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太芥】山岳不归 05

*文豪野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方士设定

• (想了想还是决定补上的)BE

*OOC有 BUG有

*食用愉快



无论是酒店的前台或者是饭馆的老板娘,他们对于岛西面的描述都没有任何夸大。

十数米高的树木连绵成林,巨大的树冠组成密不透风的屏障,把阳光严严实实挡在外。树林寂静的可怕,没有虫鸣,没有鸟啼,隐隐绰绰间,连树叶落下的声音都带上了一份妖异。

走入树林的阴影,芥川明显感觉到温度的下降,在水汽激起泥土的腥味中,他嗅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腥气,不属于这个树林,或者说,不属于这个世界。

走出森林的过程顺利的让芥川有些意外,当最后一排树木被他摔到身后,大海的潮声如约而至。海风扯紧了芥川的风衣,他发现自己正站在悬崖的边上,目光所及之处是看不到头的断崖。巨大的海浪撞击着礁石岩壁,激起白色的浪花,轰鸣声充斥在带海腥味的空气中,惊心动魄。

芥川望向海天交际处,太阳西沉,靛蓝中被染上的赤红耀眼的几乎灼伤眼球。他眯起眼睛,终于,在遥远的海平线上,他看到的了细微的碧绿火焰,以及翱翔的鬼鸟。芥川突然笑了,被人称为漆黑的恶犬的年轻人少有的勾起嘴角,然即便是上扬的线条依旧带着狠戾,甚至,隐约还有孤注一掷的决绝。

芥川扫视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处,他思考片刻后,从怀中抽出一张符纸熟练地叠出一个千纸鹤。接着芥川挥手一送,低声道:“起。”

明黄的千纸鹤扑闪了两下翅膀,一头向悬崖底扎去。

芥川站在悬崖的边缘等待千纸鹤的返回,也许是海浪的声音让时间的界线变得模糊,少有的,芥川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回忆。从两年的追寻溯源向前,直到初次见面时为限,一切都清晰的宛如昨日。


没来由的,芥川想起每次铲除厉鬼回到总堂后,总会看到太宰松松垮垮地坐在回廊的美人靠上,仰着头也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看星星。酒壶在他手中有一搭没一搭地晃荡,液体摇晃时发出的声音在夜色中听起来格外安宁。

太宰听到芥川的脚步也不回头,只是在他打招呼时说一声:“回来了。”

坦荡的就像是无意相遇,即使芥川到达时已是子夜。

“只有濒死之人才会把过去一滴不漏地回忆起来,”芥川低声自语,“太宰先生,你现在难道不应该和我说这句话吗?”

如影随形的幻听没有出现,实际上,芥川发现从他进入树林的那一刻起,幻听就再也没有响起过。


千纸鹤带着水珠飞回到芥川手中,他闭上眼,黑暗中,白色的线条开始呈现。海涛、礁石、岩壁,还有……洞穴。

芥川倏地睁开眼睛,找到了。

按照千纸鹤带回的讯息,洞穴的位置正好处于芥川的正下方,只是因为岩壁完全垂直因此从正上方的悬崖边无法发现。芥川估算了下距离,发现自己和洞穴底之间至少有三、四十米的高度落差,爬下去是不可能了,他平静地想着,那就直接跳下去吧。

于是芥川向前踏出一步,直直向下坠落。

海面以几何倍上涨的速度向芥川扑来,顶着狂风,芥川努力睁大眼睛估算离海面的距离,二十、十五……顺着风,黄色的符纸从大衣内侧如蝴蝶般翻滚而出,纷纷扬扬环绕在芥川周身。

芥川食指向掌心一扣,金色的火焰从符纸上次第燃起,下落的速度瞬间减缓。当最后一张符纸化为灰烬,芥川的脚也稳稳踩在了悬崖底的礁石上。

面前的洞穴比芥川想象中要大的多,从底部到穹顶大约也有十多米,嶙峋的碎石遍布洞穴的入口,仔细看会发现其中还有几个柱子粗细的豁口,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撞开过。

芥川对于那些醒目的缺口似乎毫不意外,他甚至没有多看两眼就举步走进洞穴。

黑暗加深了洞穴带来的压迫感,空气中的阴冷和潮湿绵长而币卷,芥川联想起起若干年前和厉鬼搏斗时挥之不去的寒意,似乎和此时的如出一辙,直到后来……后来什么?芥川突然皱起眉,脑海中闪过一丝光亮,然而却怎么也抓不住。

他似乎……漏掉了什么。只是还没有等芥川仔细思量,脚步已经先于大脑定住。

芥川仰起头,面上是比千年玄铁更冷的寒意,他对着黑暗的虚空开口说道:“阁下还不准备显身吗?”

海浪的轰鸣似乎停顿了那么一刹那,不过须臾,排山倒海的威压朝芥川重重压下,黑暗中,一个平缓的声音自芥川前方传来。

“许久不见了,芥川龙之介。”

岩穴顶投下一束白光,照亮一小方地面,身着黑袍的男人踏入光下,每向前一步,身上所带的黄泉气息就重上一分。

芥川行礼:“判官令公。”

名震四方的地府转轮王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这个人间无人知晓的洞穴,没有驷马高车,没有八音迭奏。然而只是那么一个简单的站立动作,芥川却感觉到众人口中的渊渟岳峙。


判官令公在离芥川十步的位置停下脚步,他双手笼在袖中,问道:“虽然我知道你也许会察觉出不对,不过确实没想过你会真的找到这个地方。”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发现是我。”

“百煞鸠突然出现我就知道有事情不对,”芥川说,“到底是被《幽冥上古录》记载的魔物,怎么会那么巧的被我在这个小岛上撞见。”

“我拜托人调查,得出的结果是,在这几十年里,除了地府,再没有第二个地方有百煞鸠的踪影。”

