大眼睛,脑中有什么东西轰一声炸开了,大脑的思维直接散得四分五裂。言语已经无法形容此时的感受,港口黑手党的恶犬面对刀枪剑雨可以面不改色的冲锋上前,但是面对这种完全处于意料之外的状况,他只剩下手脚僵硬直挺挺站着一个选择。

森鸥外注视着芥川,嘴角勾起一个有些冰冷的笑:“嗨那边那位先生,虽然很不好意思,但是这个地方已经有人占用了。”他没有回头,任凭嘴唇有一搭没一搭地擦过芥川的嘴。

“哈,抱歉抱歉。”闯入者打个哈哈,很快搂着自己的女伴退回帷幔后。

“危险危险,”森鸥外抬起头,却没有放开揽在芥川腰上的手,“要是被人看到就麻烦了,还要多处理目击者。”

芥川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地试图往后退,然而森鸥外的手却没有一丝放开的痕迹,他有些尴尬地低声道:“森先生。”

“什么?”

“抱歉,请问可以放开在下了吗?”

“如果我拒绝呢?”森鸥外偏头,楼下路灯的光在他眼中明灭不定,勾出摄人心魄的光。

芥川无言地转过头,保持沉默。

森鸥外嗤笑,左手覆上芥川的脸颊,拇指轻轻摩挲着他的嘴唇,“一分钟后,东源会社的社长会从楼下的小道走过。”

芥川几乎是下意识地瞥向森鸥外目光的方向,阳台位于建筑的二楼,离花园里的石子路不过区区数米,借着路灯的光照,可以清晰地看清五六米开外的路面。

“不要有转头的大动作,老狐狸会发现,”森鸥外如同安抚久别的情人般带着满脸温柔注视芥川,手上的动作轻柔而眷恋,然口中吐出的话语却冷酷无情,“三点钟方向,向下四十度角,刺穿他。”

芥川的肌肉绷紧,身上的线条再次锋利起来,他缓缓点头:“是。”

森鸥外笑起来,他轻轻把芥川拥入怀中,苍白的脸贴住芥川的面颊,“听我倒数。”

“三。”

“二。”

“一!”

话语落下的刹那,黑色的利刃刺破空气,没入东源会社社长的心脏。一声闷响,大腹便便的男人倒在路的中央。

森鸥外瞬间松开搂住芥川的手,单手在白石栏杆上一撑,干脆利落地翻下楼。芥川紧随其后,只是森鸥外的动作比他快太多,等芥川在森鸥外身边站定,对方已经把目标像抛帽麻袋般扔到灌木丛后的阴影处。

港口黑手党的老大亲自动手,把男人的口袋上上下下翻个遍,最后在他上衣的内兜中掏出一个U盘。森鸥外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冷笑,“走吧芥川君,东西到手了。”他不容拒绝地揽过芥川的肩头。

“芥川君。”

“是。”

“晚上有空吗?”

“……”芥川回忆起三分钟前的场景,突然产生一种也许拒绝是比较好的选择的念头。

“我现在,非常想去庆祝一下。”森鸥外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笑意。

芥川有些困惑地皱起眉,“嗯?”

“我发现,横滨最锋利的一把刀,刚刚被我握在手中。”

芥川猛然抬头看向森鸥外,恶魔的半张脸隐没在黑暗中,唯有倒映路灯的眼睛,猩红中闪烁着光,仿佛地狱的火从他的瞳孔中烧向人间。

黑夜完全降临的此刻,芥川意识到大概终其一生也无法逃离恶魔的枷锁,他闭上眼。

“荣幸至极。”







评论 ( 3 )
热度 ( 62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