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太芥】山岳不归 03


*文豪野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方士设定

*OOC有 BUG有


芥川倏地睁开眼睛,不知不觉中,自己离百煞鸠竟已然不到十厘米。靛青色鬼鸟碧绿的眼珠就像是无机质的玻璃,清晰地倒映出窗外的明月。

面对这个周身散发的寒意几近让眉梢凝霜的鬼鸟,芥川却没有任何逃离的意思,他拿出手机思索片刻,今天值守的黑蜥蜴似乎是——银?这么想着,芥川按下快捷键。

银几乎是在铃声响的第一声就接起了电话,“喂?”

芥川:“守夜如何,银?”

“一切正常,”电话那头的银四处张望了下,见周围只有自己一人才小声补完剩下的话,“哥哥你呢?”

“不必担心,”芥川后退几步,避开鬼鸟周身灵力带来的压迫感,“只是突然想到个东西,我想让你查下。”

“百煞鸠上一次在记录中出现,是什么时候?”

电话那头传来了抽气声。

“等一下!哥哥你这次的任务到底是……”银急切的追问被芥川截断,“别紧张,我只是随便问问。”

银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片刻沉寂后,她再度开口:“查到了。”

“百煞鸠最近一次……是十五年前,地府那边有人叛变失败,最后他们鱼死网破地炸开鬼门,原本应该只是想让厉鬼跑出来,没想到阴差阳错,有几只百煞鸠也趁乱逃了出来。”

“有叛变者的详细资料吗?”

“没有,事情结束之后他们的记录就被地府的人封了起来,除非森先生亲自去,否则恐怕……”银顿了顿,“不过,那些人最后应该都全部死在了那场叛变里。”

“是么……那就算了,”背叛者不留活口,这确实是地府的风格,芥川并不感到意外,他换了个话题,“说起来,那些逃出来的百煞鸠……地府是怎么处理的?”

“那个……被吃了……”

芥川眉头一皱:“被吃了?!什么东西胃口那么好?”

银也觉得这个结果委实胡扯,但还是把结果念了下去:“是毒蛟,当初百煞鸠逃走了十多只,地府觉得没那么多的人力去解决他们,索性把养在第十二层地狱的毒蛟放出去。毒蛟以百煞鸠为食,是为数不多可以压制他们的魔物。”

芥川忍不住抬手按住太阳穴,竟然为了消灭百煞鸠放出毒蛟,这根本在是胡来。诚然百煞鸠是极度危险的魔物,但毒蛟又何尝不是。纵使知道地府的行为轮不上自己至多,他还是忍不住多问了一句:“知道是谁的主意吗?”

“好像,是判官令公。”

芥川默然,地府的判官不少,但是能被称呼一句令公的却只有端坐阎罗殿的那位了。地府十殿阎罗,论手腕那位判官令公足以排进前三。

听闻三百年前,转轮殿阎罗转轮王身死魂灭。判官令公那时还只是众判官之首,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只花半年时间就坐上了原先那位转轮王的位置。只是虽然已经身为转轮王,那位大人却还是坚持使用从前“判官令公”的称谓。


芥川记得和判官令公的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多年前太宰因为任务在身,带着自己下到地府的时候。

“介绍一下,判官令公。十殿阎罗的转轮王。”太宰的声音和芥川的脑中闪过的黑袍重合了。


他和判官令公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对方似乎都是同一副样子。高挑消瘦的身材,苍白的皮肤,漆黑的长袍从头裹到尾,萦绕的黑气挡住他大半的脸,只留下一个削减的下巴。

判官令公的杀伐果决无人不晓,但是竟然为了百煞鸠放出毒蛟……

“算了,地府的事情留给森先生吧。顺便,银你帮我留意下判官令公这几次到人间的记录,还有再查查地府里百鬼刹和毒蛟的情况。小心点不要被发现。”

“没问题,哥哥你自己也要当心。”

“好。”

芥川直到听筒中传出挂断的声音才放下手机。月亮已升高,苍白的月色在百鬼刹碧蓝的羽毛上笼罩出一层白霜。

把它放在这里不管总归不是个事。这么想着,芥川抬手,结印。

明黄的火焰一道道出现在空中,接着编制成网,没入百鬼刹的翅膀。有一瞬间,芥川似乎在它无生机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丝怨恨。他的手却没有停顿,一张黄符端端正正地压上鬼鸟的前额,鬼鸟化作一道红光消失,符纸失去支撑,飘落到芥川的手掌中。


前台的姑娘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换班前再次看到那个年轻人,在黑色风衣出现的时候她忍不住看了眼电脑上的时间,五点十五,就算是赶第一班摆渡车的客人也不会起的那么早。

就在她充满疑惑的看着陡然出现的男子时,对方正举步向她走来。

“抱歉,请问如果我想找一个可以看海的地方,应该去哪里?”

