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太芥】山岳不归 04

*文豪野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方士设定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不过一个上午,芥川就跑完了整个北部海滩,然而收效甚微,他只能确定自己要找的东西没有在这片海域。日上杆头,芥川马不停蹄地绕过大半个岛屿来到了岛的南面。

前台的姑娘没有说错,南边的海滩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渔船,即使隔着百来米也能闻到海鲜特有的腥味。

已是饭点,芥川随便找了家小餐馆坐下来。当身兼大厨的老板娘去后厨忙活,只能放下四张方桌的餐馆中就只剩下芥川一人。他出于习惯打量起四周,餐馆虽然小但打扫的干干净净,老板娘还努力给每张桌子放上一束塑料花做装饰。墙上的装饰无外乎几张裱好的风景照和十字绣,接着他注意到在最远的墙角处还粘贴着一副涂鸦。

鬼使神差,芥川向涂鸦走去。当画面中每一根粗糙的线条都得以清晰出现在视线中时,芥川倒吸了一口冷气。

涂鸦的内容是小孩子间常见的大海主题,浅蓝色的天空深蓝色的大海——以及,海天间苍绿色的火焰。涂鸦者的笔锋格外稚嫩,对于火焰的表达也只是一簇簇扭曲的三角,只是当线条与昨夜百煞鸠羽翼上的冷光在脑海中重叠时,仿佛有一只冰冷的手缓缓攒住芥川的心脏。


“小孩子的魂轻……”


“真是壮观的火焰……地狱的业火和它比起来也不过如此……”


“……准备好芥川君,我们有麻烦了……”


世界在一瞬间抽离,喧嚣与蝉鸣都远去了,就连浑厚的海涛声也变得飘渺。脚底泛起的寒意凝固了血液,寒气在这个盛夏时节清晰的几乎实体化,错杂的时间席卷起空寂,将芥川龙之介困于其中。

明明面前空无一人,芥川的瞳孔中却倒映出太宰治的背影。他突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悸动,有什么被深埋的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嗨!”身后突然的招呼声将发愣的年轻人拉回现实,芥川转头,一手端着热气腾腾菜肴的老板娘正满脸疑惑地看着他。

芥川迅速恢复平静,他指着涂鸦问道:“这张画画的是?”

老板娘看了眼,说:“诶没什么东西,就我侄子上次来看完海随便画的。”

芥川插在衣兜中的手慢慢握紧:“你侄子,他住这吗?”

老板娘看向芥川的眼神变得有些警觉:“没,他就是来这玩几天,都一个月前的事情了。”

“看样子不是这一侧的海,”芥川装作好奇的样子再次打量起涂鸦,“也是在这岛上?”

“是,不过是在西面,那里都是树林路不好走,平时没什么人会过去。我侄子是软磨硬泡让我儿子带着过去了,臭小子不听我话让他不要带弟弟去还去,回来差点被我揍了一顿。”

芥川听出不对劲的地方:“怎么,那个地方很危险吗?”

“也没有,就是那个地方,邪的厉害。”老板娘神秘兮兮地刻意压低声音,“本地人一般都不上那,一年到头阴森森的。我跟你说啊,一个月前外面来了个小姑娘,嗨看她人只有一点大胆子大着呢,一个人乘着傍晚天还没全黑跑去岛西面,说是要给明天的写生踩点,结果你猜怎么着?不过两个小时就看到她跟疯了一样跑回来,一边哭一边说着听都听不懂的胡话,当天晚上就叫人匆匆接回家了。”

混乱的回忆再次袭来,芥川几乎是下意识的开口:“所以,真的有小孩半夜从家里消失然后被人发现昏睡在西面的海礁上?”

老板娘吓了一跳,她慌乱地四处张望,发现店里只有他们两人后才说:“哎呀,小哥这种事情你从哪听来的。不过是小孩子皮,半夜不听话乱跑。再说,都是两年前的事情了,早就没再发生啦。”

芥川瞳孔倏地放大,寡淡冷静的面具骤然碎裂,“你说……两年前?”

“是啊,就是两年前。”老板娘笃定地点头。


山间的客车……客房灯下的对话……一沓的影印资料……百煞鸠和黄泉冥火……

猝不及防间,两段完全没有印象的回忆连在了一起,芥川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离开那间餐馆,只是当他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在回程的路上。

摩托车的速度被他提到最高,狂风呼啸,残缺的记忆在脑中翻来覆去地循环,像是要将他溺死在其中。


“……两个人啊才算殉情……”恍惚间,芥川看到男人站在悬崖上,面朝大海的无尽业火,嘴中南腔北调的哼唱被风撕裂成鬼哭狼嚎,末了,他像是发觉身后还有人在注视他般回过头,笑着说:

“不过如果对象是你,芥川君,我还是一个人去那个地方好了。”


心脏有什么地方被无名的利刃刺穿,芥川陡然扣死车把手,一声刺耳的刺啦声,高速行驶的摩托车一个甩尾硬生生停在路中央。芥川握住车把手,即便是在高度的自控能力下依然无法克制胸口剧烈的起伏,他发狠地咬住嘴唇,不过片刻就是满嘴鲜血,半响,疼痛让他终于得以从混沌中脱身,混乱的记忆被暂时压下。芥川喘着粗气抬起头,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哥哥,是我。”

芥川深呼吸,放平声线:“怎么了?”

“你让我查的东西,我查好了。判官令公的行踪没有查到,但是百煞鸠和毒蛟……有一些不对劲。”

“什么不对?”

“毒蛟在十五年前放出去之后,毒蛟族长最小的儿子下落不明,地府派人去找但是没有找到,后来时间长了就不了了之。”

“地府派谁去找的毒蛟?”

