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年徘徊于北回归线与北极圈之间
微博走:http://weibo.com/u/6174266197/home?wvr=5

【BSD/太芥】山岳不归 (完)

*文豪野犬 太宰治×芥川龙之介

*方士设定

————他们终将重逢于轮回的尽头



沉寂两年的迷雾涌动,仿佛有什么被禁锢的东西即将破土而出。有那么一瞬间,芥川龙之介觉得自己被抛离到世界之外,意识空白,声音消失,就连心跳仿佛都停止了。当芥川再次找回神智时,他发现不知何时被自己召唤出的乾坤谱正静静悬浮在面前。

自数百年前起,记录着每一位完成仪式的方士姓名的名册第一次被芥川召唤现世。半透明的册子闪着虚幻的微光,带着若干年前那个男人的心愿静静地埋藏起显而易见的秘密,直到此时——

罕见的,芥川的右手抑制不住地开始颤抖,终于,他将手重重拍上名册。

“芥川龙之介,于此阅吾之名。”

名册开启,书页飞快翻动,随后停止不动。

白页的中央,芥川龙之介五个字清晰的闪动着苍色的光芒,龙飞凤舞的字迹有些许中断,但依旧不妨碍芥川认出字迹的主人。他仿佛又看到那个总是勾着嘴角的男人,单手插在衣兜,满不在乎地用灵力写下这些永不褪去的文字。

迷雾散去,被压制的回忆撞破了牢笼,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芥川觉得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被遗忘的记忆如海潮般在脑中一遍遍地冲刷。

想起来了……他都想起来了……


“哎呀,芥川君,我们这一次似乎是惹到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还是漆黑得仿佛永无边际的洞穴,太宰治就站在前方,对面是熟悉的黑袍男人。米色风衣被风吹起,如一面战旗猎猎作响。

涛声如雷,寒意入骨,空气中的肃杀几欲凝成锋利的实体,然而太宰的语气中依然有着毫不掩饰的嬉笑。

芥川下意识地伸手,就在此时,无处可寻的大风刮起,眼前的人影撕裂了。下一秒,场景转变。


空气中陡然出现震耳欲聋的嘶鸣,成百的鬼鸟在岩穴中飞快盘旋,因为速度太快有些甚至只留下残影。他们像是被一道透明的屏障阻挡,只能在外侧盘旋却无法接近中心一寸。

鬼鸟翅膀卷起的裂帛伴随着腐烂的腥臭,死亡早已扼住不甘者的喉咙。

“看来是挡不住了……”芥川看到面前的男人转过身,额头和嘴角的血迹看上去极为狼狈。

太宰深吸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般突然伸手按住芥川的肩膀,“既然是这样,那就没办法了。”

狂风吹乱了他的额发,芥川第一次在太宰眼中看到这样的神色,深褐色的瞳仁透出深邃到极致的专注与平静,宛如临阵即将拔刀的大将——带着对宿命的坦然,隐隐有着孤注一掷的决绝。

太宰猛然高举手臂,食指直指穹顶——浓郁的灵力喷涌而出,因为太过密集甚至开始出现如同瀑布溅起的薄雾般的实体。

高亢的吟诵声响彻黑暗的洞穴,太宰治张开双臂,在他的背后,乾坤谱闪着白光开始化出实体。


芥川睁大眼睛,召唤乾坤谱需要极大的灵力支撑,因此没有人可以在祠堂以外的地方完成仪式。除非、除非他愿意拿出三魂二魂作为献祭!

半跪在地上的芥川想要站起来,声嘶力竭的大吼卡在喉咙中,却怎么也无法再往前一寸。他什么都说不出,甚至,他都无法从地上站起。仪式的力量已经开始起作用,巨大的力道压制着芥川的四肢百骸,此时的他连抬起一个小拇指都无法做到。

不要……不要……太宰先生快停下来!

芥川睁大眼睛,世界崩塌了,那些他以为再也不会面对的无力感再次席卷而来。一片死寂中,他的耳边只剩下心脏撕裂的声音。

那么多年了……他从一个连未成形的怨灵都无法解决的小鬼头终于变成了今天可以独当一面的方士。几百个日日夜夜,他连一秒钟都不敢有丝毫松懈,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坦荡地站在那个男人身侧。他以为他已经足够强大,强大到可以直面黄泉。

直到此时他才明白,都是错觉……不自量力的错觉……不管他曾经做了什么,不管他曾经斩杀多少怨灵魔物,此时终究也是无能为力。

芥川抗住灵力的威压竭力抬起头,他看着太宰召唤出乾坤谱,看着他挥手写下自己的名字,看着他的身体逐渐透明……视野里突然一片模糊,泪水夺眶而出。


“诶,反正也用一半的魂魄了,不如把剩下一半也用掉好了。”完成仪式的太宰治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生命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他身上抽离。

“别哭成这个样子,怎么还和个小鬼一样。”他低头看着芥川,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芥川等待着,然而太宰只是随手在依然无法动弹的芥川头上揉一把,一言不发。接着,他转身,大步走向屏障外嘶吼的鬼鸟群。

“黄泉埋骨。”他一字一顿,一连串冷冽的咒语自口中念出,灵力如爆发的火山从男人的身上炸开。白色的灵力实体在太宰周围凝结,化作刀枪剑雨,直指虎视眈眈的鬼鸟群。

“碧落成灰。”

“去!”