姑娘眨眨眼:“看海?您是想要现在去吗?”

年轻人垂下眼:“不,只是想提前问清楚,你知道的,网上的攻略从来说不清楚。”

“哦哦好的,请让我想想,”女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想看海的话,北面南面都有沙滩,是不错的选择。唔北面有船坞渔民一般都把船停在那里,您如果中午想吃海鲜可以去那边看看,靠海的餐馆做的海鲜还是很地道的。”

“听起来很不错,”年轻人的嘴角轻微勾了勾,女孩对上他的眼睛,觉得自己的脸大概快烧起来了,“不过,西面呢?看不了吗?”

“也,也不能这么说。只是西面都是山,靠海那侧几乎都是断崖没有可以下去的地方,再加上那边又是未开发的树林,所以没有路可以直接过去。”

“而且,嗯……”女孩有些支吾,“那边的树林以前出过一些事情,一般我们没事都不会往那边去,总感觉阴森森的。您如果没有特别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去那边。”

年轻人表示了解:“嗯,谢谢。”


天色还未亮透,微光将天幕渲染成深邃的蓝,寂静中,海浪击打沙滩的声音低沉而绵长,让人想起细碎的泡沫在沙滩上扩散又消退。远处可以看到有渔船正迎风出海,最远的已经快要消失在地平线上。

芥川骑着联络人留下的黑色摩托在沿海的泊油路上疾驶。

一大早在海边骑摩托不是什么好主意,耳边呼啸的风声甚至掩盖了海浪的声音,光是强劲的海风就足够把外露皮肤上的温度带走的一丝不剩,但芥川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寒冷可以确保自己头脑一直处于敏锐和冷静。

他找了太宰整整两年有余,却从未如今日般感到与他如此接近。在翻开笔记本的刹那,他在幻觉中听到太宰带着漫不经心的轻笑,第一次,他有了非常强烈想要回头的冲动。

这是芥川最有可能成功找到太宰的一次,然而冥冥中他却嗅出一丝异样。无论是突如其来的回忆,亦或者是充满杀机的鬼鸟……

“嗡——嗡——”口袋中的抖动促使芥川靠边停下,他拿出手机,发现显示的是未知来电。芥川下意识皱眉,他按下接听但没有开口,直到对面传出不带任何情感的声音:

“芥川龙之介吗?”他说,“我是判官令公。”

海风在刹那间冰冷的宛如西伯利亚的寒流,只是芥川的脸色比这风更冷:“令公大人。”

人类社会的科技发展在某一方面也同样促进着方士间使用品的改变,地府和人间用电波作为通讯手段并不少见,当然如果对象是判官令公则另当别论。

芥川和判官令公打过照面,但要说对方主动找上门来,大概连森鸥外都没碰上过几次。

“令公大人有事情找在下?”

“我从手下那里听说了一件事情,”他的语速缓慢,带着上位者特有的从容不迫,“他们告诉我,你们中有人在查询关于十五年前地府发生的一起叛变。”

芥川的牙关猛地紧压在一起,地府的情报怎么变得那么灵通了……

“是。”既然判官亲自找上门,想来也不会给自己狡辩的机会,索性直接承认。

“还请务必解释清楚。”

如果是过去,芥川大概会直接撂下一句:“恕在下无法言明,具体问题请问森鸥外先生。”然后把判官推给自己老大。但是现在不行,这是芥川一个人的行动,他没有避让的权利。

“我在找一个惹了很多麻烦的游魂,”他想出一个极为简单而又让人信服的理由,“今年新丧,下葬的时候只有十七岁,根据他父母的描述,他在两三时候曾经被上过身。”

判官令公的语调起了变化:“哦,十四五年前?”

“因为觉得和他现在做的事情存在联系所以让人去查了,只是没想到时间点刚好和那件事重合,就多看了几眼。怎么,令公大人很在意吗?”

“无事,只是你们方士多年不曾过问地府之事,陡然不打招呼探寻地府往事,实在令我好奇。”

芥川被海风呛的咳嗽了几声:“冒犯了。”

“无妨,不过随口一问而已。”判官令公平静道,“武运昌隆,芥川君。”

电波消失了,芥川慢慢垂下手。地府……好像有些太过于关注自己了……


“离地府的人远一点,如果你不想死的太早。”幻听中,太宰的话有些冷淡。


“但是太宰先生,这一次他们已经找上门来了……”芥川喃喃自语。





评论
热度 ( 14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