“所以你把地府列入了怀疑的名单。”判官令公微微点头表示赞许,“敏锐的直觉。”

“如果只是鬼鸟倒也没有什么,反正地府放跑东西也不是一次两次,”芥川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当着另一个世界最危险人物的面对地府冷嘲热讽,“只是你的电话,实在是太罕见了。就算是森先生,估计也没有几次让令公大人亲自上门联系的待遇。”

判官令公发出不咸不淡的低笑,没有言语。

“后来我发现这次的事情无论怎么样都会和地府有关联,或者,和令公你有关系。”

“在镇上,我遇到的一个当地人告诉我,这个地方至少从两年前就开始有百煞鸠出没,同一时间,还有小孩被暂时夺魂。鬼鸟杀人无数,只是夺魂……怕还没有那个本事。倒是以鬼鸟为食的毒蛟,听说当年就是因为七天连夺十座城的人魂才惊动地府,最后被全部打下十二层地狱。”

芥川看着判官令公,停顿片刻:“我又让人去查地府的毒蛟情况,然后他告诉了我一件有趣的事情。地府的鬼蛟在十五年前为追捕鬼鸟而放出去的时候,遗漏了一只在外。地府派人追回,但却失败了——而那个主动请缨去追捕的人,是令公大人你。”

“身为地府第一阎罗,却无法追到一只毒蛟,该说令公你的同僚们还真是好忽悠吗?”

“不,只是我散布传言,好叫他们以为那只毒蛟被我杀了用作药材,炼了丹,”判官令公说,“我对他们中饱私囊向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来他们也乐意卖我一个人情。”

芥川说:“是啊,毕竟不经批准杀毒蛟是一回事,私自圈养毒蛟就是另一回事了。”

“好了令公,撤下你身后的结界吧,我站在这里都能感觉到你背后的宠物在盯着我,还有它嘴里的血腥味。”芥川如刀锋般冰冷的目光越过判官令公,直指他身后的黑暗。

地府第一人的结界自然不是自己可以勘破的,芥川知道对方想必也清楚这一点,只是事到如今,再遮遮掩掩也没多大意思。

判官令公半侧过身,仰头对着虚空发出一连串低沉的古老音节,片刻后,一阵钢铁摩擦岩石的刺啦声响起,渐渐消失在黑暗深处。

“他一般不会从里面出来,只是很久没有其他人光顾这里,有些受惊而已,勿怪。”即便是在这种时候,判官令公依然恪守着礼节,语气中没有一丝波澜,“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把他安置在这里并非是圈养,是受人之托暂时保护他不被地府发现罢了。”

“我记得你身后这只似乎是毒蛟族长的老幺,”芥川说,“想不到令公大人和毒蛟族长还有交际。”

“救命之恩。”

“看样子为养活他令公是废了不少心力,光是伪装百煞鸠的自然死亡就花了不是心思吧。”

判官令公颔首:“是,如果不是两年前他偷溜出去,想来是无人会发现这个秘密。”

芥川的脸色阴沉下来,终于,最重要的部分要来了。

“他吸了四五个孩子七魂中的一魂,本来我想着来的若是寻常术士,随便找个替死鬼打发了便是,不曾想却是太宰治。”判官令公微微抬起头,他的眼睛依然隐没在兜帽的阴影中,然而芥川却感受到几乎化为实体的冰冷锋利的目光。

“想要拦住你们堂口中最聪明的方士,就算是我也不会有这个妄想,意料之中的,他找到了。”

芥川陡然捏紧拳头,力度之大连指甲都深深陷入掌心,他听到了自己心脏剧烈的跳动,声音几乎压过在黑暗中回荡的涛声。

两年间的求索和追寻终于即将迎来结局,时间化为洪流,夹杂着过去的血与灰,将芥川卷入其中。那些庞大的情感一瞬间全部从骨髓中翻涌而出,几欲将芥川的心脏溺毙于其中。然而黑发的年轻人依然一动不动地站立在原地,脊背挺直如长枪,唯有眼中的刀光亮的惊心动魄。

“那么判官令公是否要告诉我,太宰先生如今在何处,或者——”芥川骤然压低声音,听上去像是野兽的嘶吼,“是你,还是你身后的那个家伙?”来吧告诉我,即便没有差别也要告诉我,是谁……动的手。

“嗯?”出乎意料的,判官表现出一丝疑惑,但是很快他似乎明白过来,“你……其实没有想起来是吗?”

“什么?!”芥川脑中轰一声炸开,有什么东西穿过沸腾的情绪正慢慢苏醒。

判官令公笑了,笑容里是说不出的讽刺和严酷,他缓缓开口:“当日,太宰治踏入此处时,跟在他身边的还有一位少年。”

“那个少年……太宰治曾于若干年前用无常的一个人情做交换,特意带着他下到地府。那么多年,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太宰治对一个人如此上心。”

“太宰治除了带着当时还是个小孩的少年和牛头马面、判官无常打了照面外,还和十殿阎罗一一打了招呼。当时我刚刚从三十三天回来,就看到太宰治领着一个半大的孩子坐在我家偏殿的太师椅上。按那孩子的年龄,如果是换成普通的凡人,大概还是懵懂天真的时候。但是我在那个小孩的眼睛里却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宛如刀锋的尖锐,寸步不让的固执,还有慑人心魄的光。我看着他,觉得自己就像在看地狱深渊里,那些浴血而生的修罗,碾碎泪水,击溃败北。”

“所以当时在这个洞穴里,我看到那个少年,脑中想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那么多年了,芥川君的眼神还是和当年一样锋利。”

“对,就和你现在的眼神,如出一辙。”

世界就此土崩瓦解。


评论 ( 1 )
热度 ( 18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