“……判官令公亲自去的。”

芥川心脏骤然一停,半响他才说:“你刚才说还有百煞鸠?”

“啊,哦对,也不算什么大事,只是我发现百煞鸠这几年死亡率好像……太高了点。平均一个月就有两三只突然死亡,总感觉有些不太对。”

“是吗,我知道了。”

芥川又安慰了银两句才挂断电话。


他抬起头,发现自己竟然已经到了住宿酒店的楼下。


傍晚的路上依然没有多少路人,所以芥川只是一眼就看到了出现的酒店大门旁的“人”。

一个早已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游魂。

那是一个至多十五六岁的男孩,双手抱膝蹲在墙角,他大概还没有从离开人间这个事实中反应过来,一双眼睛迷茫地四处张望。芥川见过了这样的眼神,即便走过奈何桥,也不乏无法接受已死这一既定事实的魂魄。

不管男孩是新丧亦或者是被地府漏过,既然撞见芥川自然不能坐视不管。他大步走向男孩,暂时压下心中乱杂的思绪。

“跟我走。”他瞥了男孩一眼,手指操纵灵力编成细绳,缠上男孩的手腕。

男孩完全没有想到会有人和自己说话,一时间有些懵,然而身体却不听使唤自顾自地站起来,等他反应过来,已经和那个突然出现的黑衣年轻人走到了一旁的楼间夹缝中。

芥川没有和他废话,单刀直入:“姓名。”

男孩害怕地缩起头,对方周身散发出的疏离和冷漠让他感到莫名有些紧张,“嗯,唐、唐越……”男孩小心翼翼地看了年轻人一眼,又匆匆收回目光。

芥川不语,他垂眼,伸出食指在掌心的符纸上飞快游走,留下火红的符咒。

“那个……请问你是?”男孩对空气突然的安静有些许不适,他支支吾吾地开口,试图从迷茫中获得一丝答案。

“送你去该去地方的人。”

“诶,你要送我回家吗?”男孩眼中闪过惊喜的光。

芥川顿了顿,“不是,”他凌磨两可地回道,“是你总要去的地方。”

“但是,我现在应该要是要在家里的啊,”男孩眼中的光暗淡下来,“我明明只是出去和朋友玩一趟,都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了,怎么就突然到这里了呢?”

芥川在符纸上游龙飞凤的手指陡然停住,“你是说,你不住在这里?”

“对啊,我都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男孩的话中满是委屈,“就,突然眼前一黑,等再睁开的时候就到这里了,而且,好像大家突然间就看不到我了。”

芥川的瞳孔猛然放大,突然失去意识……魂魄离体……这不是自然死亡,是夺魂!千锤百炼的应激反应让他一瞬间察觉到不对,他一把捏碎画好的符咒,抬手在男孩的额头飞快画出一个咒文。

“呆在这里。”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冲出巷子,一路飞奔上楼。踏入房中,芥川不用细查就发现地砖被动过,对方离开的太匆忙甚至没来的及掩盖动过的痕迹。

愤怒席卷而至,芥川听到了自己牙关处传来的咔哒声。他抬手成印,雄厚的灵力带着主人的怒火向四周奔涌而出,以不容抗拒的威压席卷整个小镇。此时如果有方士在这个镇中,他大概会被如此暴烈的灵力吓到面无人色。然而没有,灵力组成的浪潮在小镇上空来回碾过三次,却依然没有找出一丝除芥川外来自其他方士的灵力的痕迹。

终于,芥川放下手,灵力回归,只是那缓慢的动作以及苍白手腕上凸出的青筋让人觉得仿佛他手上正系着千重山峦。

芥川的脸从来没有这么冷过,毫无疑问,楼下的男孩是有人故意丢在那里,为的是拖住芥川上楼的脚步,显然闯入者没有想到芥川会那么早回来。但是,能够在数分钟内完成夺魂并把男孩带到这里,即便在方士的顶尖好手中,也只有寥寥数人有这样的能力。而最让芥川在意的,则是闯入者的突然消失。他自喻没有人可以逃过自己灵力的追踪,那么,到底是为什么……

怒火在芥川下楼回到男孩身边时依然没有完全平息,他上下打量男孩,害怕,但是没有受伤的痕迹,留下的符咒也没有被触发的迹象,无论入侵者是谁,显然他已经远离这里。

男孩瑟缩着,想要张口说什么,却被芥川竖起的手掌挡了下来。

“我会送你回去,”芥川淡淡地说,“先睡上一会吧。”言罢,他也不理男孩接下来的抗议,一张符纸贴上对方额头。被强行脱离身体的魂魄化为白色的雾气,没入黄色的符咒。

芥川把符纸放入信封,又用灵力在信封上画下数道保护符咒。他走进酒店的大堂,向值班经理报上房号和姓名,顿了顿,又说道:“如果我没有回来,麻烦把他交给前来帮我退房的人。”

芥川走到室外时,阳光业已西斜,暖黄的光投射向云朵,留下耀眼的玫红与深邃的幽蓝。

“总有一天,你会独自面对深渊,只有你一个,去对抗比黄泉更阴冷的地方,”太宰的声音在芥川的耳边响起,却遥远的如在黄泉彼岸,“不过反正对芥川君来说也没什么差别吧,不管是厉鬼或者是其他东西,对于你来说只是必须要胜利的既定事实。”太宰的声音带上难得真切的笑意。

“那么,上吧芥川君。记住,不管在什么地方,我都会看到你燃起的狼烟。”

芥川扯紧被外放的灵力掀起的风衣,符纸上的朱砂已红的如同烧起。



(大力求评)(笔芯)


评论 ( 6 )
热度 ( 19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