太宰治就这样走进乳白色的雾中,再没有回头。


是了,所以他才再也没有见过太宰治,不管是在人间或者黄泉,因为早在两年前,那个叫做太宰治的男人就已魂飞魄散。连七魂六魄都化尽,又哪有地方去寻回来,就算他芥川龙之介踏平黄泉,也无法从十殿阎罗那夺回太宰的魂魄。没有轮回,没有往生,就算上一炷香,这世间也无人可收了。


芥川听到有声嘶力竭的吼声在耳边回荡,他恍惚了好久才意识到,那只是来自自己内心的吼叫。而现实中,他还保持着站立的姿态,但脸上属于生者的情感都消失了,无悲无喜得宛如地狱十八层之下的阿修罗。


“终于想起来了吗,”判官令公说,“太宰治比我想的要厉害,九十九只百煞鸠,原本想着怎么也能把你们灭口,没想到太宰治竟然发动了燃魂咒,九十九只鬼鸟顷刻化作黄土。还不论在这之前,他强行完成了你的仪式。多少年了,他还是我见过第一个在祠堂领域外完成仪式的人,要知道没有祠堂里积累上百年的灵力的支撑,有的人甚至不能走完仪式的二分之一。人类的决心,有时候真是令我胆寒。”

芥川找回说话的能力,他开口,声音低沉的不似生者:“我的记忆,也是你干的?”

“当然不,当年我放出百煞鸠之后就因地府急召而先走一步。你的记忆,约莫是仪式强行进行造成的。”判官令公将手背在身后,“如何,真相已明了,你现在想要如何?”


芥川不语,下一刻,成片的符咒如末日的流火自他身后纷纷而下,明黄的光芒刹那照亮了整个洞穴!

判官令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符咒化为玄色的刀锋,每一道线条都闪着冷冽的光。随即芥川的背后开始泛起稀薄的白雾,雾气看似柔软,却有着兵戈杀伐的凌厉。

没有来的,判官令公想起他每次下到地狱底时看到的那些杀神。那些被封印禁锢千年的阿修罗,就是这样的眼神,不顾一切,冰冷决绝,好像要把三界一起拉下无间修罗。

“燃魂咒?”判官令公从短暂的愕然中恢复平静,“你们师徒二人还真是同样的性子,怎么,你不会真的觉得区区方士的咒语能把我怎么样吧?”

芥川的目光里了无生机:“当然,凭燃魂咒杀死令公是天方夜谭,但是把你伤到一个月不得动弹还是可以的。”

“令公好歹是一方阎罗,几日不出现,地府总会察觉出不对。我知道令公一定掩盖好了自己的踪迹,但是地府再废物,一个星期也该找到这里了。”

判官令公的脸色骤变。

“退一万步,一旦我魂飞魄散总堂马上就会察觉,以中原先生的实力不出三日就能找到这里,要打赌吗令公大人?”灵力的飞快流逝让芥川连站立都变得困难,短短一句话他不得不停下来喘息两次,“以森先生的锱铢必较,估计就算地府有人有心保你,也是无能为力。”

森鸥外作为一介凡人,在地府里却声名远扬。冲着他的心狠手辣杀伐果决,除了十殿阎罗勉强能在他面前找回些场子,其他人对上他哪个不是狼狈而归。判官令公几乎不用细想就能知道森鸥外一旦发现会如何兴师动众地去地府问责。


“你疯了!魂飞魄散只为困住我几日,你的性命在你看来就那么不值钱吗?”

芥川露出一个说不上是疯狂还是不屑的笑:“来这岛上之前,我想的只是找到太宰先生,既然找不回来,那么去见他之前仇还是要报的。我的目的已经达成,以魂魄献祭又有何不可。”

言尽于此,燃魂咒也已经到了最后的部分。黑色的刀刃齐齐转向洞穴中央的判官令公,浓重的灵力在刀与刀之间连出道道红丝,不时如磷火般炸出点点火光。

杀意弥漫,判官令公第一次知道人类身上也能有如此疯狂的杀意。

孤注一掷的……仿佛不死不休!

判官令公终于动了。他展开双手,黑色的气息腾空而起,时隔百年,愤怒和惊惧终于再次占领他如岩石般冷漠的表情。

然而芥川没有再去理会判官令公,或者说,灵力抽光的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去别的事。他不担心判官令公会从燃魂咒下逃脱,这是他用魂魄做筹码的交换,他不会输。

“令起——”芥川用尽最后的力气扬起手,随着最后一丝灵力从他指尖抽离,黑刀带着火光冲向判官令公。

剧烈的撞击把洞穴底部的巨大石头纷纷炸开,震耳欲聋的轰鸣在岩穴间回荡,连外面的海浪声都被盖过。碎石、砂砾,连同死灰的沙尘冲上穹顶。

芥川闭上眼睛避开冲天的沙石,他开始感觉到身体变轻,意识也逐渐模糊,过去的记忆如走马灯般在脑中闪过。

这是魂魄开始散去的预兆。

熟悉的笑声让芥川倏地睁开眼睛,翻滚的沙尘还未散去,然而在灵力组成的白雾中,他再次米色风衣的背影。

“我说,等你很久了啊芥川君。”太宰偏过头,嘴角的笑意分外耀眼。

刹那间,所有的激荡都消失无影。六百多个日夜的上下求索,奔波万里的风尘仆仆,以及那些撕心裂肺痛彻骸骨的求而不得……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安宁。

芥川慢慢呼出一口气,像是要把那些深埋心底的悲戚全部吐尽。

“抱歉,让你久等了太宰先生。”他说着,不急不缓地向太宰走去,挺直如长枪的背影一如当年和太宰治的初次相见。

千山已过,久别的人终将重逢。





(原本预计4k被我拖到快2w感觉自己越来越废话了)

总之,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故事

大力求评(比❤)

评论 ( 4 )
热度 ( 27 )

© 关河当楼 | Powered by LOFTER